芙蕖知许季知许歪脸猫(季知许歪脸猫)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知许歪脸猫)芙蕖知许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季知许歪脸猫)

长篇古代言情小说《芙蕖知许》,男女主角季知许歪脸猫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歪脸猫”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晚萤话音刚落,季知许就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不过是当个丫鬟,读什么《女诫》、《女训》,我看她就是在装”季知许也觉得奇怪,这两本书,原来在家中自己也是读过的,不过只是认字的时候看过后来自己认的字多了,娘亲便不让自己看了,说什么误人子弟她们季家的姑娘可不学那一套,季家的姑娘只要能成人就行了那时候季知许还小,还不是很懂,自己从出生就是一个人了,为什么娘亲还要让自己成人呢?难道自己不是人吗?她那时候…

季知许歪脸猫是古代言情《芙蕖知许》中的主要人物,梗概:“你俩知道错了吗?”“知道了。”“那我罚你们,你们有怨言吗?”“没有。”“手伸出来。”两人将手伸出来,结结实实的挨了张嬷嬷几竹篾…

第8章 爬院墙 试读章节

“自己过来受罚。”

“是。”

瑶芳无可奈何地看了久客一眼,终究还是躲不过。

屋子里,瑶芳和久客跪在张嬷嬷的面前,嬷嬷手里拿着一根竹篾。

“你俩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那我罚你们,你们有怨言吗?”

“没有。”

“手伸出来。”

两人将手伸出来,结结实实的挨了张嬷嬷几竹篾。

“现在你俩给我说说,咱府里丫鬟以后的出路。”

两人揉了揉自己的手掌,才开始说起来。

“第一,爬主子的床,成为通房,运气好,生个儿子,成为姨太太。”

“这是最好的一条出路,也是最不可取的一条出路。”

“第二,到了年纪以后,由主母发话,许配人家,生下的孩子可以继续在府里做事。”

“第三,不愿意嫁人的就老老实实在府里待着,等到老了以后,府里会操持身后事。”

“第四,家中有亲友赎身的,只要没有犯什么大错,可以出府。”

“第五,自己给自己赎身出府。”

瑶芳和久客两人说完就低下头,等待着嬷嬷的训斥。

张嬷嬷哼了一声:“你俩倒是记得清楚,那今天这算是怎么回事?”

“嬷嬷,我就是好奇,没有其他的意思,是我自己要看的,不怪瑶芳。”

久客连忙说道,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担后果,瑶芳已经因为自己挨打了。

她是万万不可因为自己再在嬷嬷这里留下坏印象了。

“你倒是个重情义的,罢了罢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嬷嬷希望你们以后都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是。”

张嬷嬷转身离开了,两人才互相搀扶着站起来。

季知许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人一会揉揉自己的手掌心,一会儿揉揉自己的膝盖。

“两位姐姐这是怎么了?”

瑶芳对着久客翻了个白眼:“还不是因为这小妮子,非要趴在院墙上看大少爷,被嬷嬷发现了。”

季知许不太理解,为什么要趴在院墙上看大少爷,这大少爷是美若天仙还是怎么的。

“为什么要看大少爷,难道看了大少爷今天就不用吃饭了?”

季知许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喝下去,感觉肚子里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诶?芙蕖,你来院里也一年多了,你见过大少爷没有?”

季知许摇了摇头:“没有。”

谁有事没事想着去看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啊。

而且还是张嬷嬷交待的,能少在那人面前出现就少在那人面前出现。

那她肯定是坚决不在那人面前出现啊。

“不是吧,你来院里都一年多了,还没见过大少爷?赐名那天呢?”

“也没有,我全程都是低着脑袋的,一眼都没有看。”

瑶芳和久客齐齐摇头。

“你是真的听话。”

那可不是,听人劝吃饱饭,更别说是嬷嬷说的规矩了。

谁愿意为了一个没见过的男人,自讨苦吃啊。

又不是有毛病。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季知许还是一如既往的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

“过两日就是中秋了,到时候府里会准备宴会,我先给你们三个说好,到时候小心着点,别冲撞了贵人。”

“知道了。”

张嬷嬷刚刚给三人说完,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嬷嬷,没事吧?”

张嬷嬷摆了摆手:“没事,大概是最近天气转凉,着了风寒,扛一扛就过去了。”

“要不要去请个大夫来?”

季知许刚刚说完,就被张嬷嬷瞪了一眼。

“不过就是一点小风寒,请什么大夫,乱花钱,嬷嬷的钱啊,是要留给你们三个添嫁妆的。”

季知许红了眼眶,虽然平日里张嬷嬷也会打骂她们,但是她知道都是为了她们三个好。

毕竟她们是做下人的,恪守本分,总比让主人家不开心的好。

“嬷嬷。”

“行了行了,你看看你这什么样子,又不是以后就见不到嬷嬷了。”

“我记得前几日李焕云才教了你几个绣样,你还不去练,别到时候她说我耽误你练习了。”

“好。”

季知许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张嬷嬷的房间,在门口的时候,还能听见张嬷嬷的咳嗽声。

吴家中秋宴会前一天,因为人手不够,季知许被临时调派到去主院里打扫卫生。

扫地,擦桌子,顺便再将各种装饰放好。

从天不亮就开始,一直到黄昏的时候,季知许才和其他几人将主院打扫整理了出来。

这几日张嬷嬷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了,季知许想去请个大夫,但是她现在这个等级的丫鬟,要不是主子发话,是没法出门的。

所以请大夫的事情就这么搁置下来了,而且张嬷嬷每次都说,不过就是寻常的着凉,过几天就好了。

季知许心里一边盘算着,一边往景雅苑走去,一不留神,跟一个人撞了满怀。

“卧槽。”

季知许后退几步,揉了揉自己的脑门,这人是铁做的吗?

映入眼帘的是价值不菲的面料做成的衣衫,季知许连来人的脸都不看,就选择了弯腰道歉。

笑死了,能穿云锦做的衣衫,不是吴家的主子,就是吴家的贵客,反正不是自己现在能够得罪的。

自己现在是下人,就要有做下人的自觉。

季知许现在无比的庆幸,自己娘亲对自己的教育,能够让自己非常迅速的适应各种环境。

要是自家娘亲娇惯着自己,怕是自己当初就直接死在了逃亡的路上。

吴辰许看着眼前低着头不停道歉的小丫头,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你走吧,下次注意点,可不是所有人都跟本公子一样善解人意的。”

既然对方都发话了,季知许自然是没有逗留的理由,撒腿就跑。

以后没事还是不要出来了,就在景雅苑里待着挺好的。

吴辰许看着季知许离开的背影,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

“有趣。”

自己的玉佩都还挂在腰上,这丫头竟然没有认出来?是新来的?

她哪里知道季知许在看到他衣服的料子以后,就没有再看其他的了。

季知许回到屋子的时候,还喘着粗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38
下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