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琴吹穿成琴酒的妹妹(黑泽青玉琴酒)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当琴吹穿成琴酒的妹妹)黑泽青玉琴酒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当琴吹穿成琴酒的妹妹)

小说叫做《当琴吹穿成琴酒的妹妹》,是作者“红绸”写的小说,主角是黑泽青玉琴酒。本书精彩片段:第二天,穿着一身黑色蕾丝蓬蓬裙的黑泽青玉被琴酒带到了组织基地然后,劳模就被任务叫走了,留下了对组织基地一无所知的小萝莉“啊,坏哥哥!臭哥哥!训练场到底在哪里啊!!”琴酒只和萝莉说了一句去训练场等他,人就消失了,小萝莉只能看着又一次回到原点的自己,满身绝望她从头顶抓下趴着打盹的白色幽灵,目光阴森森的看着他“狗东西,带我去训练场!”[主人,我,我也不知道啊]白色幽灵:怂出飞机耳.JPG“我要你…

穿越重生类型《当琴吹穿成琴酒的妹妹》,现已上架,主角是黑泽青玉琴酒,作者“红绸”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八年的洗脑,不仅将宫野志保对琴酒的印象改变,还让她和黑泽青玉的关系更加亲密。黑泽青玉伸手摸了摸出落得越发好看的宫野志保,心里满满的父爱,嗯,八年,这八年她把宫野志保当闺女养,很明显,闺女非常优秀,才十四岁就已经取得了哈佛博士双学位。“boss说,你毕业了就可以拿到代号,接替你父母的研究任务了。”“你…

第10章 堕入黑暗的宫野明美(加长章) 试读章节

(明美纯白粉勿入,严重ooc)

“志保。”

黑泽青玉穿着黑色丝绒长裙,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整个人高贵典雅,可是,她只是一只十四岁的平胸少女萝莉。

哈佛大学门口,宫野志保穿着博士学位服,怀里抱着毕业文书,在看到黑裙女孩的时候,面露兴奋。

“青玉!”

宫野志保只有在黑泽青玉和宫野明美面前,才会露出这样的笑脸。

八年的洗脑,不仅将宫野志保对琴酒的印象改变,还让她和黑泽青玉的关系更加亲密。

黑泽青玉伸手摸了摸出落得越发好看的宫野志保,心里满满的父爱,嗯,八年,这八年她把宫野志保当闺女养,很明显,闺女非常优秀,才十四岁就已经取得了哈佛博士双学位。

“boss说,你毕业了就可以拿到代号,接替你父母的研究任务了。”

“你的代号,Sherry(雪莉)。”

雪莉酒,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加强型白葡萄酒,口感甜腻醇厚,非常适合小甜饼志保。

“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一直看到你了。”

雪莉看着黑泽青玉的眼睛里满是星光,崇拜,喜爱,依恋,多重复杂的感情在雪莉的眸子里交杂后喷涌而出。

黑泽青玉被这种眼神盯得有点怪,等一下,志保他是不是觉醒了什么奇怪的属性???

“以后不出任务,我会找你玩。”

语气宠溺,自己养的闺女,自己宠着。

雪莉听后立刻开心,跑过来抱住黑泽青玉的臂弯,茶色的小脑瓜在她肩膀上蹭了又蹭。

“去换身衣服吧,你姐姐在等你庆祝毕业呢。”

“好~”

黑泽青玉看着雪莉开心的背影,心里微微叹息,看来,宫野明美在雪莉的心里,不是一般的重要啊。

所以,明美姐,你如果不努力的话,黄泉就是你的归宿吧。

路边停下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宫野明美穿着淡粉色长裙从车上下来,然后向着司机微微鞠躬。

她环顾四周,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裙的黑泽青玉。

她招手向着黑泽青玉走来。

“玛格丽特大人。”

“在外面叫我青玉就好。”黑泽青玉颔首。

“青玉,志保呢?”

黑泽青玉抬眼扫了扫宫野明美,露出琴酒同款冷笑。

“她现在是代号成员,雪莉。而你是卑微的外围成员,宫野明美。”

“雪莉将会为组织研发那项伟大的药物,她忠于组织,忠于那位,而那位不希望她拥有一个,无用的外围成员姐姐。”

某老东西:我没说过啊!

宫野明美被黑泽青玉那阴森的眼神盯的汗毛直立。

她好像要杀了她。

“你的妹妹对组织很重要,组织会护着她,而你呢?你的逝去组织不会在意,你的死亡只会让雪莉悲伤一生,那雪莉会不会因为你性命的丢失而选择自我了结呢?”

宫野明美因为黑泽青玉的话语,陷入一个由黑色线条编制的噩梦,她仿佛看见自己因为出一个任务,不小心身亡,而一直视她为生命的志保,在听到她死亡的消息后,满脸绝望,泪水从她脸上无声滑下,她掏出了怀里的枪,放在太阳穴上,低低的说:“姐姐,我来找你了。”

“不,不,志保!”

宫野明美从幻象中惊醒,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满脸的泪水,她,她不要这样。

黑泽青玉见自己的心理暗示起了效果,脸上的冷笑变得温暖阳光起来,她戳了戳白色幽灵让她吐出一包纸巾,递给宫野明美。

“明美姐,擦擦吧,一会儿志保出来了看到会担心的。”

宫野明美接过纸巾,向黑泽青玉道谢,匆忙用纸巾整理着哭过后的脸颊,不让志保担心。

“姐姐,青玉!”

雪莉换下学士服,穿着简单的白衬衣和牛仔裤,背着一个lv家最新款包包,小步向两人跑过来。

“姐姐,你眼圈好红啊。”

雪莉对别人的情绪很敏感,她感觉姐姐刚才哭过。

“没事,志保,刚才起风迷了眼睛。”

宫野明美笑的温柔,她揉了揉雪莉的小脑瓜,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志保想去哪里逛一逛嘛?”

“去sweet girls甜品店吧,他们家新上了小蛋糕,特别好吃。”

“好。”

——ƪ(˘⌣˘)ʃ优雅——

sweet girls 甜品店,靠窗位。

黑泽青玉看着桌子上的一堆小蛋糕陷入沉思,这,真的吃的完吗。

她被雪莉亮晶晶的眼神盯着,被迫每个蛋糕都尝了一口,然后便觉得眼皮打架,晕了过去。

黑泽青玉:我晕了,我装的。

“这三个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那个茶色短发的,是上面要的重要研究员,别伤了,另外两个随意。”

在这些声音中,黑泽青玉感觉自己被粗大的麻绳捆住,嘴里被塞满了沾着乙醚的毛巾。

黑泽青玉心里轻笑,很好,她染黑宫野明美的下一步有人帮忙施行了。

经过漫长的行驶,车停了,黑泽青玉被丢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而那群人好像很放心这个地方,没有留下看守的人,就全部出去了。

黑泽青玉睁开眼睛,感受了一下被紧绑住的双手,她目光闪了闪,将手压在大腿下,用力将一只手关节卸了下来,挣脱了那麻绳的束缚。

她又将手接回,拿出嘴里的毛巾,干呕了两下,恶心的东西,要不是这群人还有用,她早就把他们全活剐了。

她戳了戳头上的白色幽灵,幽灵吐出来一把枪,她将枪藏到裙底,等待着时机。

宫野明美就躺在黑泽青玉旁边,黑泽青玉将她身上的束缚解开,轻轻拍醒了宫野明美。

示意她不要说话,跟自己走。

黑泽青玉带着宫野明美站在那群人看不到的死角,默默听着那群人的话语。

“老大,为什么我们要绑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当研究员啊!”

“你懂个屁,人家那是天才。如果不是那个组织在大学里将她保护的很好,我们早就下手了,这次才等到这么好的机会。”

“那大哥,她要是不愿意呢,我听说那个组织可神秘了,咱们会不会…”

“呵,如果不同意,咱们就杀了她,上面说了,生最好死不论。”

宫野明美听到宫野志保的性命将会受到威胁,她攥紧拳头,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妹妹对组织很忠心,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之后见到的,就会变成志保的尸体。

“听到了吗,他们已经惦记你妹妹好久了,因为你没有能力去保护好你的妹妹,如果你有能力,那么我们就不会站在这里倾听你妹妹的噩耗。”

“你的弱小造成了你妹妹的死亡。”

“所以,明美姐,你还准备这样下去吗?一事无成然后痛失所有亲人。”

黑泽青玉低哑的嗓音,如同魔咒一般在宫野明美的耳旁响起,直直冲击着她脆弱却渴望亲情的心脏。

“不,我不要,我不要志保也死去。”

宫野明美大喊出声,惊动了那群人,他们抄起家伙向着两个人站立的地方走了过来。

“那么,我会帮你的,明美姐。”

黑泽青玉将藏在裙底的枪塞到宫野明美的手里,她绕到宫野明美的身后,环住她,双手帮助她稳定枪口。

“砰,砰,砰,砰”

四声枪声响起,赶来的那群人倒地哀嚎,每一枪都没有打中必死的要害,却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

“明美姐,他们都跑不掉了,杀了他们。”

宫野明美握枪的双手颤抖,她不敢,她战胜不了杀人的恐惧。

“如果你不杀了他们,等他们缓过来,恢复行动能力,死的就会是我们,我们死掉后,疯狂的他们会对着宫野志保做出各种侮辱的事情,她死前会不会在想,姐姐怎么不来救她,而她不知道,她遭受这些的原因,是因为你的迟疑,你的恐慌,你说,她会不会恨你,在无尽的地狱里哭喊,为什么,姐姐会让她遭受这些。”

“不,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宫野明美眼泪不受控制的划下,她向着那群人的头部按下了扳机。

枪声过后,惨嚎停止,汩汩的鲜血混着透明的脑浆流向宫野明美脚下,在无尽愤怒中缓过来的宫野明美看到眼前地狱般恐怖的景象,吓得双腿发软,倒在了黑泽青玉怀里。

黑泽青玉不动声色的啧了一声,公主抱起腿软的没办法走路的宫野明美,走向宫野志保被关押的房间。

“志保,你没事吧。”

黑泽青玉一脚踹开门,掂了掂怀里的宫野明美,挤进那个房间。

可恶,为什么雪莉可以被绑在床上,而她被扔在地上,哥哥给买的小裙子都脏了!

黑泽青玉:超级生气.JPG

刚才就应该亲自动手剐那群人!

黑泽青玉把宫野明美放在雪莉边上,然后给雪莉解开束缚。

“你们两个互相安慰一下吧,我打电话让哥哥来接我们。”

黑泽青玉走出去,从嗷呜嗷呜吃灵魂的白色幽灵那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出熟悉的手机号播了出去。

“哥哥~人家被绑架了,好怕怕,巴拉巴拉巴拉(省略没用的撒娇词汇)。”

某个兄控只要在自家哥哥面前,不管什么状态都会一秒切成柔弱妹妹的形象。

电话那边,琴酒应该是在审讯,不停的传来哀嚎声,在琴酒听到自家宝贝妹妹被绑架的时候,杀气都要实质化了,直接将受审人员吓得昏了过去,琴酒掏出枪,直接崩了那个人,然后立刻向妹妹报出的地址赶去。

——- ヘ( ´Д`)ノ——

“哥哥!”

黑泽青玉蹲在那个破旧仓库门口,像一只没人要的小猫,这小猫在看到自家哥哥的时候才眼睛一亮,飞扑进哥哥怀里。

琴酒将这只扒着自己的小猫从身上摘下来,然后仔细检查着小猫的伤势。

裙子脏了,嘴角发红有些撕裂,手腕红肿是脱臼复原的症状。

琴酒浑身散发着无尽的杀意,他会查出是哪个组织敢绑架自己的妹妹,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妹控上头的琴酱,从来不会想,为什么妹妹身手那么好,还被绑架了。

琴酒:伤我妹的都得死!!

黑泽青玉:嘤嘤嘤,有哥哥的孩子像块宝~

——૮ ºﻌºა站岗——

洛杉矶第一人民医院(不是作者智商低,玩梗玩梗,别骂我,呜呜呜。)

黑泽青玉坐在宫野明美的病床边削苹果,精湛的刀法削出来的苹果皮宽窄相等,薄厚一致。

啊,一个完美的苹果。

然后,黑泽青玉就将削好的苹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明美姐考虑好了吗,如果你不做出正确选择的话,那么我说的假如都会成真哦~”

宫野明美又想到了黑泽青玉虚构的场面,脸色白了白,然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我还有的选吗,麻烦你了,玛格丽特大人。”

“恭喜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明美姐,你的训教我会交代下去的。”

身处黑暗还想向往光明,别搞笑了,既然黑那就一黑到底吧。

——˃ʍ˂——

某大型犯罪组织基地,琴酒带着行动小组站在高处,俯视着下面灿烂的烟花,倾听着美妙的哀嚎。

“录好了吗,基安蒂?”

琴酒冰冷的声线透露着愉悦,他暗灭手中的香烟,露出一个诡谲的微笑。

“当然!不要质疑一个狙击手的手部稳定!”

基安蒂舔了舔唇,眼角的凤尾蝶随着她兴奋的笑容颤抖,像是要活了过来,她喜欢这种暴力美学,如果让她再开两枪爆两个头就更喜欢了。

“保存好它,我要给我家小公主送过去,作为生日惊喜。”

——٩(¥A¥)۶恭喜发财——

小剧场:

黑泽青玉的生日宴会!

“青玉生日快乐!”宫野志保拎着一个巨型蛋糕塞到了黑泽青玉怀里,然后将自己和姐姐给青玉买的礼物放到礼物堆。

宫野明美非常熟练的走到厨房,想要拿一件围裙开始做菜,然后就看到了某个组织top killer系着围裙,叼着香烟在那里炒菜。

宫野明美:瞳孔地震.JPG

“琴酒大人,我来帮忙吧!”

自从宫野明美开始训练,她对琴酒的惧意呈直线下降,因为,每次她和青玉在一起的时候,琴酒的杀气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而且,眉眼温柔的一批。

这就是妹控嘛??

琴酒撇了宫野明美一眼,没说话,意思就是你自己看着办。

晚饭异常丰盛,全部都是黑泽青玉平时最爱吃的东西,饭后黑泽青玉靠在自家哥哥怀里,让哥哥揉肚子消食。

“哇,黑泽大哥送了你影碟哎,我们一起看吧青玉!”

因为黑泽青玉不想动,所以拆礼物的环节交给了某个超爱拆快递的宫野志保同志。

雪莉将拆开的影碟塞入DVD机中,打开电视,关闭灯光营造了高级影院氛围。

镜头摇晃,是一个基地办公室内,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以跪地忏悔的姿势被绑在那里,双眼被黑布包裹,嘴巴里不停传出哭喊求饶的声音。

镜头外还传来一个女人疯狂的大笑,一个黑色风衣银长直男人走入镜头,他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刀一刀的削着那男人的血肉,凄惨的哀嚎夹杂着女人的狂笑,像厉鬼索命的声音,充斥着安静的安全屋。

“啊!”雪莉见到这么吓人的场景,立刻捂着眼缩进自己姐姐怀里,但是那双手还露出巨大的缝隙,让她在那里偷窥。

雪莉:恐惧值+1,兴奋值+10086

宫野明美好像有些开心,就是这个狗东西要绑架自己妹妹!死得好!!

画面一转,高处,下面是炸弹制造的的绚丽烟花,火光映射着天空,透出别样的美。

“谢谢哥哥,有你真好!”

黑泽青玉给了琴酒一个大大的熊抱,这是她这次生日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

琴酒伸出手挼了挼黑泽青玉的头,目光温柔,嘴角浅笑,妹妹喜欢就好,妹妹高兴他就高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4:03
下一篇 2023年1月13日 am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