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前夫宠入骨沈乔念沈子媛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沈乔念沈子媛)沈乔念沈子媛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离婚前夫宠入骨)

火爆新书《离婚前夫宠入骨》是由网络作者“沈乔念”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内容概括: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人扶起来。沈乔念懵懵得看着陆久辞俊美无俦的脸,一时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是梦吧,真正的他去找沈子媛了。“张嘴,把药吃了…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离婚前夫宠入骨》,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沈乔念沈子媛,故事精彩剧情为: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人扶起来。沈乔念懵懵得看着陆久辞俊美无俦的脸,一时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是梦吧,真正的他去找沈子媛了。“张嘴,把药吃了…

《离婚前夫宠入骨》免费试读第6章 谎言,体面成全子分第2章 试读章节

陆久辞低头看了她一眼,然后一根一根掰开她扯着衣服的手指。

他打开窗户翻出去,从三楼纵身一跃。

沈乔念的心紧了一下,接着就像坠入深渊般,四分五裂。

他心里只有白月光,她一个替身又算什么?

沈乔念蜷缩在沙发上,身上阵阵发冷。

不知睡了多久,她被人扶起来。

沈乔念懵懵得看着陆久辞俊美无俦的脸,一时分不清梦境还是现实。

是梦吧,真正的他去找沈子媛了。

“张嘴,把药吃了。”陆久辞拧着眉先给沈乔念喂了温水。

沈乔念这才发现茶几上多了一包药。

所以他跳窗出去是为了买药?

沈乔念鼻头一酸,抬手擦掉他额头上的汗,声音嘶哑得厉害:“为什么没走?”

陆久辞看着她苍白的脸,心里愈发后悔。

今晚降温了,他却把她赶下车,害她吹冷风又发烧,他怎能把生病的她留在家里。

陆久辞拿起药片,沈乔念下意识别过头。

有宝宝,不能吃药。

“猜到你不爱吃药,特意请店员煮了姜汤,加了红糖不那么辣了。”陆久辞端起杯子吹了吹,不那么烫了才送到沈乔念嘴边。

沈乔念喝了口姜汤,辣得她鼻子一酸,心头更加酸涩。

这男人心里明明装着沈子媛,为什么还要对她呵护备至,而她又怎能不动心?

喝完姜汤,陆久辞抱着沈乔念去床上。

沈乔念迷迷糊糊睡着了,身上出了很多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半梦半醒间,她迷胧得看到陆久辞弯着腰给她擦身子。

明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却细心照顾生病的她。

沈乔念喉头一滚,突然很想跟他说。

我们不离婚了好不好?

可她很快又睡过去,依稀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她。

那只温暖的大手捂着她的肚子,守护她和宝宝。

隔天,沈乔念退烧了,但还有点鼻塞。

陆久辞不许她去上班,让她在家休息。

下午,沈乔念接到云姐的电话,说有人在店里闹事,她打车去了绣坊。

云姐店外面围了乌泱泱一帮人。

沈乔念蹙紧眉头,挤着人群进店里。

云姐迎上沈乔念压低声音说道:“客人说在这修补的巾帕,不到一天就断线了,嚷嚷着要赔钱。”

沙发上的男人穿着黑夹克,脸上瘦得没肉,横着眉毛凶神恶煞。

沈乔念记得这男人。

当时他拿了条明代双面苏绣的巾帕来修补,送来时巾帕上的苏绣断线很严重。

她昨天补好了,他来拿走了。

“你看看,补得什么玩意!”韩彬把巾帕丢在桌上。

这大嗓门嚷嚷又引来不少人围观。

云姐赶忙说好话,不希望扩大影响。

沈乔念走了过去。

丢在茶几上的巾帕断线依然严重,完全没有修补过的样子。

她近距离观察,突然发现巾帕底料的绵绸色泽不均,而且双面绣的线色很新,完全没有历史的厚重感。

这是她从小跟奶奶摸索丝织文物练出来的直觉。

沈乔念基本可以断定,巾帕被掉包了,不是昨天取走的那块。

不过巾帕上线断裂的地方跟先前送来时的位置一样,是有人故意作假了破损的巾帕来碰瓷!

沈乔念心下了然,勾着唇冷笑:“这位先生想让我们再补一遍?”

韩彬冷嗤:“可算了吧,就这破手艺,补了又怎样?”

沈乔念淡淡一笑:“那您想怎么办?”

韩彬挑着眉沉吟:“来的时候你也说了这是明代巾帕,十万八万能卖上。现在给我毁成这样,必须赔我十万!”

云姐一听十万眉头直打结。

虽然沈乔念来帮忙生意好了不少,但这里房租水电贵,再加上她还得养怨种儿子,一下拿十万可是肉疼。

“还真是来碰瓷的。”沈乔念冷笑了声。

韩彬面色一紧,冲着外面嚷嚷:“说我碰瓷?外面的人都来看看,这帮人开始耍无赖了啊!”

云姐赶紧拦住韩彬,“十万太多了,更何况巾帕还能修补,少赔点行吗。”

韩彬一把甩开云姐,“十万一分不能少!”

云姐踉跄后退,宋砚上前扶住,恼火得瞪着闹事的韩彬。

可韩彬就像滚刀肉一样,非要钱不可。

沈乔念目光冷下来,转头吩咐刘梦:“去调工作台监控,上面有修补全过程。”

“有又怎样,你当时修好,过后就断了怎么说!”韩彬不依不饶。

沈乔念不急不躁得拿来特制药水,倒在巾帕上。

韩彬不耐烦冷哼:“搞什么呢,赶紧赔钱!”

沈乔念又拿了块补好的方巾蘸上药水。

过了一会,上面接的线都断了,还掉下来两根补接的线。

云姐搞不懂沈乔念在做什么。

她怕韩彬把这事闹大,就想给钱息事宁人。

这时,刘梦发现不对劲。

“不对啊,小念补巾帕的时候接长了一根线,怎么没掉下来?”

“什么?”云姐凑过去看监控,突然明白了。

特制药水能够溶解接线的胶,方巾上掉下来线足以证明。

而巾帕补接时有根线不够长,沈乔念先剪短再接线。

但同样的地方,那根线却是长的,根本不是沈乔念剪短的那根。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韩彬特意伪造了一样断裂痕迹的巾帕。

但韩彬不知道沈乔念把线剪短,这才露馅了!

云姐顿时火冒三丈,“怪不得张口就要十万!敢情是拿了假货来碰瓷!”

韩彬见事迹败露,扭头想走。

沈乔念沉声吩咐杵在门口的宋砚:“宋砚,报警。”

韩彬面色一慌,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宋砚。

宋砚摔在地上,咬着牙想追人,但韩彬撒腿就跑了。

沈乔念拧着眉上前搀扶宋砚,“没事吧?”

“行啊,有两下子,假的都能看出来。”宋砚爬起来勾住沈乔念的肩膀。

要不是沈乔念,今天他们真得吃亏!

沈乔念拍掉宋砚的手,“别动手动脚的。”

可宋砚一直粘着问她诀窍,赶都赶不走。

此时,陆久辞沉着脸站在街对面。

沈乔念离开陆宅他就知道了,他担心她身体不舒服,特意赶过来。

然后他看到沈乔念拆穿碰瓷的把戏,又跟宋砚勾肩搭背有说有笑。

可他不明白那男人有什么好,能让她生着病都要来救场!

围在店门口的人群散开了,纷纷对沈乔念指指点点。

“是演的吧,修补就这么神?”

“那绣娘太年轻,肯定没什么本事,就在那故弄玄虚招揽客人呢!”

“你亲眼看到,还是有她找人演戏的证据?”陆久辞目光冰冷得瞥向嚼舌根的人。

几人瞬间头皮发麻,赶紧低着头走了。

陆久辞就听不得别人说沈乔念不好,拿手机打给陆宇,“绣坊有人碰瓷,去查!”

他抬头看到沈乔念还跟宋砚黏在一块,心里烦的厉害,叫发小出来喝酒。

傅楼到酒吧时,陆久辞面前已经摆了几个空瓶子,他坐下勾住陆久辞的肩膀。

“不在家陪媳妇,想起临幸我了?”

陆久辞丢开傅楼的手,拧着眉沉吟:“我和她要离婚了。”

傅楼眉头一挑,“因为沈子媛回来了?”

陆久辞摇了摇头:“我离婚不是因为子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1:57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