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钩小说(付阮蒋承霖)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上钩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上钩)

霸道总裁小说《上钩》的作者是“付阮”。其中精彩内容是:”面带微笑,付阮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我刚去接个朋友,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会。”这话显然不能让所有人买账,有人道:“什么人能重要到让你放下一屋子宾客,亲自去接?”“阿阮,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今天还能出现在这的人,你都要感恩,你不知道去参加蒋承霖生日宴的人是怎么说我们的,说我们不来怕你会哭。”去年的这…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上钩》,是以付阮蒋承霖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付阮”,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面带微笑,付阮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我刚去接个朋友,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会。”这话显然不能让所有人买账,有人道:“什么人能重要到让你放下一屋子宾客,亲自去接?”“阿阮,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今天还能出现在这的人,你都要感恩,你不知道去参加蒋承霖生日宴的人是怎么说我们的,说我们不来怕你会哭。”去年的这…

上钩全文第5章 试读章节

乘电梯上楼,楼上已然宾朋满至,付阮刚一出现,立马吸引众人视线。

付阮微笑着跟叔伯长辈打招呼,其中不乏有人不满她姗姗来迟,言语敲打。

“阿阮,今天这么多长辈来捧你的场,你怎么才来呀?”

不等付阮出声,另一人道:“理解一下,咱们四小姐才离完婚,又大意失了荆州,难免心情不好。”

“就是怕她心情不好,所以我才过来热闹热闹,蒋承霖叫我去参加他生日宴,我都没去,他那边宴席都开了半天,我们这边主人没看到,茶水喝了一肚子。”

面带微笑,付阮道:“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我刚去接个朋友,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会。”

这话显然不能让所有人买账,有人道:“什么人能重要到让你放下一屋子宾客,亲自去接?”

“阿阮,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今天还能出现在这的人,你都要感恩,你不知道去参加蒋承霖生日宴的人是怎么说我们的,说我们不来怕你会哭。”

去年的这个时候,多少人为了结婚宴的请柬挤破头,再往前,付阮的生日宴请柬,也是岄州身份地位的象征。

名利场上,攀高踩低习以为常,付阮耐心等他们发完牢骚,面不改色地说道:“我去接蔡元益。”

话落,面前一众人,表情出奇地统一,惊讶。

有人出声确认:“艺外老板?”

付阮:“是。”

如今岄州谁人不知,蔡元益等同蒋付两家输赢天坪上一锤定音的砝码,只不过他消失已久,大家已经默认蒋家把他藏起来,这一局付阮已经输了。

有人嘀咕:“蔡元益在哪?没看到他。”

刚说完,封醒带着蔡元益就出现在宴会厅门口,付阮抬手招呼,“蔡叔,这边。”

蔡元益快步走来,付阮给双方介绍,都是圈内有名有姓的人,蔡元益依次握手。

“蔡老板怎么了,满头大汗的。”

蔡元益:“着急赶过来给四小姐庆生。”

“还是蔡老板有心,不枉阿阮放下这么多人,亲自去接。”

蔡元益:“四小姐重承诺,是我路上耽搁了,我给大家赔个不是。”

“欸,蔡老板当真了,本来我还想开个玩笑,说你这满头大汗,怕不是被人给追的。”

蔡元益笑道:“那我肯定要把四小姐抬出来,有事跟我老板聊。”

话音落下,一圈打太极的人,神色再次肉眼可见地微妙变化。

看了看蔡元益,又看了看付阮,“老板?”

付阮莞尔:“ 蔡叔客气,大家是合作关系,以后还得蔡叔多多关照。”

付阮举起手中的酒杯:“既然话说到这,那就趁着生日跟大家说个好消息,劳烦各位叔伯长辈记挂,从今天开始,付家将成为岁宁山庄最大股东,往后的日子里,还望各位多多关照,我先干为敬。”

说罢,付阮仰头一饮而尽,众人也纷纷举杯相迎。

其实打从蔡元益出现的那刻起,众人就已心知肚明,一个注定只能二选一的日子,还能生出什么旁支来,只是亲耳听到两人达成合作,众人还是不免唏嘘,蒋付两家争了这么久,明面看是蒋家占优,结果,竟然被付家翻了盘。

事到如今, 一些原本想要借题发挥的长辈,这会儿也是无话可说,话锋一转,通通祝贺起付阮。

蔡元益一来,没人再会调侃付阮拼绿帽拼输了,名利场上,永远‘笑贫不笑娼’。

楼上宴会开始,推杯换盏笑语欢声,突然打楼下传来一阵洪亮鼓声,伴随着敲锣和打镲,顷刻间盖住楼上人声,众人顺着窗户往下看,楼下整条马路,不知何时被狮队占满,左黑右白,颜色分明,两方正朝着中间的天水楼舞动。

今天是付阮生日,虽然她才二十五,但谁也不会觉得眼前这阵仗太过招摇,毕竟付阮活着就是大写的嚣张。

舞狮,岄州人喜闻乐见的一项娱乐活动,付阮生日宴上的舞狮,更是出类拔萃,有人当众拍付阮马屁:“四小姐既有黑狮英姿雄风,又有白狮气质脱俗,今天这场舞狮,看到的都是赚到。”

“本该我们给四小姐送礼,没想到四小姐还给了咱们一份惊喜。”

付阮面带微笑,不着痕迹地给封醒发了条消息:你找的?

封醒秒回:不是我。

狮队声势浩大,不用鞭炮齐鸣也是锣鼓喧天,楼上说话都用喊的,不看完也没法继续吃饭,看吧,看着看着,黑白狮队逐渐汇合,而后争奇斗艳,狮群两两叠罗,围蹙成一个圈,鼓声渐弱,敲出悬念感,约莫十秒钟的样子,随着锣鼓镲齐齐发力,黑狮白狮四散而开,从里面腾空而出一头‘新’狮子。

新狮色彩明艳,忽闪忽闪地长睫毛,两个粉红色的小脸蛋,外行人看了都懂:母狮。

付阮身旁不远处,一个小孩子指着楼下,大声喊:“是绿狮子!”

小孩家人一把用力捂住她的嘴,然而不光付阮,周边人都听到了,就算听不到,眼不瞎的也看到了,在一片黑白衬托下,那头栩栩如生的美艳狮子,正顶着它不可一世的妆容,张牙舞爪,上蹿下跳,然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让整个宴会厅变得鸦雀无声的,是那颗翠绿翠绿,绿到人心慌的狮子头。

像是生怕人看不懂,狮子唯有头绿,身上还是正常的黑白色,有多不搭,就有多刺目。

这横空出世的‘惊喜’,惊得众人不知作何表情,付阮不动,大家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看着黑狮耍了一溜十三招,‘口吐’上联:寿比南山青常在

白狮下联:福如东海绿如松

最后绿头狮子踩在最高处,得意洋洋地亮出横批:常绿常青

如果说看到绿色狮头想到绿帽子,是有心人心眼多,那么这副对联一出,就差把付阮的名字打在绿头狮子脑门上。

付姿气到黑脸:”蒋承霖欺人太甚!”

沈全真脸黑到干脆一言不发。

付阮不动,所有人都不敢动,直到她当众给封醒打了个电话,语气如常:“给师傅们封个大红包,请大家喝糖水。”

生日宴照旧,但所有人心思早就不在生日宴上,敢在今天,当众让付阮出丑,明嘲她戴绿帽子的人,放眼岄州,谁敢?谁会?

宴会结束,封醒推开休息室房门,但见付阮坐在沙发上,正在喝糖水,他冷着脸问:“你想怎么做?”

付阮抬眼,面不改色:“做什么?”

封醒不出声,付阮似是后知后觉,“哦,你说蒋承霖?不用搭理他,蔡元益被我抢走,他狗急跳墙。”

封醒依旧不出声,付阮反过来安慰:“心眼大点,我都没气,你气什么?”

……

蒋承霖今天过生,忙叨了一整天,推了几个局,终于在十二点之前进了家门,房门合上,他刚要抬手去摸开关,手臂抬起,却在一瞬转变方向,迅速挡住黑暗处人影袭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3:16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