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飞韩雅萱(镇国医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李飞韩雅萱)镇国医神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李飞韩雅萱)

李飞韩雅萱是奇幻玄幻《镇国医神》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现在没法狡辩了吧”刘主管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眼中还闪过一抹奚落李飞这下更郁闷了东西确实不在自己身上白的不能说成黑的,就算天王老子来了,自己也不能坐实小偷的身份!“万事要讲究一个证据,证据呢?”李飞油盐不进的态度,让周围群众开始打抱不平起来“大黄狗都嗅到玉佩的踪迹了,干嘛还要死鸭子嘴硬?”“就是,人家刘主管都说要给你捐助五百块钱了,你还不知足?未免太贪心了…

小说叫做《镇国医神》,是作者“李飞”写的小说,主角是李飞韩雅萱。本书精彩片段:”李囡难以置信的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惊呼声。副统帅?往日,她见过最大的领导,还是山水城东大街居委会的主任。像许虎这种上过电视的存在,她还是头一次见。但李囡很快回过神来后,连忙摇头说着,“对不起,我不想和你认识,既然没有请柬我也不想参加今日的婚礼…

第16章 婚礼 试读章节

临走之际,一个虎虎生风的中年男人迎面走来,排队的众人甚至主动避让,脸上还夹杂一丝敬畏之情。

“小姑娘,我带你进去如何?”中年男人言行举止有着无与伦比的睥睨和霸道,可他和李飞对视的时候,腰却微微弯了几度,然而排队众人并没有察觉到异样。

李囡不解的看了眼中年男人,“我和你认识吗?”

中年男人见李飞摇头,他便哈哈大笑两声,“之前不认识,现在可以认识一下。鄙人,许虎,西南域副统帅。”

李囡难以置信的捂着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惊呼声。

副统帅?

往日,她见过最大的领导,还是山水城东大街居委会的主任。

像许虎这种上过电视的存在,她还是头一次见。

但李囡很快回过神来后,连忙摇头说着,“对不起,我不想和你认识,既然没有请柬我也不想参加今日的婚礼。”

“哦?”许虎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别人送千万豪礼就想请我吃顿饭,你还是头一个谢绝我好意的人。”

李囡抿着嘴唇六神无主。

毕竟许虎作为上位者,举手投足间的气场可不是一个柔弱的小姑娘可以抵挡的。

她只能面色苍白,咬牙从嘴边蹦出一句话,“爸爸说,外边的男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哈哈,好啊,看来你爸爸把你保护的很好。”许虎笑着说。

保护的很好?

李囡用余光扫了眼李飞。

只看到李飞站在一旁像个没事人似的,丝毫没有上前保护自己的意思。

李囡只能咬牙说,“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有事,恕不奉陪。”

“嘿,别走啊。”

许虎挡在李囡面前,“我许虎做事向来言而有信,说带你进去就带你进去。听说山水城希尔顿酒店饭菜挺好吃的,咱们有缘,今天就当是带你来吃次席了。”

副统帅都发话了,就算没有请柬,门童也不敢阻拦,只能放行。

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门童只能暗啐一声。

“妈的,漂亮姑娘都被有权有势的人泡了,我们只配当接盘侠。”

可若是让门童知道,刚才被他拦在酒店门前父女二人才是主角,许虎其实是次要的,估计他非得惊掉下巴不可!

走进酒店,许虎打了声招呼便在苏家高层的簇拥下离开了。

趁四周无人,李囡小声质问着。

“刚才为什么不出面?”

李飞回了句,“人家对你又没什么恶意。”

“可要是有恶意呢?”李囡冷嘲热讽的说着,“希尔顿酒店一二层是宴会厅,三层以上住宿,说不定许虎说句话的事情,有人为了讨好他,就会把我当成礼物送到他床上去。”

李飞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若是许虎敢这么做,我会让他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到。”

李囡显然是被刚才李飞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心,所以她眼中带着一丝鄙夷。

“都四十多岁的人了,把吹牛的习惯改改,也难怪秦雅茹会和你离婚呢,换我,我也不喜欢成天说大话的人。”

李飞摸摸鼻子,没有多言。

或许在女儿眼中,自己是在吹牛。

可若是被外人听到自己说的这番话,他们定然知道,天医一怒,会有多恐怖……

“我来参加秦雅茹的婚礼,只是想心平气和的见她最后一面,我不想看到你和她之间在婚礼上吵起来。毕竟苏家以你现在的身份,惹不起,我和姑姑也不想受牵连。”李囡提醒道。

“好。”李飞笑着点点头,“我去趟卫生间,你随便找个餐桌,给我留个位置就行。”

李囡看着父亲满不在乎离去的背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消失二十年,你倒是混出点名堂,让秦雅茹刮目相看也行啊。

媳妇都要改嫁他人了,你却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是男人该有的表现吗?

“秦雅茹和他离婚或许是个正确的选择,又有谁愿意和一个消失多年爱吹牛的窝囊废过日子呢?”

……

李飞并没有去卫生间,而是做电梯来到了希尔顿酒店的天台上。

“天医。”

许虎摆脱苏家高层纠缠后,显然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他看到李飞的一瞬间,立马弯腰鞠躬,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这一幕要是被下面参加婚礼的人所看到,绝对能怀疑人生!

许虎是谁?

堂堂西南域副统帅,京都许家的二公子。

而李飞则是一个连苏家请柬都没有,在山水城一抓一大把的平平无奇的中年男人。

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二者地位之间的差距,宛如云泥之别啊。

“你父亲的身体怎么样了?”李飞淡淡道。

在女儿面前,李飞显得很平庸,但在许虎面前,他却是能掌人生死的天医!

“回天医,根据长老院的御医把脉,父亲还能再活五年,谢天医帮家父续命。”许虎俯身感谢道。

李飞摆摆手,“你父亲手中有昆仑的信物,就算我不医,我师父也会出手的。今天大老远把你从蓉城喊过来,辛苦你了。”

“能给天医服务是我的荣幸。”在外人面前尽显睥睨和霸道的许虎,在李飞面前却像极了一只家猫,“我有一点不明白,您大老远喊我来山水城,只是为了一份请柬吗?如果苏家和您有关系的话,您随便提点几句话,就能让苏家鲤鱼跃龙门啊。”

“还有,刚才您为什么不让我把您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呢?”许虎一股脑把心中的疑问全都抛了出来。

李飞目光显得格外深邃,“苏家和我没有丁点关系,只是今天的新娘是我前妻。”

“啊?”许虎愣了一下。

李飞幽幽的叹了口气,“我在昆仑学医二十年,哪个女人能等得起二十年呢?放她自由吧,今天来参加婚礼,就当是完成女儿的心愿了。”

许虎闻言却有些不乐意了,“天医,这哪行啊,像这种趋炎附势的女人,就应该当众把她的脸打肿,若是让苏家知道您的真实身份,他们跪舔你还不来及呢。”

“不必了。”李飞摇摇头,“你我今天就当是从未见过,毕竟……”

有些话点到为止即可,不光李飞眼中闪烁着忌惮的神色,就连许虎,面色也同样随之一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12:42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1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