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孽缘:神君大人且慢行全文(颜良神君小黄仙子)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三世孽缘:神君大人且慢行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三世孽缘:神君大人且慢行)

小说叫做《三世孽缘:神君大人且慢行》,是作者“与香菜为敌”写的小说,主角是颜良神君小黄仙子。本书精彩片段:我刚来温府时,丞相温怀玉有两个儿子长子温行已经与华阳公主成婚,常住朱雀街长公主府,偶尔回府也乐意逗我玩没过多久华阳公主就诞下了小我两岁的儿子,也是我的挚友温江次子温归,就是和我有婚约的臭颜良,本来我还不确定,直到有一天他撩起袖子练功,我看到了胳膊上的咬痕形胎记,真真切切就是我咬的我当时激动的呜哇乱叫,温夫人很开心的指着我说:“阿归,你瞧,小容儿多喜欢你,等她及笄礼过了,娘就让你们成婚!”温…

古代言情小说《三世孽缘:神君大人且慢行》,男女主角分别是颜良神君小黄仙子,作者“与香菜为敌”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颜良就是这样的人,透过温归,我更能看到天界那个少年英才背后的不易。温归变成典狱长后更忙碌了,经常忙的脚不沾地,这种情况在三个月后才得到了改善。一切好像按着正轨进行着,我又想到茉莉仙子的话“风尘女子为爱从良,小寡妇追情郎,……”我心里隐隐不安,不过很快上元节就到了,我也无暇想其他,温江一大早就来唤我。…

第4章 上元记事 试读章节

自我和温江被马蜂袭击之后,那个桂花树就可怜得惨遭砍伐。

我从国子监读书一直到十一岁,正好是温归行冠礼的时候。他这六年来勤勤恳恳,清正廉洁,终于顺利的当上了典狱长,掌管着慎刑司,又因俊朗的外貌,在民间得了“玉面判官”的名号。

我不得不感叹,有的人无论在天界还是人间,都能活的风生水起,你可以诟病他的行为,但无法忽略他的光芒。

颜良就是这样的人,透过温归,我更能看到天界那个少年英才背后的不易。

温归变成典狱长后更忙碌了,经常忙的脚不沾地,这种情况在三个月后才得到了改善。

一切好像按着正轨进行着,我又想到茉莉仙子的话“风尘女子为爱从良,小寡妇追情郎,……”

我心里隐隐不安,不过很快上元节就到了,我也无暇想其他,温江一大早就来唤我。

“小容儿,今天晚上我们去看灯吧!”温江比我矮了半个头,长的很可爱,圆圆的脸蛋总能激发一个小仙女内心深处的母爱。

“好好好,现在还是白天,你急什么?”我顺手递给他一块芙蓉糕。

他拿起芙蓉糕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得说:“我不是怕那个玉面活阎王嘛,他平时看着那么凶……”

温江咽下了一口芙蓉糕接着说:“可是他对你一点也不凶,我爹说你以后是活阎王的妻子,我要叫你伯母,可是我不喜欢你和他在一起。”

“噗~”听到伯母二字我刚嚼了一口的糕点尽数喷了出来,黏黏糊糊的碎渣子糊了温江一脸。

温江呆愣得仰头看着我,我拿出手绢胡乱得擦了两下他的脸。

真是温归的好侄儿,活阎王叫的顺嘴,“伯母”也拒绝的干脆!

我揉揉他的脸道:“小屁孩胡说什么呢?姐姐我还没及笄呢,什么狗屁成婚,还早着呢!”

温江听罢咧嘴一笑,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他点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

我们两在温府消磨了半天很快就到了晚上,温娘给我戴了斗篷又嘱咐温归:“你正好休沐,领着小容儿和江儿出去玩会,”

“大哥过会会来接走他,我就不带他去了”温归指了指我身旁的温江。

温江由原来的喜变成了现在的怒,但他敢怒不敢言,只能攥着我的衣衫撇撇嘴。

我只能摸摸他的头,说了两句敷敷衍衍的安慰话,然后愉快的去看灯。

上元节果然热闹非凡,游人如织,长街两旁的小摊上冒着热乎乎的气,糖炒栗子和桂花糕冒着甜腻腻的香气。

行人多是男女一对或者一家三口,再者就是成群的少男少女。,我和温归的搭配就显得格格不入。

我眼睛东张西望应接不暇,兔子形状的花灯我很是喜欢,花船也不错,正看得出神,迎面碰上了三个衣着华丽的公子。

白衣男子先是看了我一眼,再用玩味的眼神看着温归,“哟,温司长不与我们同游,原是在这儿陪着小娇妻呢!”

黄衣男子手持折扇帮腔:“原来温司长回绝了莲心公主,竟是在这儿奶孩子呢。”

“还以为温家能出两个驸马爷,”

说完三人全都大笑起来,根本没把我和温归放在眼里,尤其是黄衣折扇男,装什么装,拿个扇子数你骚包,笑得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了!

颜良神君冒犯了我,我也要拼死反抗,更不要说你个愚蠢的人类,我意气风发地挡在温归前面,怒目看着三人。

摆出了一个自以为很是威武的姿势,双手叉腰破口道:“笑什么笑,哥哥娶谁和你有关系吗?看看你们三个一副蛤蟆样,只知道呱呱呱,怕是母猪也不想嫁给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个小辣椒呀,原来温司长好这口。”三个人笑的更加放肆,

我气极了,正要发作,一双手揽腰将我抱起,窜入鼻中的还是熟悉的木香味,我一时心口涌动,身体一僵,竟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只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了他的胸膛里。

“哎呦~”

“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再探出头看三个人已经歪七扭八得躺在地上呻吟。

“温归,你不过秋后的蚂蚱罢了,我看你能得意几时!”黄衣男子气急败坏,全然没有了刚才叫嚣的样子。

温归面不改色,微微垂眸看了一看躺在地上的三人,抱着我的手紧了紧从他们身上跨了过去。

眼前的温归和记忆里大殿上的颜良重合起来,慵懒不屑的眼神和直接了当的手段。

但越过他们,温归的脸转向我的时候,他的脸庞又变成了那副温温柔柔,慈爱非常的样子。

和这样的温归成婚似乎也不错。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行及笄礼那天我早上得了长乐郡主的名号,晚上皇帝就驾崩了,大总管宣了遗诏宸王既位。

我心里烦闷,睡不着去花园散心,无意听到温归和爹的对话。

“爹,十五年前海洲府的事情,现在看来和宸王脱不了干系了。”温归坐在亭子里轻扣石桌。

爹长叹一声陷入沉思:“自古伴君如伴虎,你容伯父本就是异姓王,虽然平定西北有功,还是免不了调离上京,海洲府那事,我奏了七八道折子求援全都石沉大海,最后还是你娘凭借着和皇后闺中的交情冒死得了援军,可惜赶到时一切都晚了!”温爹捂着额头神色悲痛。

“可大哥不也应了陛下的意做了驸马吗?我们步步退让他们步步紧逼,宸王甚至比陛下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如……”

“阿归,慎言。”温爹打断了温行的话。

“父亲!……”

“你莫要再说了,”温爹起身摆摆手,“我今日只当你喝多了,再不可口出狂言!”

我大脑信息极速的交织旋转混杂,再看向亭子已经只剩温归一人独酌了。

“是小容儿吧,”他盯着我藏身的紫藤树,连着酒壶饮了一大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09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