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大佬回归,背景有亿点多(夏紫茉江韩)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全球大佬回归,背景有亿点多)全球大佬回归,背景有亿点多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全球大佬回归,背景有亿点多)

网文大咖“可乐酱汁”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全球大佬回归,背景有亿点多》,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夏紫茉江韩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喂,告诉老白,我落地了”“明白”说完夏紫茉挂断电话,上了一辆白色的加长林肯与此同时,上空几架护航的战斗机在夏紫茉上车后同时接到指令可以返航约莫过了半个钟车停在了郊区的一栋别墅前,门前的守卫等候了许久终于见到车来了连忙上前拉开后座的门,毕恭毕敬的道:“二小姐,老爷在大厅等您”夏紫茉点点头,下车走了进去一个男人紧随其后地跟着夏紫茉,直到她回头他才连忙唤了声“小姐”像是随时都在…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全球大佬回归,背景有亿点多》,是以夏紫茉江韩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可乐酱汁”,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约莫过了半个钟。车停在了郊区的一栋别墅前, 门前的守卫等候了许久终于见到车来了。连忙上前拉开后座的门,毕恭毕敬的道:“二小姐,老爷在大厅等您。”夏紫茉点点头,下车走了进去…

第1章 行走的亿元M金 试读章节

“喂,告诉老白,我落地了。”

“明白。”

说完夏紫茉挂断电话,上了一辆白色的加长林肯。

与此同时,上空几架护航的战斗机在夏紫茉上车后同时接到指令可以返航。

约莫过了半个钟。

车停在了郊区的一栋别墅前, 门前的守卫等候了许久终于见到车来了。

连忙上前拉开后座的门,毕恭毕敬的道:“二小姐,老爷在大厅等您。”

夏紫茉点点头,下车走了进去。

一个男人紧随其后地跟着夏紫茉,直到她回头。

他才连忙唤了声。

“小姐。”

像是随时都在等候小姐的吩咐。

夏紫茉嫌弃的看了男人一眼,不悦道:“你打算就这么一直跟着?”

“是,小姐。”

男人低着头,不敢与夏紫茉对视。

他都不需要抬头都知道小姐现在对他一万个嫌弃。

夏紫茉长叹了一口气。

道:“回去吧,你再跟我,以后你就当我的陪练。”

听到这话,男人背脊一僵。

陪练?

他有几条命够小姐练的!

想到这,他转身就走。

夏紫茉这才满意的朝他挥了挥手。

“记得回去和那些老家伙们说一声,该下血本就下血本,以后可就很少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别说我不给他们机会,我这一趟不死,回去就得是他们准备葬礼了。”

男人不敢回头,但非常识趣的朝身后的小姐比了个OK的手势。

夏紫茉受用的露出一个痞气的笑,继续跟着守卫往里走。

刚进屋,就听见夏老爷子爽朗地笑声。

“终于把你盼来了。”

夏老爷子与夏紫茉热情的来了个拥抱。

夏紫茉虽然有些许不习惯,但还是乖乖的让老爷子抱了一下。

“您还安好。”

夏老爷子见她安全入境,没有出什么差错,直接笑得合不拢嘴。

连连应道:“都好都好。”

“茉丫头都这么大了,还记得五年前见到你时还是个青涩的小姑娘呢。”

夏紫茉笑了笑。

五年前那一场鸿门宴,估计也就他们这些来客觉得对于她来说是一件喜事吧。

不过夏紫茉也没打算再提从前,而是小声地在夏老爷子耳边低语了一句。

“人换的差不多了吧?”

夏老爷子笑着点头。

“你交代的事,早就办妥了,放心。”

他拍了拍夏紫茉的肩,招呼管家过来。

“去给二小姐将东西都搬上去,然后带小姐上去休息。”

“是,老爷。”管家微微欠身,给夏紫茉指路。

她道了一声好,便随着管家来到电梯前。

一开门,她就与夏夫人对视上了。

夏夫人只是礼貌的微笑,两人就这么擦肩而过。

夏夫人刚下楼,仆人就来到她跟前,小声道:“夫人,小姐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她今晚到。”

夏夫人听到自家女儿今晚回来,皱了皱眉。

夏紫茉刚到家,夏妍就要回来。

其中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去了。

夏夫人凉凉的看了仆人一眼交代道:“最好让屋里人机灵点,什么该让小姐知道,什么不该让小姐知道的,他们应当比小姐清楚。”

“是。”

交代完,夏夫人就来到客厅。

她刚在夏老爷子身边坐下。

夏祤便给母亲倒了一杯茶。

“母亲,这是刚到的空山茶。”

夏夫人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果然是好茶,难怪M国那边特意交代。

说茉儿小姐只喝这种茶。

“辛苦祤儿了。”夏夫人对儿子道。

“母亲想要喝,儿子随时可以让人送来。”

这一次夏祤也是费了大功夫的,他专门飞了一趟海城。

只有那边有产空山茶。

母亲突然说以后想时常喝上,他就专门到那边去谈合作。

这茶本来是专供方家那边的,要不是方家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这空山茶也轮不到他们家。

楼上,夏紫茉刚放下东西。

想起来时洛伽特意交代,到了z国她应该会收到一份邮件。

里面有这一次需要的人的资料。

夏紫茉懒洋洋的拿出电脑,打开许久未曾登录的邮件。

点开最新邮件。

嘴角微勾。

页面上显示的是一个叫江韩的男人。

看着附带的照片,她支着脑袋多看了几眼。

果然自己还是喜欢这种带着一股东方韵味的长相。

想起这些年除了自己的心理医生,遇见的全是金发碧眼的老外就头疼。

夏紫茉合上电脑。

往床上一躺,打算睡一觉再说。

z国的最南边。

远远的,有三个身影奇长的男人站在一块黑色的墓碑前,恭敬的弯腰。

其中一位清贵淡漠的银框眼镜男子将手上捧着的鲜花放在墓碑前。

“师傅,我们又来看您了。”

咕咕~

海鸥的叫声在他们的耳边盘旋,继而是海浪拍打石岸的声响。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都会不约而同的出现在这里。

江韩站立在墓碑前一言不发的看向一旁空墓地。

那身影修长挺拔,站在那里,一身干净的黑长衣黑裤穿着,星眸剑眉,五官深峻,神色宁和淡漠。

虽然墓地是空的,但这块地的主人却已经十分霸道的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方甜

墓碑上那刺眼的红色与这甜美的名字是那么格格不入。

站在中间的身穿着卡其色风衣的男子往前走了两步。

在空墓地前蹲下,他轻轻地用手摸索那不算好看的字体吐槽。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不回来改改,这字还是一如既往的丑,都不怕成黑历史。”

方冽笑着摇头。

当年那丫头还是直接用石头刻上去的呢,后来还是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才给名字上了红色。

到现在他都记得方甜当时有多么霸道的决定。

“这以后就是我的了。”

那时写的时候郢墨也在场。

不过他想想现在的方甜,忍不住道:“我觉着也挺好,毕竟现在的字可能……”

银发男子扶了扶自己的镜框,没说下去。

方冽想起他妹妹那一手鬼见了都要流泪的字,确实觉得再过一百年也很难有什么进步了。

十分认同的说了句:“也是。”

一人一句说完,作为当时唯一不在场的江韩忍不住踢了方冽一脚。

“天都黑了,还有时间搁着睹物思人呢。”说着,他转身离开墓园。

单手揣进衣兜,大声对后面二人道:“谁晚到,谁做饭。”

方冽瞬间抬头看向郢墨求助,泪眼汪汪:“老墨,你应当是不会想吃我做的东西的对吧。”

郢墨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确实没有勇气吃他做的东西。

三辆车离开墓园后,沉重的大门再次闭合。

偌大的墓园中如今只有一座墓碑屹立,但墓园外却有两座小土包守着。

车刚经过方园,这里依旧和以前一样。

看起来一切都没有变,院内院外一看就是有人经常来打扫的,纵使这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生气。

黑色的幻影先到达方园大门,江韩将一张银色的卡伸出车窗外,守卫见了连忙示意前面的守卫开门放人。

接着后面的两辆也跟着驶进方园。

守卫都见怪不怪了。

每年这个时候这几位爷都会来一趟方园。

这时的天也已经完全暗了。

方园里灯火通明,连着园里的偏宅也跟着亮起了灯。

江韩推门进去,人刚一坐下。

其余两个也紧接着进来。

方冽将车钥匙在指尖转了几圈后,钥匙就被摔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一个转身顺势躺在沙发上,一副大爷做派。

他和郢墨视线对上,方冽给了他一个歪嘴笑。

郢墨倒是反应淡淡,径直走向厨房。

方冽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好意思,他面不改色的看向坐在一旁正认真的给手机那头回复消息的江韩。

习以为常似的问了句,“怎么,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吗?”

江韩飞速打字的手指,因他这么一句。

指尖瞬间顿在屏幕上。

方冽看他这样子,便有了答案。

双手往后依靠,淡淡道:“要不还是聊聊你最近都在忙些啥吧,看你这一整天都坐立不安的估计又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吧。”

江韩却答非所问的看着自己亮着的手机屏幕。

“所以你们是放弃了,还是说,你们有事瞒着我。”江韩突然将目光紧紧的锁定在方冽身上。

方冽向来没个正形,突然被他这么锁定,感觉身上有些毛。

他干笑了两声。

连忙从果盘里挑了两粒葡萄丢进嘴里,转移话题:“你怎么…能这么想自己的好兄弟呢。”

方冽试图用另一种方式来掩盖心虚。

可是在常年在国安局里呆着的江韩眼里,就显得有些拙劣了。

江韩嘴角划过了一丝浅浅的弧度。

这么多年来他们在找方甜的踪迹,国内外都翻遍了,就是找不到人。

一开始江韩认为他们两个,应该也和自己一样一直以来都在忙着找人,结果今年他打算看看通过他们那边能不能得到有什么新线索的时候发现。

他们两个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把时间花在自己的事情上了,想从他们那里获得新消息很难。

最后他们还是没有说破,这微妙的气氛也带到了饭桌上。

郢墨刚把菜端上桌,就感觉到他们两个气氛不对劲,不过他从来也不爱去管他们两个之间的事。

饭桌上,江韩突然提起一个人。

紫衣茉宸。

郢墨的脸色在没人察觉到的时候凝固了一瞬。

方冽倒是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不以为意的调侃道:“江神准备冲业绩啊!居然开始打听紫衣的事。”

郢墨一直低头吃饭,而江韩把紫衣可能会入境的信息告诉了他们。

“紫衣是国际上的危险人物,她一旦入境对国内的安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上面指示必须在她入境时与她取得联系。”

方冽拿起手边的果汁喝了一口,便看向安静吃饭的郢墨道:“老墨不是一直都在M国待着吗,紫衣最常出现的地方也是M国,你问问老墨说不定还可以知道点什么内幕。”

“没了解过。”

方冽听到郢墨这干脆的回答,也不算意外,以他不爱多管闲事的性子,可能对这种事了解不多。

方冽想了想,他之前听说过的传闻又道:“那茉宸不是一贯只以紫衣出现吗!找她估计也不难。”

他将果汁饮尽,又道:“不过你也算是惹上麻烦了,毕竟那位就是个行走的一亿M金,还是小心为妙,到时候就算是飞机炸了我都不意外的。”

江韩点头。

正是这件事很棘手,他才今天手机里的信息不断。

上面还要求最好搞清楚这位祖宗到底是为什么入境,不然国内就像是随时有一颗隐形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这一夜,方园中只有一人还能安心的在这里住下。

江韩吃过饭就飞离了这座城市。

而郢墨一直心事重重,更是他一走就直接飞回M国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31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