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拂南雁(苏典秦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北风拂南雁)苏典秦桉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北风拂南雁)

古代言情小说《北风拂南雁》,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苏典秦桉,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一个木桩”,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无聊地过了两日,沈皇后提过多次的宴会终于来临了宫中宴会,来得只有些皇亲国戚和一些官阶高的世家子女,人是陆陆续续来的沈皇后忙着操持宴会,没有时间看顾苏典和孙梵,知晓她们没有熟友,便让二公主与她们一道这位二公主是前皇后嫡出的女儿,深受陛下宠爱,封号万和公主苏典和孙梵知晓皇后希望她们重视此次宴会,早早地来了办宴会的地方毕竟苏典每次进宫都只往福宁殿赶,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与官宦女子结交,沈皇后希望…

书名叫做《北风拂南雁》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一个木桩”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苏典秦桉,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亭亭女孩俯身赏鱼,纤长玉手淹入水中,浅浅一舞,惊走近身处的池鱼,一点波澜就被吓得四散逃游。苏典直起身体,像是早有预料,“去见见客人吧。”身旁的吴妈妈递了块干净手帕,苏典擦干了手,不缓不慢地去了前庭。进了门,看到了万公公,只和善地笑了下,未至跟前并未开口…

第4章 北城之人 试读章节

“小姐,万公公来了。”月福匆匆来报。

苏典站在院中的小池边沿,池中的鱼儿嬉戏,与府中景象大不相同。

它们必是没有见过池外的四方天地,待在池中也许是最好的选择,盲目的快乐,却很真实。

亭亭女孩俯身赏鱼,纤长玉手淹入水中,浅浅一舞,惊走近身处的池鱼,一点波澜就被吓得四散逃游。

苏典直起身体,像是早有预料,“去见见客人吧。”

身旁的吴妈妈递了块干净手帕,苏典擦干了手,不缓不慢地去了前庭。

进了门,看到了万公公,只和善地笑了下,未至跟前并未开口。

万公公欠身先开了口:“苏小姐,皇后娘娘让奴传话,许久不见你,很是想念,望您明日能入宫相聚。”

苏典见了礼,语气柔和:“请万公公替我传话,小女很是挂念姨母,明日一定早早进宫。”

“那奴就不叨扰了,这就速回宫中传达。”

苏典朝月福招了招手,月福呈上一罐茶叶。

“万公公,劳您上回跑一趟,我却身体抱恙,小女心有歉意,这是我祖父生前最爱喝的茶,最适合冬日煮着喝。”苏典亲手递给万公公。

“不打紧,苏小姐这般说折煞老奴了,这些都是老奴的本分。”

万公公看了眼茶叶罐:“苏老太爷爱喝的茶想必是顶好的茶。老奴多说一句,斯人已去,活着的人当宽心些,皇后娘娘可是常念着您。”

说着便接过茶罐,又顺手递给了旁边的小太监。

“那老奴就告辞了,苏小姐明日只需带些贴身用物,宫中物品都已为小姐准备齐全了。”

苏典微微点头:“您慢走,月福送送公公。”

月福送人至大门口,回来路上碰到府中男仆云朝,他扛着个壮汉往偏房走。

月福跟着去了偏房,云朝急急忙忙,瞥到她之后连忙说:“快去请大夫来医治。”

二人一阵忙活,总算把病人安置好。

月福心中已有成算:“这就是将军的人,只他一个吗?”

“只剩他一个,还是从鬼门关拉回来的。”运朝面色沉重。

揽雪阁的庭院中,几个丫鬟婆子在收拾行李,为自家小姐准备入宫的东西。

庭院旁有一块空地,养了些珍贵的花草,平素不准家丁入内。

此刻花园中放了箭靶,女孩穿了简装,轻而易举拉了满弓,一箭中红点。

吴妈妈站在花园入口,见主子放下弓箭坐在旁边的花盆架子上休息,上前几步。

”小姐,将军派来的人受伤了,已让人医治,刚刚已经醒过来了。”

苏典拿手帕擦了擦汗,“准备汤浴,我换身衣服再去问问情况。”

“热水已备好,小姐回房即可。”

洗去一身汗水,换上素雅却繁杂的衣衫,苏典带着吴妈妈去了偏房。

月福一直在壮汉身旁照顾,看到苏典来了:“性命无忧,但伤势较重。”

苏典盯着壮汉看了许久,壮汉惶恐:“北城雪景,天下闻名,北城百姓,吾等护之。”

苏典想起阿爹八年前离开中京城时也与她说了一样的话。

问道:“此次南下,阿爹派了多少人?”

“将军说此行不宜大张旗鼓,所以只派了十三位身手较好的兵将,如今只剩我一人。”

壮汉一脸悔恨和怒意,握紧了拳头,不小心牵动了伤口,仿佛全身力气都被抽去一般。

苏典迟疑了一下,“你们在何处遇险,父亲派来的人想必都武艺高强,尔等因为我遭遇不测,我心中难安。”

“我们当中的余少将是贡仙人,他知道一条小道能更快入京城,但是行至半路有人设了埋伏,

他们都中了箭,箭上有毒。”

“我侥幸逃脱,但出了贡仙城,仍有人一路追杀。”壮汉捂着心口有气无力的说话。

苏典宽慰他:“死里逃生是幸事,你先好好在府中休养吧,父亲可有话要带给我?”

壮士立马回应:“将军本是让我们将您带回北城,也预料了最坏的结果。”

“若是此行不顺利,希望您能好好护着自己,在中京城立足,总有团聚那日。”

苏典道:“我明白了,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王渠。”

苏典拂袖而去。

月光照树影,月福跟着主子回揽雪阁,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和自家主子说了:“小姐,我总感觉那人有些不对劲。”

苏典莞尔一笑,“我们月福的预感一向很准,我可要好好留意那位王将士了。”

路上不知哪来的一根树枝,月福快步上前踢到一旁,站在原地等主子。

“今天刮起了北风,明日肯定很冷,那件最厚的雪色大麾就别收着了,明日肯定用得上。”苏典嘱咐着。

“月福明白,明日都按最保暖的路数来准备。”小丫鬟目光中透露着狡黠。

苏典扶着她走进了阁楼,一众丫鬟婆子行了礼。

看着比原先空旷了不少的屋子,两人心中都有些感慨。

苏典心中明白,宫中日子未必不好过,只要身在北城的父亲安好,宫中便人人敬她三分。

不过只要出一点点意外,她便如池中之鱼,捕捉起来轻而易举。

月福是家生子,母亲已故,父亲随苏将军去了北城,从小和小姐一起在苏府长大,看宫里的意思,怕是要长住,也有些舍不得。

苏典眼睫微垂,安慰月福:“看你这一脸愁,别多心,不管在哪儿,都有你家小姐护着你。”

月福用力地点了点头,心里五味陈杂,老太爷过世,小姐心中是很难受的。

府中气氛低迷,今日小姐心情好似好了点,但她明白小姐,有些事要花很长的时间才算过去。

小姐一直都喜欢把事藏在心里,面上不露忧心事,不管多大的事,看到小姐就会很安心。

吴妈妈端来了一碗白莲百合汤。

“小姐今日匆匆来,匆匆去,晚膳都没来得及吃两口,这汤是刚做的,顾着身体,小姐喝些吧。”

苏典接过那碗汤,喝了半碗,对吴妈妈说:“妈妈总为我操心,可惜苏府本就人丁少,月福和云朝明日要随我进宫,府中事务就拜托吴妈妈操持了。”

吴妈妈面有不舍,声音却洪亮有力:“小姐放心,等您归家,府中定一如既往。”

吴妈妈顿了一下,复又言:“宫中虽有皇后娘娘庇护您,但到底人多事多,小姐一定要处处留意,护好自己。”

“你倒是提醒了我,说到留意,府中那位病人你帮我看着些,今日他说的话我并不全信,过些时日,他养好了伤,可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吴妈妈回想今日偏房中的情形,心有猜测:“那人看着倒是很衷心,小姐为何如此笃定这其中有蹊跷?”

苏典面色从容,“听说那位余少将可是军中高手,颇得父亲赏识。”

“多日前父亲信中只提过他一人,父亲传话怎么会让他人代劳,更何况父亲绝不会说什么希望我在京中立足的话。”

坐在一旁的月福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接着说:“那位王渠身上有多处刀伤,但是都没有伤及要害,这刀上怎么不淬毒呢?”

吴妈妈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解了心中疑惑,紧着的那颗心也舒朗了。

“小姐早点休息吧,天色很晚了。”

月福腾得一下站起来,乖巧道:“我现在就服侍小姐安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32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