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你还能爱谁(田惜日龙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除了我你还能爱谁)田惜日龙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除了我你还能爱谁)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除了我你还能爱谁》,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其后几日,有人感叹,有人唾骂,也有人想都不敢想,甚至提都不敢提多数看过的人都在抱怨,近几天总做恶梦……自那日之后,有人说龙少肯定不知那女子的真面目;有人说那女子是妖怪,定是用了妖法诱惑了龙公子;也有少数人说龙少都请人家吃饭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她长啥样,指不定龙大少爷就喜欢这调调,说这话的时候自然隐含幸灾乐祸不过也有人开始可怜起了田惜日,隐隐对龙少爷这种做法颇有微词,尤其看到一向趾高气昂跟在龙茗身后…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除了我你还能爱谁》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四叶铃兰”大大创作,田惜日龙茗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惜日自然不会与小二计较,接过菜单,翻开看似十分认真地瞧了起来。“松鼠桂鱼、碧螺虾仁、炝白菜、鸡油菜心、西瓜鸡,嗯……,再来一个巴肺汤,好了,先就这些吧。”惜日对小二道。小二记下了菜名又询问了龙茗的意思,龙茗却挥挥手,温柔地凝视着惜日,道:“我都听她的…

第6章 你想看她 试读章节

惜日心态顿时平和了。轻轻咳了咳,小二没反映,又重重咳了咳,小二还是没反应,抬指点了点桌面,发成咚咚声,小二依旧没反应。

算了!惜日干脆放弃,看向对面龙茗。

却见龙茗一挑眉,哼笑了声,唤道:“小二,上菜单!”

小二顿时一个激灵,这才回神,忙向惜日作揖赔不是。

惜日自然不会与小二计较,接过菜单,翻开看似十分认真地瞧了起来。

“松鼠桂鱼、碧螺虾仁、炝白菜、鸡油菜心、西瓜鸡,嗯……,再来一个巴肺汤,好了,先就这些吧。”惜日对小二道。

小二记下了菜名又询问了龙茗的意思,龙茗却挥挥手,温柔地凝视着惜日,道:“我都听她的。”

惜日险些从座位上跳起来!

连声应“是”的小二再次猛盯了惜日几眼,这才转身下楼准备去了。

小二一走,又只剩下龙茗惜日俩人。

惜日奇怪地看了一会儿龙茗,见他在小二走后突然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态,不禁皱了皱眉,主动开口问道:“龙公子,今日摒弃所有人在外,如此大张旗鼓地见我一人,你究竟意欲何为?”

龙茗眯起了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手中青瓷酒杯上的纹路,淡淡道:“只想和你吃顿饭罢了。”

惜日深不以为然。

龙茗微微挑起眼帘,幽幽看向了她,清冷地道:“顺便通知你……”

惜日耐心等待着他的“顺便”,直觉告诉她这才是重点。

“从今日起,整个苏州都会知道……你,恋慕本公子。”

什么?

“若你能过得此关,本公子可以答应试着接受你对我的恋慕。”龙茗高高在上地道。

惜日惊讶地瞪圆了眼睛微张起了嘴,像是突然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好半天未能反应过来!

见她如此“受宠若惊”,龙茗恩赐般补充道:“你不必高兴得太早,若你通不过,死也是有可能的。”

惜日已经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次我们有言在先,若你死了,不要变成厉鬼来缠着本公子,若你残废了,也不要让本公子负责!别说本公子没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没这个本事。记住了,机会只此一次,你自己选择要还是不要。告诉你,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的。”龙少爷继续高高在上地说道。

惜日极力忍耐,好半天才舒缓了紧握成拳的手,颤抖地、咬牙切齿地、目光疯狂地坚定回道:“当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不能!”

龙茗嘲讽地白了惜日一眼。你看着这激动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恋他都快疯狂了,荷花香粉,果然是故意用来吸引他故意用的。

至此,二人再无话说。

龙茗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就看她能不能过得了这一关。

惜日觉着对龙茗这种人,说什么都是浪费时间。

自此,二人再无交流。

各怀心思,一时无话。

此刻,万喜楼的外面却乱成了一团。

这女人是谁?这女人为什么带着面巾遮面?她到底长成什么样子?是不是有着天仙般的美貌?龙少为什么对她这么温柔?情人?未婚妻?到底是什么关系?她究竟是哪家的小姐?和龙少在万喜楼干什么?为什么只有他们二人?……为什么他们坐得位置刚好什么都看不到!

太多的为什么,太多的猜测,太多的可能,却都没有答案。

因为看不到,猜测便越发多了起来,意见不和者当场开吵,场面一时有些控制不住,周边的许多小商小贩也不再兜售东西,开始瞧起了热闹。

激烈争论中,一个提着鸟笼子,看起来有些家底的男子大胆地站出来质问田双、田勇。

田双、田勇均冷着脸不答。

本来众人看田勇虎背熊腰都有些忌惮,可自提着鸟笼子的男子开了个头,众人便纷纷加入进来。你一句,我一句,男一句,女一句地追问个不停,人一多,自然胆气就足了,也顾不得忌怕,问题越问越尖锐,话也越说越无理。

直到,那个提着鸟笼子的男子不怀好意地嘲笑惜日可能是哪家妓院的花魁时,田勇忽然出手,便见一把明晃晃的飞刀精准无误地穿过鸟笼子的缝隙插在了蓝衣男子的胯下,男子顿时吓得瘫在了地上,三魂去了七魄,裤子前面湿了一片,良久方才后知后觉地惨嚎了起来,那飞刀插在他裤子上并没有伤到他,但稍有差池他也就废了。

众人顿时噤声,显然心有余悸,再看田勇虎目含怒,浓眉紧皱,都不敢再说话。

一时间,大街上又再次静了下来,只除了那个瘫在地上仍爬不起来的男子兀自挣扎着无人赶去搀扶。

此时,一顶官轿停在人群外围。

一侍卫打扮的汉子,快步走至轿前低声说道:“王爷,前面路被人群所堵,是否绕路回府?”

“前面出了何事?”轿中传来男子声音。

“王爷稍待,卑职这就前去问问。”侍卫答道。

不一会儿,侍卫回到轿旁,回禀道:“禀王爷,前面人群堵路是因为龙少爷包下了万喜楼宴请一位小姐。”

轿中一阵沉默,片刻方道:“罢了,绕路。”

轿子方起,轿内之人突然又说:“停轿!”

轿子刚停好,轿帘便被掀起,一锦衣公子自内走了出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袭郡王索阁。

索阁蹙着眉头望向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吩咐道:“走,去看看。”侍卫随即跟在他身后。

几人来到围得密不透风的人墙外围。侍卫们推开人群,边推边喊着让路,有人不想让,但看到推搡自己的是带刀侍卫,便不情不愿地让开了路。

众目睽睽下,索阁正欲进入万喜楼,却被酒楼门口的四个守门大汉拦住。

“有帖子吗?”当中一人问道。

“大胆,敢阻我家王爷的去路!”侍卫怒斥。

“今日万喜楼被龙少爷包场,王爷若没有请帖也不能入内。”那人不卑不亢地回道。

侍卫刚想说些什么,便被索阁阻止。

就在刚才,索阁抬头正好看到万喜楼的牌匾右下角有一个标记,那是一个狼头,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拦下了侍卫,后退了几步,对着楼上喊道:“龙茗!下来!”

不一会儿,龙茗下了楼,看到被拦在门口的索阁,笑着迎了上去:“堂兄,你怎么来了?”

楼上的惜日听到堂兄二字时便是一怔。索阁原来是龙茗的堂兄。

索阁无视龙茗的笑容,指着大街上黑压压的一片道:“这是怎么回事?”尚未等到龙茗回答,便看到楼梯转角走下来一人。那人虽然蒙着面巾,但索阁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田惜日。

果然是她。

其实方才在轿子里时,他便猜出堂弟龙茗在与谁相约于此,原想退避三舍,可临时却又改了主意,没什么理由,就是突然想见上一见。

龙茗笑了笑,道:“堂兄,你不是让我给她道歉吗?我包下了整座万喜楼宴请她给她道歉,够有诚意了吧。”

索阁看向渐渐走近的惜日,面上虽笑,却不达眼底。

惜日自然也注意到了索阁看过来的目光,原不想理会,但多年的教养还是让她对索阁点了点头,算是见过。却不给索阁开口的机会,抢先对着龙茗说:“多谢龙公子款待。”,也不待龙茗回答,自顾带着田双、田勇离开。自始至终一句话也不曾与索阁说。

原本拥挤的人群终因田勇亮出飞刀而自动向两侧让开一条路。

索阁收回目光,想到探子说田惜日现下所住院子只是个三进小院,自来苏州便一直病着,鲜少出门,身边只有一个婆子、一个丫鬟和一个侍卫伺候着,再无旁人。探子说,田惜日已许久未与京城有书信来往了,这几日也并未寄出任何家书。

索阁敛眸。所以,田大人不会知道他先前救人之事,更不可能登门道谢。

那么,无论是之前还是眼下,也根本不是什么欲情故纵,完全就是不想搭理。

这个差点成为自己妻子的女子,这个因他而被家族所弃的女子,对自己,心存芥蒂,甚至是……恨意。

这时就听龙茗说:“堂兄来的刚好,菜刚上,一起吃吧。”

索阁并未拒绝,与龙茗一起走进了万喜楼,到了三楼。

坐在桌前,索阁看向对面楼里尚未散去的人群,对龙茗说:“你这道歉的阵仗,更像是想将她架在火上烤。”

龙茗笑而不答。

索阁目光幽暗,淡淡道:“亦宁,她并非你想的那样,她是因我所累,才落得如今落魄田地,你即便不喜她,也不要落井下石,欺辱于她,适可而止,就此打住吧。”

龙茗看着一桌子的菜道,散漫地道:“堂兄,之前我还不确定,但现在我确定了,她不仅眼里没你,心里,也没你。”

索阁抬眸看向龙茗,龙茗说:“堂兄,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害她不浅,她厌你理所当然,然而我观她看你时,眼中并无恨意,有的,只有想离你八百里的敬而远之,就好像,你是什么不祥之人,见到你准没好事。”

索阁被龙茗一番话气笑了,但他并不生气,因为这番话是龙茗说的,而且他说的是真的。

然后就见龙茗拿起筷子,看着桌上的菜道:“咱们吃吧,这一桌子菜全是她点的。”

索阁敛眸,什么也没说,刚拿起筷子,就听龙茗低语道:“大概,也是她爱吃的吧。”

索阁错愕抬眸:“你似乎对她颇感兴趣。”

“谈不上,她前两日让我吃了瘪,是真有些气不过,不过堂兄放心,我有分寸。”龙茗边吃边说。

索阁道:“你一个人在苏州也呆了这许多年,有没有考虑过……”

“没有。”龙茗打断了索阁的话。

索阁一叹,此番前来苏州便是为了劝这堂弟回家。几番游说,龙茗始终不松口。他这个说客算是失败了。罢了,在苏州也耽搁了许久,是该回京了。

忽听龙茗似笑非笑地问:“堂兄,你素来礼数周到,今日为何突然意图闯楼,这可不像你啊?”

“我是怕你胡来。”索阁有些敷衍地说。

“你果然猜到了我约的人是她。”龙茗又道,“堂兄,你今日闯万喜楼,就是来看她的吧。”没有疑惑,而是肯定。

见索阁眸色沉静地看着自己,龙茗嘴角上挑:“你想看她……是不是与我相约时面若桃花春风满面?”

索阁无语了。

龙茗放声大笑。

索阁摇头失笑:“带着面巾呢,没看到不是?”

兄弟二人哈哈大笑,举杯相碰,一饮而尽,心照不宣。

酒过三巡,龙茗突然意味深长地问:“堂兄,你当时为何会那般拒绝皇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36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pm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