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虚空当导师(蛊源酒天九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蛊源酒天九色)我在虚空当导师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在虚空当导师)

经典力作《我在虚空当导师》,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蛊源酒天九色,由作者“酒天九色”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当蛊源再次醒来,正身处于一栋废弃的大楼内,汽油烧焦的味道与淡淡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稍有些呛鼻透过身边的窗户向外看去,荒凉的街道上没有一点生机,偶尔能看到散落的车辆,只会让人感觉更加孤寂白云如绵软的丝绸般挂在天上,绯红的太阳露出半边身子散发着自己的光左手小臂一股炙热的刺痛感传来,低头一看,一把小剑模样的纹身出现在小臂内侧淡蓝色的文字再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投影在半空而直接投射在他的视网膜上…

《我在虚空当导师》,是作者大大“酒天九色”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蛊源酒天九色。小说精彩内容概述:你说这两家伙,指了指两只小家伙我从小养大的很通灵性。师傅这是100,把我送到附近的大城市就行,到地方就下车伸手向衣兜做掏钱的动作,与此同时,脖颈上的白竖直的瞳孔忽然放大。这是一种通过散发波长而改变大脑感受器官的技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能够在现实世界使用,应该不是主动能力…

第10章 以下犯上 试读章节

哦,年轻人你这是?

没有直接回话,司机反问起对方的来意。

哦,我啊,我是这一片赶山的人,之前走错了路,掉到了山洞里,这好不容易出来车子还被偷了,这不走了几公里路总算是遇到人了

点了点头,可能是默许了这套说辞。

那朋友你确实挺倒霉的,不过你身上这俩。

嗷(老大,不用费那么多话,直接让白篡改他的意识不就好了)

嗯?望了眼挂在脖子上的白,他之前还真不知道有它有这种能力

嘶(老大,这招只对意志力不高的人有效,黑也会只不过它不怎么熟练)

朋友,你这是在跟动物交流?车窗内,司机疑惑的眼神传来,手已经把在了方向盘上,这荒郊野岭的突然冒出人了还这么诡异,属实让他有些不安。

你说这两家伙,指了指两只小家伙我从小养大的很通灵性。

师傅这是100,把我送到附近的大城市就行,到地方就下车伸手向衣兜做掏钱的动作,与此同时,脖颈上的白竖直的瞳孔忽然放大。

这是一种通过散发波长而改变大脑感受器官的技巧,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学会的。能够在现实世界使用,应该不是主动能力。

普通人的意志力本就不高,再加上司机被转移了注意力瞬间中招。

眼神没有变化,只是伸手拉开一旁副驾驶的车门。

将肩膀上的黑提到怀中蛊源弯腰坐上车子。

关上窗门,司机踩踩下油门开车向东方驶去。

——

中东海域,一个豪华游轮内

你确定那家伙死了?

一个西装笔挺身材瘦削的男人,对着对面留着络腮胡的大汉问道。

老板,我们在干掉那小子后蹲守了两天,确认没有进入那个地方。

微皱眉头,西装男显然是有些不满,为什么不直接烧了他?

老板,你也知道有很多人盯着他,这样做已经是那些人最大的底线了,我们也无能为力

口中叫着老板,可那壮汉语气中并没有太多尊敬的意味,他这一套完全是在胡扯,纯粹是想让眼前这个狗大户继续给他们提供资源。

壮汉名叫寒萧,是一名刚晋升二阶的契约者,其实正常来讲,契约者在现实世界一般都不会缺钱。

但在成为契约者之前,韩萧便是一名雇佣兵,成为契约者后他的习惯仍然没有改变,制造雇主收取钱财然后通吃。

前一段时间,线人给他一个保护任务,具体信息不明了,只需要保证一个人的安全。

放在以往,这种单子他是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相比保护,他更喜欢去猎杀目标,成为契约者之后对于这种行为更是不屑。

但没办法,他给的太多了,每小时10万比抢劫还暴利,在接触之后更是发现他们的雇主有些蠢,一而再再而三听信他们,就这五天他们们到手的资金不下2000万

那名少年他们调查过,几年前犯了命案,被关了起来,最近刑期刚满,好像是个眼前这狗大户有些关联,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他只知道就这一单,直接带来1000万的利益。

唉,好吧!

西装男也是没有说什么。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些人在利用他,但没办法,对于那种地方他还是了解一些的,谁能肯定那小子没有什么好友,毕竟那么小的年龄就能在那种地方活下去,没有人帮忙是不可能的。

相比于钱财,他更珍惜自己的小命

韩萧,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安全方面就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当然

说着互相奉承的话,韩萧含笑离开了包间。

另一边

下了车后,蛊源直奔最近的服装厂走去,就他这身衣服如果敢在城市里走动,分分钟要被当成恐怖分子抓起来。

至于样貌倒是不必在意,十几年间他一直生活在那座城市里,外界几乎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等处理完一些琐事后,他就会离开,没人会注意到他这么个路人。

用向那名司机师傅借来的资金换好衣服,浑身清爽的走在大街上。

新鲜蔬菜的味道与有些恶臭的下水沟混杂在一起,匆匆路过的行人,或是停留,或是摆摆手不耐烦的离开,他们那有些尴尬的脸色和干瘪的钱包,证明着他们并不需要接受路边商贩的推销。

这些陌生又熟悉的东西无一不触及着蛊源的神经。

没过多停留,一般来说一个大型城市一定会有报刊或者电话亭,自己现在需要做的是确认所在位置。

穿行在马路上,脑中尽力回想着轮回乐园这本书前期的内容,很快便来到一处报刊前。

支付了50元买张地图,在附近找了一张没人的座椅坐下,蛊源观察着自己所在的城市。

如果想到那里的话,至少需要三天的路程。没记错的话,那件事情应该是在他二阶战争世界之前发生的

手中撸过黑光滑的皮肤蛊源暗自想着, 既然已经准备以后在他那里蹭吃蹭喝,不带点礼物去怎么行?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首要任务是提升实力,要是中途被干掉一切白搭。

到旁边的摊位上买了一根雪糕,在服务员惊异的眼光下离开了吵闹的街区。

这年头,竟然还有养蜥蜴的,真是新奇转回头,老板继续调试着手中的蛋挞。

完全陌生的环境让蛊源有些不安,他现在是黑户,酒店什么的是进不去了,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住不了酒店。

在城市里走了几圈,大致辨别结构方向,如果有敌人来袭杀他的话也不至于左右乱窜。

午夜,躺在公园一条老树上的蛊源睁开眼,向着之前找好的小型酒店走去。

绕过前方的监控来到阴影面,身影轻盈的跳上三层,以他现在平均19点的属性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寂静的夜里,仅有几家还在亮着灯,沿着楼顶走过,确认了三楼最左边一家客厅没有人后蛊源纵身跃下。

经过阳台时,用右手勾住上面的栏杆,翻身来到了上面,现实世界无法使用主动能力,蛊源便伸手,一掌震碎门锁拉开玻璃门。

里面的环境还算不错,应该是经常有人打理,从那摆的整齐的床单来看,近期并没有人住过。

整理好屋内的摆设,并没有开灯,坐在床上追起了动漫,这台手机是一位好心人借给他的,为此她还感动的流泪了。

没办法,虽然说前世都看过,但是时间间隔太久,哪怕是大体的世界观都忘了,如果接下来进入的是衍生世界,相比于其他契约者就会相差太多。

追了一夜的番,伴着还未散去的兴奋感,蛊源进入梦乡,有着黑和白的守夜至少不用担心被人偷袭。

次日,(吧嗒吧嗒)

像是浸透的毛巾擦脸的感觉出来,蛊源猛的惊醒,黑正孜孜不倦舔舐着他脸庞。

卧!

一巴掌将其拍飞,还未落地就晕死过去,惊怒之下力道用的大了些。

不过有着20点体力属性的黑也只是迷糊了一会,晃了晃脑袋翻个身起来。

(老大,你干嘛?)

我干嘛?蛊源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向四周望去,像是在找什么趁手的刑具,他觉得自家的两个崽需要管教管教,不然迟早哪天要登鼻子上脸。

(老大老大,你误会了,我们不灭虐蜥一族舔舐对方的脸庞代表尊敬,不信你可以问问白)

挂在吊灯上的白伸出脑袋点了点头。意外地有些呆萌(//∇//)。

你们!呼,呼

深吐出一口浊气,像是在排除心中的郁闷,不气不气,这是自己的娃气大伤身。

以后谁再敢做类似的事,关禁闭直到世界开始

(可是可是你刚刚明明很兴奋的呀)

黑小声说道,作为情感与意识能共享的三人,哪怕不是在刻意的情况下,情绪也是能够感受到的。

眼看着老大那拍过来的巴掌,黑呲溜一下,化为灵体进入蛊源体内,屁,但凡你要是个美少女老子也认了,你一个残魂。

哦,我知道了(╯3╰)

给老子闭嘴

一大早上本就起床气,再加上这么一闹,瞬间连吃早饭的心情都没有了,离开包间,他也不在意是否会被人发现有来过,白已经把一些明显的线索清理掉了

来到了景区内最大的公园,相比于空气中弥漫着有毒气体的市区,这被自然清洗过的地方让人更加安心。

找到一块较大的圆岩,一人两兽坐上去

空气中风的流动,不远处小溪的流水声,刚刚升起的太阳照在皮肤上的温暖,在这种宁静的氛围下,三人都进入了本质真解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提升神经反应与灵魄值的速度成倍提升,虽然很少,但只要时间一长效果是不可忽视的。

之后的几天里,三人在追番,修炼,睡觉中循环,中途还遇到一个名契约者,不过两人都只是看了对方一眼便不再理会。

获得力量后就自大的认为天下无敌的傻叉毕竟在少数。

【滴,新的衍生世界即将开启,猎杀者将返回轮回乐园,请确保身边没有目击者。】

【传送中……,传送完成。】

可能是因为现实世界与衍生世界不同,并没有那种大锤闷后脑的感觉,只是一阵空间波动,蛊源便回到了专属房间

了解过原著,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等级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收到通知是去哪个世界。

在此之前,需要先补充恢复品与杂用,毕竟危难时刻,他这需要储备三个人的恢复品,不对,黑吃肉就行了。

以他猎杀者的身份,下一个世界不仅拥有有主线任务,还要有猎杀任务,不过以他在上个世界的行为,这个世界必定难度极高,还真未必能完成猎杀任务。

算了,看情况吧,大不了去客串一回裁决者。

逗弄一会儿两只小兽,在二人幽怨的目光中离开了专属房间,向中心市场走去

市中心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盘,相比于外面那些零星的售卖者,这里人要多的多

低阶原生世界信息,真实保价,性命攸关,时间有限速来

声音从右手旁一个摊位传来,摊主是一个留着白须的职工者,相比于得到点什么都能当宝贝的契约者,明显与职工者做交易更加划算。

此时那摊位旁密密麻麻已经占满了人,外围还有几个个子小的,没有挤进去。

五谷,怎么回事?

人群外围一个气势不弱的契约者,向身旁的战友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最近乐园突然收入了很多各个阶位的原生世界,各大冒险团都在疯狂寻找这些没有认证的世界之核

听说有几个幸运儿,因此得到了极为丰厚的奖励直接一飞冲天。

说着,这名叫五谷的契约者脸上还露出献艳之色,能在低阶时得到如此庞大的资源,可以说只要不蠢,活到四五阶完全没问题,如果有野心的话,拉起一支大型冒险团也能做到。

不远处听到这话的蛊源暗自摇摇头,根据他的了解,轮回乐园内各界契约者进入世界的时间是大致相同的。

也就是说,在审判殿堂给出世界坐标时,他们才有进入权,而这是他上一个世界结束后发生的事,所以不可能有契约者在这段时间之内进入那些低阶原生世界

至于说为什么那么肯定就是审判殿堂给出的世界坐标。

对于轮回乐园来说,高阶的原生世界肯定不少,但低阶的就不一定了,大多数低级契约者还没有从安定的现实中转换过来,哪怕是面对衍生世界,也是生还率极低。

再加上高级契约者无法进入低于自身两阶的世界,导致低阶原生世界的数量远比高阶少。

而乐园不可能送契约者去原生世界送死

就导致这种状况一直无法得到改善

在中心广场走着,尝试看看有没有适合自己的装备和道具,兜里常备着3000乐园币这是不打算动用的,毕竟天知道自己进入的是原生还是衍生世界,要是原生世界没有乐园币可就糟了。

至于其他的全部交给了白,也不知道他在铜鼓什么,回到乐园之后便跟蛊源分开了。

找了半圈,没有合适的物品,正当蛊源准备到长椅上等待传送时,一件物品吸引了他的注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5日 am6:28
下一篇 2023年1月15日 am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