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一萧谨彦(怪物穆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穆一萧谨彦)怪物穆一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穆一萧谨彦)

《怪物穆一》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穆一萧谨彦,讲述了​萧谨彦忽的有些明白苏启航的感受了,似乎这种强凑上去的感觉还不错,无视她的反对,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自顾自的开始了问话“你刚高考完吧?还是读了一年大学了?”这女孩子最多也就这个年纪,他的双眼可是训练过的女孩子扭过头,将手中的水倒入自己口中,然后开始收拾自己身边散落的物品,明显是打算离开了“若是想骑摩托车,游玩这一片,可以加入我们,凡事便有个照应”萧谨彦想起了自己那个仍有些叛逆的弟弟,无奈得抓紧…

《怪物穆一》是作者“林静玖安”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穆一萧谨彦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男人不顾女人的反抗把她抱了起来,女人妥协了,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跟他走了。画面一闪,便是女人受罪的场景,不是那种恐怖的血腥的画面,可更令人害怕,各类针管扎在女人身上,不明液体流向她的体内。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抱着肚子承受,哭泣,忍受身体所有的不适,突然这个女人抖了几下便没了生气,这时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第1章 初遇 试读章节

穆一看到一个女人在惊慌得奔跑,那种无力无助恐慌,准确得表达给了她,且那人的双手还时不时得护着自己的肚子,她想这个人就应该是她可以叫作妈妈的人吧。

女人跑得不快,很快便被追上了,追她的人明显是群男人,黑乎乎的夜,看不清他们的脸,他们围着那个女人并没有太过粗暴,只是把她扣住,等待打头的人过来。

“妍儿,这可不好,怀了我的孩子怎么可以离开呢?”女人恐惧得向后退,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来,跟我回去,我们的孩子定是这天下最聪明的孩子。”男人不顾女人的反抗把她抱了起来,女人妥协了,双手护着自己的肚子跟他走了。

画面一闪,便是女人受罪的场景,不是那种恐怖的血腥的画面,可更令人害怕,各类针管扎在女人身上,不明液体流向她的体内。

她唯一能做的便是抱着肚子承受,哭泣,忍受身体所有的不适,突然这个女人抖了几下便没了生气,这时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又失败了吗?唉,太可惜了,把婴儿直接取出来吧,如果还活着,便养着看长不长得大,不行,就算了。”完全没有一点是自己骨肉的感觉。

女人的肚子被剥开了,里面的小婴儿被拿出来的那一刻,女人睁开了眼,用最后一点力气,亲手把那个孩子摔死了。

穆一醒了,满头大汗的醒了,入目的是自己的房间,小夜灯顽强得散发着光,让她很心安,从床上起来来到窗前,外面仍是一个不眠的世界。

喝下一杯冷水,人清醒了不少,她想她该回去了,出来七年了,似乎都准备好了,她该回去了。不知自己这种在逃的怪物,会不会让他们惊喜,让他们意外。

十八岁,多好的年纪,成人了,许多事,真的可以做了,想到了,便开始吧打开电脑,两封邮件很快得发了出去,不管这两人怎样,只当是划了一个句号,帮她做最后一件事。

而那些东西想来他们会喜欢的,至于到最后守不守得住,就不关她的事了。

但在这之前,她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呢?给那群人提个醒呢?就不知他们有没有那么聪明。

编号五十有些烦躁得在深夜的街上游荡着,他如何来到这个世上的他不关心,他只关心组织里的人为什么不用他,都说他蠢,做事不过大脑,可是那东西有什么用。

能有他一拳打出去的力量大吗?能有他变了形的爪子利吗?切,刚走了几步,猛得停住了,这种感觉太熟悉了,那个小怪物又来了。

每回都会来同他打一架,刚开始输,后来平局,再到后来他便打不赢了,问她编号多少,她又不说,真的是很讨厌。

你不说我也不说,不能让别人知道她比自己强,可每回抽自己的血是几个意思,那些人都不研究他了,站了不一会,果见那个小个子冒了出来。

“喂。”打架的次数是不少了,可从来没听她说法过话,莫非是个哑巴?可哪怕这样编号五十也开了口,这是他唯一的优势。

这时对方动了,直扑他而来,编号五十懒得动了,躲不开的,但这回他没有挨揍,而是被扎了,有什么东西扎到了他胸口处,不是很疼,但仍让他很不舒服。

不由扬起了变了型的爪子拍她,小个子躲开了,远远得冷眼看着,编号五十还想扑上去,只是胸口那里太难受了,不由得用手去捂。

还没等他扣上那么几下,便无征兆得向前倒了下去,没了气息。

小个子走了过去。“还是太快了些,再能延长一些就好了。”略评判了一下,扭头离开了。

第二天的新闻里报道一则消息,一流氓死在了垃圾桶旁,而且有些狰狞,这是一则很普通的新闻,位置也在一个边边角角,只有一小部分人觉得奇怪。

因为那人的手不同于平常人,那些尖尖的爪子不像是安上去的,更像是长出来的,只是觉得,并没有人去探索与研究。

而知道这是什么原因的人,则是默默得关注着,这是个废物没了就没了,拖回来研究的意义都没有,也就错过了,阻止自己被灭亡的最初端倪。

“嗨,彦哥,看那妞。”苏启航将半个身子靠在萧谨彦的肩上,用下巴指了一个方向。

萧谨彦嫌弃得推了他一下,却没用多少力气,把人推到地上去。“你怎知那是个妞?”拍了一下肩头,虽说与苏启航算是哥们了,可他仍还不适应与人太过亲近。

“哥,你这就不懂了吧,我说是,就绝对是。”苏启航被推开了,也不恼,越是这样,他越喜欢往这位身边凑。

“呵。”萧谨彦没打算与他讨论这个问题,可苏启航下一句话却让有他有兴趣。

“刚才在路上超我们的车,我就怀疑了,没想到真是。”

“你是说刚才骑黑色摩托超我们的是这人?”他们几人约着到这边来,就是为了骑摩托车的,寻找那种自由放飞的感觉。

在路上被一辆黑色摩托给超了,队中的李哲不服气,追了好久,却没能追上,结果在这遇上了。

苏启航就知会是这样,摊了一下手,表示确定,萧谨彦这才把目光认真投向那个方向。

他们现在是在牧区,住的是一个不错的酒店,那摩托车的主人爬得有点高,在酒店左侧方的一个土坡上坐着,正在看夕阳。

身边不像许多人那样放着酒瓶子,手上是在喝着什么,只是看不太清,从背影上看,还真看不出男女来,头发很短,比他的都短,男子的寸头都不为过,还是穿着那机车服。

不过从侧边看过去,还是能看到不同于男人的曲线起伏,果真是个女孩子。

“彦哥,你说那哲哲要是知道输给了一个妞,会不会更不服气。”苏启航又凑了过来。

“你可以去问问他。”萧谨彦斜了他一眼,抬步往那个女孩子方向走去。

“喂,彦哥,你不会是喜欢这一款吧。”苏启航很吃惊,这位可是一个大明星,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而这个要什么没什么的,也太那什么了吧。

“你说呢?”对于这种不差调的问题,萧谨彦一般都不予回答。

苏启航摸了一下鼻子,觉得也不可能,主要是这位太洁身自好了,有时别的女星想跟他闹点绯闻,炒个CP什么的,都不可能,而这个……

抬眼又看了一下那个在看夕阳的女孩子,虽很不错,可也不是太吸引人,真不知彦哥今个是吃错了什么药,会主动同女人说话。

却不知萧谨彦也有些说不清为何想去看看那个女孩子,在夕阳下的那个侧影,让他觉得好看的同时,还有一种违和,违和的感觉来源于这个女孩子太冷了。

如此温暖的夕阳都暖不了她,但违和的同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恰当,恰当得那就是一幅画,一幅本就该那样呈现的画,这让他忍不住去探究。

“你的车很棒。”对于车友,这种开场是最合适的。

女孩子闻言转了一下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萧谨彦这才注意到她很年轻,年纪非常小,应该刚成年吧,否则不可能有摩托车驾照。

女孩子同样也在打量他,那审视的目光让萧谨彦并不难受,只是一种人与人之间自然的,防备的打量。

从她清澈的目光中他可以断定这个女孩子不认识自己,这样个年纪,这样的时代,以他的知名度,不认识他的人真的少之又少。

这也是他想要的,也是他为何选择到这样的地方来骑行散心。就是不想让人认出来,也不想那种崇拜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哪怕自己的工作需要它们,可那只是工作。

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真的很特殊,也很让他好奇,好奇自然会伴随着几分打探的心。

“一个人吗?”在路上只看到她一个人,现在还是一个人。

“嗯。”女孩子收回了目光,勉强应了一声。

“介意我坐下吗?”萧谨彦皱眉,这女孩子有些奇怪,孤身一人来了这么个地方,对于一个女性来说可不是一个好选择。

并且还是骑摩托车,更加不合适了,要知这边路况复杂,再有经验的摩托车手都不敢独自前行。

女孩子这回又认真得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明显,表示介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5日 am6:46
下一篇 2023年1月15日 am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