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诱陷阱:总裁别追了,她很难哄(夏秋秋顾怀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甜诱陷阱:总裁别追了,她很难哄)夏秋秋顾怀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甜诱陷阱:总裁别追了,她很难哄)

《甜诱陷阱:总裁别追了,她很难哄》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夏秋秋顾怀年,《甜诱陷阱:总裁别追了,她很难哄》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看到顾怀年吃瘪的表情很爽,可是和他独处在同一空间的时候夏秋秋很尬吃完了午饭,连诗云说什么也要和许久不见的苏落唠嗑大人的话题挥挥手就把她和顾怀年赶到了小孩那车顾怀年单手扶着方向盘,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只坐了半个椅子,默默地扣着窗户的夏秋秋刚刚还演得很出色的兔子,怎么到他面前直接失了争夺奥斯卡的勇气时怂时勇的夏秋秋想了一会儿,自己劝自己很快便说服自己凭什么心虚明明是顾怀年先骂她蠢那既然他…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甜诱陷阱:总裁别追了,她很难哄》,这是“抱紧我的小酷儿”写的,人物夏秋秋顾怀年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结果倒好,这家伙连影子都没出现。顾怀年站着不动不说话的时候,狗胆子的夏秋秋都有些腿软。忘了这两个字在嘴边又及时吞下,双手捂着肚子一脸歉意,靠在扶梯边作林黛玉虚弱状。“ sorry哥哥,亲戚造访…

第7章 置顶N 试读章节

“ 怎么没来?”

顾怀年等着慢吞吞的夏秋秋到跟前,满脸黑线地睨了一眼F班如狼似虎的八卦眼神,蹙眉示意夏秋秋跟上。

二人来到没什么人路过的后门楼梯,夏秋秋想了想,装傻。

“ 啊?来什么?”

顾怀年牙又痒了,明明上次是她缠着自己叫他补习,他甚至鬼使神差地去新华书店买了整套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他高考的时候都没看过这玩意儿。

结果倒好,这家伙连影子都没出现。

顾怀年站着不动不说话的时候,狗胆子的夏秋秋都有些腿软。忘了这两个字在嘴边又及时吞下,双手捂着肚子一脸歉意,靠在扶梯边作林黛玉虚弱状。

“ sorry哥哥,亲戚造访。”

顾怀年冷着脸看她表演。

“ 你亲戚对你还挺好,一造访就是大半个月。”

夏秋秋一滴冷汗,差点忘了上次旅行的时候她因为来大姨妈不能在无边泳池游泳还小作了一下来着。

啊这…

不敢看顾怀年那压迫的眼神,夏秋秋逃避地低头划着手机,瞬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顾怀年还是面瘫脸,长臂一伸从她手中毫不费力地拿过手机。

视力稳定在5.2的他也划拉了半天才从一堆头像中找到自己,只觉得这小家伙怎么这么能聊。一个礼拜功夫他就被淹没在聊天记录里。

他毫不犹豫地开启置顶聊天顺便把备注改了。

一番操作不过一分钟,还未等夏秋秋凑过头去看,顾怀年点了点她的脑袋拉开距离转身离开。

手机完整地回到了主人的手里。

黑色的头像,原本一个简单的N字母被改成了“不来就告诉你妈”。

夏秋秋:……

到了礼拜六这天,夏秋秋打扮了一番乖乖地导航到顾怀年家,在车上还顺便翻了翻顾怀年的朋友圈。

一秒就翻到了底,因为他从来没发过朋友圈。夏秋秋无聊便找人唠嗑。点开“数理化绝望群”,打了几个字。

“真不来?”

十几分钟都没人回复,夏秋秋对这俩文盲的上进程度感到忧心。

原本她想着简歌和陆野共同进步,可惜二人只有听八卦的时候来劲。

那天顾怀年来找她之后,缠着她很快就把他们二人之间的孽缘交代了个底朝天。

当然不包括夏秋秋丢脸的那句“ 小球”。

简歌尖叫,瞬间成了cp党。

陆野乍舌,赞叹哥们儿眼神不错,居然还能认出长大后的夏秋秋。

等到她提议二人一起去找天才补习,群里就沉默了。

简歌说忙着练舞,陆野说自己是E班的,进步空间没夏秋秋那么大还是不参与了。

自作孽的夏秋秋望着眼前被打理得鲜花盛开的院子叹了口气,按下门铃。

保姆似乎早听说了夏秋秋要来,热情地为她拿了拖鞋,飞速地为她按好室内电梯的上楼键。同时表示顾怀年已经在楼上书房等着了。

苏落不在家,夏秋秋瞬间没了底气。挪着步子就进了电梯。

书房在三楼,隔着顾怀年的房间。他今天一身灰色休闲装,懒洋洋地靠在门框边。见夏秋秋来了转身进房间把刚打开的烟盒随手一丢在桌上。

夏秋秋借此看到了他的房间。

房间里简约得令人发指,沉稳的黑色混搭米色,没有一盏能让人看到的主灯,入门只有靠着墙的枯山水造景和同色系的沙发。

屋子太大,门外的夏秋秋看不到他的床但也没什么兴趣。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没什么看头。

整个三层楼只有他的房间和一个书房,夏秋秋倒是被书房里琳琅满目的书给吓了一跳。

种类也太杂七杂八了,从医学简史到西窗法雨,更多的是金融类书籍。

顾怀年不知道在书桌前摆着什么,夏秋秋闲着无聊随手抽出一本书。

《致命药瘾》

夏秋秋:“……”

她翻了几页就小心放回去摆好,这本书里面讲的世界上最厉害的十二种毒药,甚至化学成分都写的清清楚楚。

书柜旁边摆了几个木质梯子,夏秋秋也没了爬上去的心思,生怕从高出她一整个身子的书柜中翻出几本解剖学来。

顾怀年早就听到她鬼鬼祟祟的动作了,手上摆着书余光瞄到她清一阵白一阵的样子觉得好笑,就那么两本书他整整理了十来分钟。

眼见着夏秋秋默默往后退了几步,顾怀年也不想逗她了。

捋起袖子,挥了挥手指挥道,“过来”。

夏秋秋闻言犹豫片刻乖乖坐下。

书桌很大,顾怀年和夏秋秋中间还隔了一个椅子,夏秋秋想了想把书包往中间一放。转椅发出承受不住的声响,一下子歪了个方向。

顾怀年无语极了,夏秋秋书包里是装了个小学生吗?或者说,夏秋秋是小学生,天天背着个哆啦A梦同款口袋般的幼稚书包。

很快顾怀年发现单纯的是自己。

夏家不缺钱,什么样的补习老师找不到。他不是专业老师,讲题时不懂得用夏秋秋的脑子去思考问题,也很难理解她的脑子是什么成分。

明明对他来说看一遍就会的题,夏秋秋咬着笔杆子眼睛都看直了也没明白。

顾怀年头痛。

换了本英语给她,夏秋秋立刻精神了洋洋洒洒,气势十足。毕竟夏秋秋热爱美剧,为了能啃还来不及翻译的生肉,英语就是她的贴心小宝贝。

见她一口气写了十几页,喝了半杯水的顾怀年又觉得无聊了。按上她的笔,嗓子却还是有些干。

“你是来补数学的。”

夏秋秋中指使用太久有点痛了,干脆顺势把笔一放。

“哥哥,我饿了。”

“……没吃早饭?”

时针刚过十点半,顾怀年沉默了一会儿还来不及多说,却听她理直气壮地托着腮帮子点点头。

“吃了的。”,她比了个比脸还大的姿势,“一整碗酒酿小汤圆呢。”

顾怀年感到有些挫败,往日遇到这样作的女孩子总觉得有些厌恶。可眼前的夏秋秋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孩,甚至他能从她长大的身子里看到她小时候的影子。

小手肉嘟嘟的,四个凹陷尤其明显,抓住夏其林的衣角缠着他要吃酒酿小圆子。夏其林被她闹得没办法,又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

其实他有些记不太清夏秋秋小时候的样子了,但是夏秋秋趴在老爹身上撒娇的模样给当时被老头子赶出家门的自己不少震撼。

原来别人家是这样的。

想到自己的爹顾怀年就有点烦躁,苏落不知道从哪知道了夏秋秋今天要来补习,一大早就约着连诗云喝早茶去了。

在出门前还特意叮嘱自己不好好照顾妹妹就让亲爹把他抓回家。

顾怀年心里苦,和眼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夏秋秋对视一眼。认命地打开抽屉按了呼叫保姆的对讲电话。

“滴滴滴──”

没人接,顾怀年皱眉给保姆打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保姆扯着嗓子喊,“夫人叫我买菜去了…”

“知道了。”

顾怀年拿起手机,凑到托着下巴发呆的夏秋秋耳边。

“听见了?”

夏秋秋点了点头,复读机般地重复了一遍,“哥哥不饿吗?”

顾怀年被她叨叨得也有些饿了的错觉,把手里的笔塞回笔筒准备下楼。

成功甩开数学书的夏秋秋忙不迭地跟上,顾怀年听着声音不对劲猛地停下来,回首拉开和差点撞上自己的马虎鬼的距离。

“鞋被你丢了?”

夏秋秋习惯了在家不穿鞋,整个房间都铺着毛茸茸的地毯,此刻倒被脚下的大理石给凉到了,趴在地上捡回被她踢开的拖鞋穿上。

“行了吧?”

夏秋秋迫不及待想跑。

说的好像赤脚冷到的不是自己一样不耐烦,顾怀年觉得自己就多余管她。出门的那一刻随手按了下地暖键大步走开。

下了楼的夏秋秋就像只自由的小鸟,得了顾怀年的允许后打开冰箱小鸟立刻愣在原地。

这么大的双开门冰箱,里面比顾怀年的房间还干净。

除了摆成一排排的牛奶和运动饮料,就剩一些速食鸡胸肉。

三度的冷藏室无情得夏秋秋发抖。

苏落没有把冰箱塞满的习惯,三顿都要保姆出去买新鲜的,当然主要是因为她喜欢吃蛋糕一类的甜品,还要吃刚出炉的。

而顾怀年也对吃食什么的不在意,叫人煎个牛排白灼点菜也就过了。

他们家的做饭保姆应该称为跑腿较为合理。

怪不得刚刚电话那头的保姆声音慌慌张张,太久没去买菜,估计连番茄炒蛋要放番茄这件事都不记得了。

顾怀年点开手机,随手划了一家评分很高的外卖递给夏秋秋。

夏秋秋嫌弃劲儿都快溢出来了,立马推回去,眼神一亮地又小跑上楼。

连电梯都急得没坐的夏秋秋跑得气喘吁吁,顾怀年很是意外什么东西竟让平日里慢吞吞的蜗牛也站了起来。

打开一瓶巴黎水好整以暇地撑在中岛台上看着她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保鲜盒。

夏秋秋解开搭扣又从包里掏出一个塑料盒子包着的粉色珐琅勺子,顺便拿了两个碗出来。

顾怀年:“……”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5日 pm12:24
下一篇 2023年1月15日 pm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