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诱宠权臣掌心娇

书名:《媚色诱宠权臣掌心娇》本书主角有姜芙萧荆,作品情感生动,剧情紧凑,出自作者“姜芙”之手,本书精彩章节:谢家的园子里聚了京城大半的贵女,按着家世由前往后排忠勇伯府没落已久,姜芙又是二房的孤女,只轮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园子里摆着一条长桌,上面都是各式各样的点心,供贵女们享用...《媚色诱宠:权臣的掌心娇》第5章免费试读谢家的园子里聚了京城大半的贵女,按着家世由前往后排忠勇伯府没落已久,姜芙又是二房的孤女,只轮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园子里摆着一条长桌,上面都是各式各样的点心,供贵女们享用但能来参加谢家...

媚色诱宠权臣掌心娇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萧荆不耐看到她慌乱无措的模样,眉心皱紧,脸色看着更冷了。姜芙身子抖了抖,春/梦对象是未婚夫小叔就已经足够可怕,他脾气还这样坏,若知道自己夜夜意/淫他,会不会气得想掐死她。姜芙要吓哭了。...《媚色诱宠:权臣的掌心娇》免费试读萧荆早已等得不耐烦。今日退亲本不该他来,萧玉璋不知从哪听来的传言,说姜四姑娘貌丑不堪,性子懦弱上不得台面,死缠烂打要退亲。可真到要退亲送还信物的时候,他又不敢来了。花厅外的月季开得绚烂,不少从墙外探出头来,花香腻人,萧荆心头越发烦躁。只是那丝烦躁在看到姜芙后骤然变成惊诧。萧荆有个秘密,自从一年前他及冠后就夜夜梦到一个小姑娘。小姑娘面容娇媚,性子娇憨,在梦中任他欺负。他从不是重欲的人,甚至厌恶女色,可碰到她却全然破了戒。只是他私下寻遍京城,并未寻到人,就在萧荆已经接受小姑娘是梦中神女的时候,她出现了。原来她一直藏在姜府的后院,还是他侄子的未婚妻。萧荆捏紧指尖的白玉,轻抬脚步走到她面前。“姜四姑娘?......嗯。”男人的声音落在耳边,姜芙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她今日穿了件烟粉色的齐胸襦裙,胸前勒得鼓鼓的,萧荆收回眼,落在她脸上。见惯了小姑娘素面娇嫩的模样,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她上妆。青眉如黛,眼波含情,樱唇被贝齿咬着落下两道痕迹。萧荆脚步微动,指尖蓦然攥紧,他竟想上前将小姑娘的唇掰开,将自己的手指覆上去。“信物可带了?带了的。”姜芙没听出他声音中的压抑,只觉得面前的男人冷得厉害,抖着手从领口扯出一块白玉。白软轻颤,萧荆眸底墨色暗涌,须臾间又被他重重压下。“给。”萧荆伸出手,小姑娘娇嫩的柔荑落在他掌心,萧荆心头一动,捏住了她指尖。姜芙猛然抬起头,水润杏眼含着惊惶。他就这样可怕?萧荆不耐看到她慌乱无措的模样,眉心皱紧,脸色看着更冷了。姜芙身子抖了抖,春/梦对象是未婚夫小叔就已经足够可怕,他脾气还这样坏,若知道自己夜夜意/淫他,会不会气得想掐死她。姜芙要吓哭了。哎,到底是年纪小,胆子也小。掌心的温度提醒萧荆,眼前的小姑娘不是他梦中的人,他松开手,将另一块玉放在她手中,“此后萧玉璋与姜四姑娘,再无关系。”花厅里吹进来一缕风,男人早已消失在门外,主仆两人站了许久,等外面人都散开,白杏才敢大声说话。“呼!这萧家三爷可真吓人!”姜芙赞同的点头,金钗上的流苏晃啊晃,钗尾的雀儿都像活过来一样。只是一瞬她就苦了脸。“我......我腿麻了。”刚才面对萧荆她吓破胆,动都不敢动,双腿酸软无力。白杏连忙搀住她,“我扶着姑娘。”她并不觉得自家姑娘害怕是什么难堪的事,萧家三爷和传闻中一样,冷面无情能止小儿啼哭,姑娘不怕才奇怪。更何况萧家派他来退亲,简直就是在打姑娘的脸。姑娘在姜府的日子本就艰难,日后可要怎么办。白杏愁的嘴巴发苦,“要不再去求求大太太......”姜芙知道白杏要说什么,截过了她的话茬。“求她做什么,亲事是萧家要退的,大伯母也没有办法,而且退亲也挺好的。”若是等她嫁进去,洞房夜梦到其他男人,那男人还是丈夫的小叔,只是想想她就觉得要死了。或是避开了最糟的情况,姜芙的心胸豁然开朗,身上也有了力气,就又觉得肚子饿了。“今日午膳吃什么?昨日那道芙蓉鱼片不错,也不知今日有没有。啊?”白杏还沉浸在姑娘被退亲的悲痛中,她家姑娘心是真大,这种情况都没忘记吃。白杏擦了擦眼角的湿润,“我待会儿去厨房看看。嗯,要早点去,不然又要吃剩饭了。婢子晓得的。”......萧荆回到府中,还没踏进三房的院子就被萧玉璋拦住了去路。两人虽说是叔侄,其实年纪只差了四岁,可这性子却是天差地别。萧荆沉稳不似同龄人,而萧玉璋又过分跳脱,此时他朝着萧荆挤眉弄眼抓耳挠腮。“小叔可见到那姜四了,是不是和传闻中一样,相貌丑陋胆小如鼠?”萧荆以前并不觉得这个侄子活泼跳脱有什么错,但此时看他却有些不顺眼。“像什么样子!小叔您还没回我呢。”平日萧玉璋最怕自己小叔,但这会儿好奇战胜了恐惧,缠着他非要求个结果。萧荆眼尾压了压,没让萧玉璋看清他眸底的情绪。“嗯。”她容貌不丑,但胆子确是小,自己倒也没骗人。“哼!我就知道,还好退了亲,不然就要娶这丑八怪了,多谢小叔替我走这一趟。不用。”萧玉璋觉得今日自家小叔难得好说话,心中的感激就更深了。“小叔,姜四的信物呢?断了。”没等他说完,萧荆就摊开掌心,白玉从中间断成两半。萧玉璋垮下脸,“怎么会?”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笑意,“算了,反正都退亲了,这信物也没用了,小叔扔了吧。”摆脱了跟姜芙的亲事,萧玉璋俨然像卸下了一个重担,整个人都变得意气风发。萧荆闻言并未说话,只是那掌心又重新合上。白玉被小姑娘随身佩戴,上面还残留着小姑娘的温香,他不自觉攥紧。......姜芙被退亲,在姜家的待遇就更差了。还好二房的院子只有她和白杏,关起门来旁人的话也传不到她耳中。只要能吃饱饭,姜芙并不在意旁人说她什么。夏夜凉爽,她看了会书就到了睡觉的时辰。姜芙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滚,白杏端来一碗安神汤,见她这样脸上尽是担忧。“姑娘夜夜惊梦的毛病合该让大夫来看看的。”之前还盼着姑娘嫁到萧家能请大夫,现在退了亲她的打算就落空了。姜芙现在听不得这个梦字,接过白杏手中的安神汤几口喝完。“不是什么大毛病,或许日后就好了。要真这样就好了。”姜芙心大,白杏却不敢懈怠,她看着姜芙将安神汤喝完,又给她掖了掖被角,安抚道。“姑娘早点睡,睡熟了就不做梦了。嗯。”安神汤的药效上来,很快姜芙的眼皮子就开始打架。可是今晚,她还是做梦了。梦里的场景是姜府的花厅,她依然是白日那身装扮,只是整个人趴在萧荆的怀里,手心还覆在他的胸膛上。

小说《媚色诱宠权臣掌心娇》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