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蛊王玄策曲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王玄策曲灵)王玄策曲灵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生死蛊)

《生死蛊》内容精彩,“艾呦呦”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王玄策曲灵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生死蛊》内容概括:仡方仰天大笑,随后把他腰间的镶金葫芦拿下来,狠狠的咬了咬牙。一手捏住佟长老的下巴,一手把葫芦里的东西往嘴里灌。“无耻之徒!难道你忘了先祖遗训了吗?只能自保不能害人!”可父子二人哪管这些,把镶金葫芦在白长老嘴边晃了晃,看着曲灵,想再把葫芦里的东西往白长老嘴里灌。众人为之一震…

奇幻玄幻小说《生死蛊》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王玄策曲灵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艾呦呦”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仡方仰天大笑,随后把他腰间的镶金葫芦拿下来,狠狠的咬了咬牙。一手捏住佟长老的下巴,一手把葫芦里的东西往嘴里灌。“无耻之徒!难道你忘了先祖遗训了吗?只能自保不能害人!”可父子二人哪管这些,把镶金葫芦在白长老嘴边晃了晃,看着曲灵,想再把葫芦里的东西往白长老嘴里灌。众人为之一震…

第2章 苗疆秘宝初现 试读章节

这时仡方一伸手,从他父亲的手中拿过匕首,眼前刀光一闪,噗的一声轻响,把匕首插入了佟长老的左肩。随着佟长老的一声喊叫,大家都紧张了起来。

“住手,你们父子俩到底想干什么!”

“让出寨主之位,拿出苗疆至宝!我就放你们一马,不然这一群大象就能把寨子踏平了!”

众人皆是一惊,苗疆至宝只是传说中的至高之物,就连佟、白二位执法长老都未曾见过,前寨主也未曾向他们提起,那父子俩何以如此肯定。

“苗疆至宝只是我们世世代代传说中的圣物,从未有人见过,就算存在,你这样的人也不配见到,呸!”佟长老对着仡乔一顿呵斥。

仡方仰天大笑,随后把他腰间的镶金葫芦拿下来,狠狠的咬了咬牙。一手捏住佟长老的下巴,一手把葫芦里的东西往嘴里灌。

“无耻之徒!难道你忘了先祖遗训了吗?只能自保不能害人!”

可父子二人哪管这些,把镶金葫芦在白长老嘴边晃了晃,看着曲灵,想再把葫芦里的东西往白长老嘴里灌。众人为之一震。

这时,为首的驭象者叫住仡方,叽里呱啦的像是在说着什么。仡方点点头,随后说道,

“使者让我告诉你们,他是阿罗那顺丞相的儿子奴巴鲁将军,他们曾经在那烂陀碰到一位玄照法师,他曾向旁人打听过丞相府宝珠的消息,而后我们才辗转从他口中得知苗疆至宝的秘密。”

玄照法师?作为执卷长老的他,深知这个秘密只有历代寨主和执卷长老知晓,这法师是何方大德,竟然知道苗疆至宝的秘密?如若他真的知道至宝之秘,恐怕处境堪忧。

“好,你们放了二位长老,好生对待众乡亲。我就让出寨主之位,告诉你苗疆至宝的秘密,”

“寨主!唉~”仡长老来不及阻止,连连摆头叹气。

“哈哈哈~我只是试你一试,没想到还真有传说中的苗疆至宝!”

“曲寨主,千万不要啊,这是个贪心不足的人,他的话千万不能相信啊,”

“是啊曲寨主,就算把东西交出来了,他们不会放过众乡亲的,”

佟、白二位长老满脸通红,不断的大声朝曲灵喊着。他们也不希望苗疆至宝落入这些心术不正的人手里,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听到二位长老的话,仡方气不打一处来。拿着匕首抵住佟长老的脖颈,使劲一剜,咬了咬牙厉声说道,

“你个老东西,想坏我好事,信不信我送你去见历代寨主!”

“呸!”佟长老怒视着仡方,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要挟持我们,妄想!啊~”随着一声惨叫,仡方的匕首深深的插入佟长老的胸膛。

“佟长老!”

“仡方,你个畜牲,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仡方吗!”曲灵大喊着。

仡乔、仡方父子两人,眼看着挟持二位长老、威逼寨主不成,朝奴巴鲁说了几句话,那人叽哩哇啦的回应之后,只见他从腰间拿出一个号角,“呜~呜呜~”的吹起来。

随着号角声响起,寨外突然烟尘四起,象群扬鼻狂吼、一阵躁动,随即准备向寨子踏来。

见此情景,曲灵和仡长老几人脸色急变,对身后的众人喊道,

“大家做好准备!”

在驭象者的指挥之下,群像缓缓的向寨门顶去。

寨门本是竹木结构,哪里经得住群象的力推,吱~吱~咣当,寨门被群象推倒。众人见状惊恐万分,纷纷往后退,这双拳怎敌大象。

“大家往回退,保护好老人孩童!”仡长老大声的呼喊着,可他的声音被一阵阵象吼声和嘈杂声淹没了。

“仡叔,这样不是办法,我来把他们引开,你照顾乡亲们往山上撤!”说完正准备离开,仡泰一把拉住她。只见仡长老把衣服脱下,从内衬上撕下一块布帕塞到曲灵手里。

“仡叔,这是?”

“好生看管,你自己多保重!”

仡泰没有多做解释,眼神坚定的看着曲灵拍了拍她的手,曲灵也心里明白。

此时驭象者陆陆续续的往寨内走来,已经逼近众乡亲了。前方的人不停挥舞着手中的火把,试图逼退大象。象群在驭象者的指挥下左摇右摆,象牙犹如两把锋利的弯刀不断的撞向两侧的众人,霎时间哭喊声充斥着整个寨子。众人根本无力抵抗,曲灵实在看不下去了,朝仡方大喊着,

“仡方,住手!你想要的东西在我这?跟我来!”

曲灵想以此为饵,把众人引走。她沿着寨楼一边跑一边喊着。

就在此时,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马蹄声。循声望去,五六个火球从天而降砸向驭象者。啪~啪,随着瓦罐碎裂的声响,一阵阵火苗燃起。一些驭象者被火罐击中,全身燃起,呜呜呀呀喊叫的更厉害了。后方的象群受到惊吓,不停的往前蜂拥而去。而被火苗烧到的大象,前蹄抬起仰天长啸,重重的砸在前方的象背上。有些驭象者控制不稳掉下坐骑,生生的被象群挤压踩踏过去,霎时间一串串红色的象脚印铺满了地面。而此时最前方的象群快要冲到乡亲们面前了。

驾,驾!只听到马儿嘶叫几声,嗖的一晃,一人快马加鞭超过象群,朝象群前方砸去几个火罐,顿时火光冲天。前方的大象因为火苗的阻挡也停了下来,象军里的众人都来不及反应,撞作一团。此时的仡方骑着马也被困在象群中间,可任他怎样挥打手中的短鞭,马儿也只是不断的鸣叫止步不前,在原地跳来跳去躁动不止。他只得俯下身贴紧马背,以防摔落。

仡乔也被困在了象群中,在躁动的象群里来回穿梭,不停的躲避着,累的他气喘吁吁。他想不明白,自己的驯兽术为什么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越发的感觉无力了。看来要尽快找机会跳到仡方的马上。可散落一地的火苗刺激着象群躁动不安,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踏成肉饼。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