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后,你告诉我厨师最迪奥夏耀夏光翟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夏耀夏光翟)夏耀夏光翟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出狱后,你告诉我厨师最迪奥)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出狱后,你告诉我厨师最迪奥》,是以夏耀夏光翟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花猫1997”,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天?有个人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杆杆,我能翘起这片天。”“天又如何,他遮不住我的眼,埋不了我的心,断不了我的信念,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只要没死,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看看这天长啥样。”听到夏耀这话,老人怔怔的看了他一眼,眼里有火却瞬间熄灭,他知道的不少,所以他最能体会那种绝望。风卷起了酒瓶,一股清流灌入…

奇幻玄幻类型《出狱后,你告诉我厨师最迪奥》,现已上架,主角是夏耀夏光翟,作者“花猫1997”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天?有个人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杆杆,我能翘起这片天。”“天又如何,他遮不住我的眼,埋不了我的心,断不了我的信念,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只要没死,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看看这天长啥样。”听到夏耀这话,老人怔怔的看了他一眼,眼里有火却瞬间熄灭,他知道的不少,所以他最能体会那种绝望。风卷起了酒瓶,一股清流灌入…

第8章 若可陪你度过余生,不出去了 试读章节

老人的声音斩钉截铁,好似在说一个真理。

看着老人那坚定的眼神,仿佛有一座大山,夏耀有些喘不过气,用力的拽着拳头,目光如炬。

“出得去,当我想出去,我一定可以出去!!”

听着那言辞灼灼的话语,看着那坚定自信的眼神,老人的眼睛有些涣散,抿着干涩发裂的嘴唇,像一个婴儿一般无助的低着头喃喃的说道:“出不去的,天压着的……怎么可能出得去……”

夏耀看着老人这垂头丧气犹如丧家之犬的模样,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就这还高人?

咸鱼都还有勇气翻个身。

从怀里掏出一个黑黝的瓶子丢到老人的面前,自己也掏出一个瓶子咕噜噜的喝了起来,随即憨笑着说道。

“天?有个人曾经说过,给我一个杆杆,我能翘起这片天。”

“天又如何,他遮不住我的眼,埋不了我的心,断不了我的信念,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只要没死,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看看这天长啥样。”

听到夏耀这话,老人怔怔的看了他一眼,眼里有火却瞬间熄灭,他知道的不少,所以他最能体会那种绝望。

风卷起了酒瓶,一股清流灌入老人的咽喉。

“嘿,谢了小鬼,好久没尝酒味了,嗝……”

“听老夫一句,那个说是能翘起天的人绝对脑袋不好,以后少和他联系,容易失智。”

气氛回到最初,老人依旧漫不经心。

“老夫没骗你,咱这东西教不了,教了你也学不会,学会了你也不能像老夫这样,若是真能出去,凭你的天赋,也瞧不上老夫教的东西……”

“若是无用,学之何用?都关在这鬼地方,老夫也没必要藏着,毕竟这些东西老夫也不是光明正大学会的,哈哈……”

似乎想起来从前,老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缅怀,哈哈大笑起来。

夏耀有些不信,还有东西他学不会?开玩笑了不是?

“别不信,骗你作甚?”

“为什么?凭什么?理由呢?”

“理由就是……”

“哈哈哈……不可说……不敢说……也不能说……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想死,哪怕是现在这样吃点蛇虫鼠蚁和路过的废物。”

……

夏耀回去了,回到了他的港湾,紧紧的关着房间,躺在床上。

摸了摸怀里的一本古书,算是一顿酒肉换来的。

《千变万相》,老人说这是他最宝贵的了,比夏耀想知道的东西还要宝贵。

他知道夏耀想知道什么,那股风是什么?为什么双腿残疾的人老人会那么强?为什么只有他会被锁在那里?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他闭着眼睛的那一刻夏耀就知道他不会说,所以他走了,他也许会再来,但是不会再问了,除非有一天老人不怕死了。

但最可怕的就是哪怕是老人不怕死了也说不口……

而这古书,夏耀看不懂,夏耀识字,但就是看不懂,仿佛古书上蒙着一层雾。

但越是这样夏耀就越想知道。

“汪汪……”

“大孙,吃饭了……”

亲切的声音响起,夏耀嘴角带着一抹温馨的笑意。

“来了……”

未来的事儿未来再说,至少也要陪完木老头这一生。

……

夜明星空,那天边闪烁着淡紫色的光芒,木屋里,木老头看着嬉皮笑脸的夏耀粗糙的大手轻柔的抚摸着夏耀的脑袋,手有些颤抖。

“大孙长大了呢。”

宠溺的声音满是温情,眼神分外的慈祥。

夏耀有些茫然,随后眯着眼睛,嘴角上扬。

老人嘛,总是这样多愁善感。

“大孙啊,是咱对不起你……”

“木老头……”

“听咱说。”

木老头打断了夏耀的话,夏耀懂他,他也懂夏耀。

“咱犯了事,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个人手眼通天,咱斗不过他,哪怕咱是一个快埋进坟堆里的糟老头子,哪怕咱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咱死了也就死了,咱这一辈子什么没见过……”

“但是大孙啊,咱……咱对不起你啊,都是咱的错,咱没办法,你知道的,咱没办法。”

“这他娘该死的笼子,困住了咱大孙,咱大孙本来是人中龙凤,是可以成为那响当当的大人物的,都怪咱,咱出不去,大孙啊,咱们出不去啊。”

看着泪眼婆娑的木老头。

夏耀无言,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有很多的疑惑,但是木老头没说,他也就不想问了。

出不去,还是出不去……

想要安慰木老头,但夏耀却不知道说什么。

内心越发的有些烦闷,但是看着木老头,他眼里有悔、有恨、有不甘、有怨念,但更多是的愧疚,夏耀的烦闷瞬间消散。

看着木老头红润的双眼,露出洁白的大牙,夏耀毫不在意的轻轻说道:“没事,爷,咱有你和大黄,咱不出去了。”

木老头一把搂着夏耀的脖颈,声音有些哽咽。

大黄毫不在意的摇晃着脑袋和尾巴,匍匐在爷俩面前昏昏欲睡。

“大孙啊,爷也想你去看外面青山溪流,云烟雾海……”

听着躺在床上木老头的呢喃噫语,夏耀笑着摇了摇头。

囚笼就囚笼吧。

“关不住的啊……”

声音有些含糊。

……

“轰隆!”

忽然间,一声巨响响彻整个罪狱。

木屋摇晃!一阵无形的波纹荡漾,木屋外卷起了滚滚烟尘。

“发生了什么!”

“是地震吗?!”

“爷!大黄!爷!!出去,先出去!”

“大孙……大孙……”

“汪汪……”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0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am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