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直上(赵凡余小艾)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赵凡余小艾)扶摇直上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扶摇直上)

《扶摇直上》是由作者“春歌”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下班后赵凡抬头看了一眼天际,空中早已乌云密布。
一路小跑回到单位宿舍,赵凡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想着明天的工作流程,没多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赵凡醒来,依旧继续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因为赵凡为人老实工作诚恳,他保住了市委机关这个铁饭碗,并且在几年以后找到一个不错的女孩结婚,日子虽说平淡但也踏实。
眼一晃二十年…

《扶摇直上》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春歌”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赵凡余小艾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扶摇直上》内容介绍:”下班后赵凡抬头看了一眼天际,空中早已乌云密布。
一路小跑回到单位宿舍,赵凡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想着明天的工作流程,没多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赵凡醒来,依旧继续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因为赵凡为人老实工作诚恳,他保住了市委机关这个铁饭碗,并且在几年以后找到一个不错的女孩结婚,日子虽说平淡但也踏实。
眼一晃二十年…

第2章搏一个平步青云 试读章节

赵凡今年二十五岁,阳刚的外表,标准的身材,二十四岁大学毕业后以笔试第一,面试第二,综合成绩第一的成绩考入惜花市科室四科,本以为凭借优异的成绩会有一番作为,可这一年来干的都是些端茶递水的活儿。

当然,就算是这样的活儿,普通人削尖了脑袋也钻不进来,毕竟这里孕育着无穷的机遇,万一哪天运气来了被某位领导看重,那么一生的命运都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凡的这个名额原本是为另一个人留的,但因为他的成绩太好硬生生挤掉了那个竞争者,所以这一年来经常被科室一把手打压,苦差事麻烦事都会第一时间考虑他,当然这对赵凡来说并没有什么,只要能保住这个铁饭碗就成。

“这天估计要下雨。”下班后赵凡抬头看了一眼天际,空中早已乌云密布。

一路小跑回到单位宿舍,赵凡洗过澡后躺在床上想着明天的工作流程,没多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赵凡醒来,依旧继续着千篇一律的工作,因为赵凡为人老实工作诚恳,他保住了市委机关这个铁饭碗,并且在几年以后找到一个不错的女孩结婚,日子虽说平淡但也踏实。

眼一晃二十年过去,赵凡因为没有背景没有后台,依旧是一名小科员,但加上妻子的收入,供儿子上大学也勉强够了……

“轰隆隆!”

突然,雷声炸响,震耳欲聋,赵凡猛然震开眼睛。

“做了个梦啊,还真是平凡的一生。”从梦中惊醒的赵凡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里叹息,虽说只是个梦,但和现实也相差无几了,对官场而言,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想往上走一步无异于登天。

看了一下窗户没有关严实,滴答滴答的水声从阳台传来,赵凡连忙下床,刚把窗户关好,口袋里面的手机传来震动,提示收到一条短信。

“云州省气象台发布橙色暴雨警告,惜花,大荆,乐清……等九个市将出现持续强降雨天气,惜花市市委组织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市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高度重视,积极投入到抗洪救灾的工作中来……”

短信刚看完,手机铃声接着想起来,四科副科长打来电话,吩咐赵凡明早八点之前赶到市委大院参加市委防洪动员会议。

暴雨下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果然不出赵凡所料,会议结束后,科室拟定了科部的抽调名单,赵凡是新人,又没有什么背景,而且受到科部一把手的“特意关照”,自然不可避免的被安排了参加一线抗洪救灾,而且前线传来消息急需人手,要立即前往溪江镇。

溪江镇位于惜花市西北角地区,位置比较偏远,是所有增援小组中任务最艰难的一个,不仅险情严重,而且交通诸多不便,很多地方都是泥巴路,尤其暴雨天更是坑坑洼洼。

一路上弯路又多,泥泞不堪,同车的一个女同事忍不住颠簸之苦捧着塑料袋苦胆都差点儿吐出来了,还好赵凡有所准备,来之前在药店买了晕车药,现在正好派上用场,拆了一盒后递了一颗给这个单位唯一没有结婚而且长相不错的女同事。

知道赵凡有晕车药,陆续有人过来借一两粒,甚至车队在中途太停了几分钟,前面带队的领导也晕车过来讨了药。

这一次带队的小组组长是秘书部的秘书长冯辉,这个人在惜花市很有名气,行事向来雷厉风行,而且不畏强权,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得罪了不少人,否则的话,据说前两年就有机会往上挪一挪了。

溪江镇是冯辉的故乡,所以这一次是他主动请缨来溪江镇增援抗洪。

来到西江镇后,冯秘书长命令以最快的时间赶到抗洪前线,众人在地势较高的临时据点草草吃了个饭便赶往灾情最严重的溪江大坝。

这一行人有十来个,由于暴雨太大,目光所及之处也就十来米,赵凡很低调的跟在冯秘书长身后,能来到这种恶劣环境的大多都是一些没有后台背景的同事。

等上了溪江大坝,赵凡才体会到在这种天灾面前人类的渺小和生命的脆弱,肆意的洪水夹杂着折断的树枝和碎砂石从上游奔腾而下,不断地冲击着溪江大坝,波涛汹涌,排山倒海,怒浪滔天!

冯辉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身边站着的是溪江镇的镇长,大雨已经将所有人淋湿,这种级别的暴雨,雨伞已经丝毫没有用武之地,一把推开镇长递过来的雨衣,冯辉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大声的道:“之前决堤的口气堵上了吗?还有,百姓都安全撤离了吗?有没有伤亡情况?”

镇长连忙点了点头,凝重的道:“都堵上了,不过效果不大,水位一直在上涨,如果降雨量持续增加,恐怕还会决堤,百姓都已经疏散撤离,暂时没有伤亡消息传来,但是很多乡亲不愿意离开……”

这溪江镇每年都是洪灾重点防范区,若是出现特大洪灾,比如今年这样的,市里为了保全大局便会放弃溪江镇,此刻随行的工作人员已经在那边展开疏散人群的工作,但是谁又愿意离开自己住了一辈子的地方呢?

赵凡跟在冯秘书长的身后,看着下方已经被差不多淹没了一半的溪江镇,不少鸡鸭牛羊,锅碗瓢盆漂浮在水中,多少百姓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家园,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又看了一眼怒浪滔天的溪江,冯辉大声道:“走,去给乡亲们做思想工作,一家一户的说服,实在不行的话我会通知军队强行疏散,比起家园,生命更加重要,活着才有希望,才能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随后一行人跟在冯秘书长后面朝大坝中间走去,不少人正在扛沙包,打木桩,以防洪水灌入下方,因为不少良田已经被淹没,那是百姓未来一年的口粮啊!

镇长一边走一边道:“现在我们已经调动了所有青年劳动力,下面那么多农作物,能救多少是多少了,但愿能快点雨过天晴。”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嘈杂声,听上去特别混乱。

“怎么回事?”冯秘书长凝眉问道。

镇长无奈的道:“秘书长,百姓不愿意疏散,可能已经闹上大坝了。”

冯秘书长叹了口气,快步迎着暴雨走了过去。

近了才看见不少村民情绪激动,大声和随行人员争执,七嘴八舌,场面混乱。

“乡亲们请听我说几句!”镇长连忙大声喊了一句:“我是溪江镇的镇长,我身边这位是惜花市市委秘书长,他代表市委来看望你们,大家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

所有人都湿透了,当然,秘书长都没有穿雨衣,赵凡他们这些随行人员自然也不会穿,你可以庸庸碌碌没有作为,但是如果你让领导看你不顺眼,那就是你自己不会察言观色了,丢了铁饭碗也怨不得别人。

赵凡心里叹了口气,科部的一把手还真记仇啊,特意关照他来这种地方,此刻内-裤都湿透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地方是干的。

旁边的女同事此刻也是浑身湿透,隐约能够看到白衬衣下面的黑色胸-罩,但此时此刻赵凡也没有心思欣赏这些了。

就在这时,冯辉迎着暴雨走上前去,他声音洪亮,很有穿透力,掷地有声道:“乡亲们,我是惜花市秘书部的秘书长冯辉,这西江镇不仅是你们的家园,也是我的家园。”

“我知道你们不愿意离开,但这是天灾,我们抗拒不了,现在让你们撤离是为了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

“我可以代表政府向你们保证,等洪灾过去,政府保证一定会帮助你们重建家园!”

看着这一张张绝望的脸,冯辉能体会他们的心情,溪江镇是他的老家,当初他从这里走出去,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地步,本可以调往省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是他选择来到了惜花市,因为这西江镇是他的一块心病。

他曾多次向上级提出要重新梳理溪江,增高大坝,但是每一次都无功而返,毕竟这是一项大工程,一旦启动就需要上亿的资金运作,上级领导一推再推总是说考虑考虑,现在看着这些天灾中的受难者,冯辉的心里在滴血!

“是冯秘书长,我们溪江镇走出去的大人物!”

“那又怎么样?离开了溪江镇,我们又能去哪儿?”

“我不走!家里的鸡鸭牛羊还没有救出来,那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了,要是全部淹死了,我这条老命也不要了!”

“……”

不少人捶胸顿足,情绪激动,场面特别混乱,足足有上百人在大声嚷嚷,事态越来越严重,不仅动摇军心,还会影响加固堤坝的工程进度。

“冯秘书长,您是溪江镇走出去的官,也是我们的亲人,帮帮我们吧!”

“是啊帮帮我们吧,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救出来,我们一定听从组织的安排。”

“……”

那一张张绝望的脸,恳求的梗咽让冯辉的心都快碎了,尤其是一个老者直接在远处给他跪下磕头,紧接着就是第二个,第三个。

这一幕让赵凡心酸,这些百姓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要这么惩罚他们?

冯辉当机立断,连忙脱离了队伍快速走到老者面前弯下腰将老者扶起,随行的人员也连忙有样学样的走上去扶起那些下跪的百姓,就在这时冯辉头皮发麻,汗毛直立,腰侧传来一股很大的力量,狠狠地推了他一把!

由于场面比较混乱,人群拥挤,而且暴雨倾盆,冯辉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踉跄,瞬间摔倒在泥泞不堪的大坝上,刚想爬起来谁知道脚下一滑,顺着堤坝往下滑。

“糟了,秘书长掉进溪江了!”

“天呐出大事了,这可怎么办?”

“……”

风雨交加,怒浪滔天,溪江早已没有了平时天晴的清澈与宁静,而是露出了獠牙,水底暗流汹涌,浪花翻腾,冯辉才刚落水便被吞噬,几秒钟的时间而已,他已经被冲出去七八米。

冯辉会游泳,但这不是温柔的泳池,而是怒浪滔天的溪江,他刚用力游了两下,小腿传来剧烈的疼很痛,竟然抽筋了!

身上的衣服越来越重,如同蜘蛛网般将他越缠越紧,冯辉想要呼吸,但浑浊的江水源源不断的灌入他的口鼻,呛得他几乎昏过去。

自己恐怕难逃此劫了,冯辉恐惧了,面对死亡,谁能泰然处之?

“赶紧救人啊!”

镇长焦躁的在大坝上大喊,一时间周围没人敢吭声,看着那怒浪滔天的溪江,谁敢跳进去,那不是找死吗?

“我来!”这个时候,赵凡站了出来,一边脱掉衣服裤子,一边对镇长大声道:“通知捕捞队,要快!”

从冯秘书长掉落溪江到现在,其实也不过十几秒的功夫,赵凡已经当机立断,因为他的胸腔里面燃烧起了一把火。

他想起昨夜的那个梦,确切的说那不是一个梦,那是一面镜子,他从镜子里面大概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平凡的一生,那样碌碌无为的老去。

他知道自己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想要往上走一步的话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但是眼前就有一个机会,他知道跳水救人的结局很可能九死一生,但是有些事情,凶险往往伴随着机遇,不是吗?

对赵凡而言,这是一次机遇,他不甘平凡,不愿像梦里那样庸庸碌碌的走完一辈子,所以他决定要用自己的性命去搏一个平步青云!

这很疯狂,不是吗?

要知道在这种湍急的洪流之中,自身难保还要去救人无疑是痴人说梦,可赵凡就这么做了,而且毫不犹豫!

“噗通!”

赵凡助跑了两步纵身跳了下去,瞬间阴冷的寒意让他头皮发麻,他深吸了一口气,顺着水势快速朝下游赶去。

赵凡之所以敢下水,最大的依仗还他在大学时代参加过学校游泳队,还在大赛中获得过不错的名次,这是他的三个业余爱好之一。

可惜想象太丰-满,现实太骨-感,才游了四五米赵凡就后悔了,暗流太汹涌,人力太渺小,唯有随波逐流才有一线生机,若是与怒浪博弈,结局肯定被吞噬。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赵凡已经没有了退路,既然脑袋热下了水,那么如今只有破釜沉舟,勇往直前了,看了一下,冯辉就在下游七八米的地方挣扎,不时的被怒浪拍入水中,看来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虽然时间不长,但赵凡已经喝了好几口浑浊的江水,这和游泳比赛简直是天差地别,靠近冯辉的时候,赵凡几乎已经脱力,而且冯辉也快不行了,几乎快要沉入水中。

赵凡换成仰泳姿势,一只手抱住冯辉的腰,一只手托着他的下巴浮出水面奋力超岸边游过去。

听着岸上传来惊喜的欢呼声,赵凡却高兴不起来,就这一小段距离,他已经喝了好多口水,而且感觉身上的力气一点点的消失,几乎快要撑不住了。

赵凡咬着牙缓缓超岸边移动,此刻的冯辉已经失去意识,需要尽快上岸抢救,八米,七米,六米……没有人能够体会在洪流中救人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一刻赵凡甚至觉得自己恐怕游不过去了。

“接着!”

这时候镇长抛出一根绳子,赵凡眼疾手快抓到了手中,这大概就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吧,很快赵凡和冯辉被缓缓拉到了岸边。

得救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5:4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pm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