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养我吗?(你可以养我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你可以养我吗?)你可以养我吗?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你可以养我吗?)

小说《你可以养我吗?,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小熊猫”,主要人物有薛琬陆笙,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她认定了陆笙喜欢杨若菲,故意提醒他杨若菲现在没有名分,就只能当小三的事实。陆笙墨色眸子暗藏着的波涛汹涌,来回翻卷着,没人看得出他的惊涛骇浪,只听他缓缓启唇:“薛琬,离婚,我不答应,你也别白费心机的拿协议书给我,我永远都不会签。”薛琬闻言,气得胸口发闷,他不是喜欢杨若菲,怎么会不同意离婚。她按下烦躁…

很多朋友很喜欢《你可以养我吗?》这部小说推荐风格作品,它其实是“小熊猫”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你可以养我吗?》内容概括:”她认定了陆笙喜欢杨若菲,故意提醒他杨若菲现在没有名分,就只能当小三的事实。陆笙墨色眸子暗藏着的波涛汹涌,来回翻卷着,没人看得出他的惊涛骇浪,只听他缓缓启唇:“薛琬,离婚,我不答应,你也别白费心机的拿协议书给我,我永远都不会签。”薛琬闻言,气得胸口发闷,他不是喜欢杨若菲,怎么会不同意离婚。她按下烦躁…

第十二章给你外面的女人让道 试读章节

薛琬微微勾起唇角,清凉的笑了笑:“我为什么要解释,也没有义务告诉你我在做的事情,我们之前四年都互不干扰,为何你回来后要处处管我。”

“因为我们是夫妻!”陆笙脱口而出,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抗拒。

薛琬愣怔了一会儿,没想到陆笙会这么说。她很快回过神来:“陆笙,既然说到这个,我给你的建议是尽快把离婚协议书签了,既然之前四年我们都没有关系,那么以后也还是这样,谁也不干扰谁,我这不也是在给你和杨若菲让道么,不然她可名不正言不顺的。”

她认定了陆笙喜欢杨若菲,故意提醒他杨若菲现在没有名分,就只能当小三的事实。

陆笙墨色眸子暗藏着的波涛汹涌,来回翻卷着,没人看得出他的惊涛骇浪,只听他缓缓启唇:“薛琬,离婚,我不答应,你也别白费心机的拿协议书给我,我永远都不会签。”

薛琬闻言,气得胸口发闷,他不是喜欢杨若菲,怎么会不同意离婚。

她按下烦躁,用近乎冷情的冰冷声音说道:“很好,既然离不了婚,我们就分居,你应该很清楚我并不想和你在一起,分居几年之后,你如果觉得这纸婚姻还有意义,那么我无话可说。”

清冷的话横亘在两人面前,一时之间,两人都没再开口。

陆笙不知道,薛琬一只手在座位底下早已紧紧的捏成了拳头,松开又攥紧,反反复复,仿佛在给自己灌注力量。

良久,陆笙终于抑制不住眼底波动的骇浪,暗自压下怒气,冷静的开口:“薛琬,明明是你先对不起我,为什么你还如此理直气壮,反而像是我做错了事。”

薛琬盯着陆笙墨色的眸看了很久,清透的眼眸闪过无数种情绪,她不动声色的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当然是我对不起你,所以,我更应该补偿你,陆笙,我现在不就是给你机会踢开我,好和杨若菲在一起么。如果你签了协议,媒体怎么报道我都没关系,你大可以放话是因为我对不起你才离的婚。”语气平稳的说出这段话,薛琬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陆笙太阳穴青筋暴露,手里攥成拳头朝桌子砸了一拳。

砰地一声,在安静的咖啡厅里引起了一定的动静。

薛琬淡淡道:“我已经把话挑明了,决定权在你手里,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完,她拿起手提包离开座位,快速转身朝门口走去。

陆笙沉浸在怒火滔天的情绪里,也不知道薛琬在转身的一瞬间,终于控制不住的鼻子泛酸,眼角发红起来。

等到推开了咖啡厅的大门,她的眼泪才敢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落,喉头哽咽着,像是被东西堵住了嗓子一样的难受。

陆笙看着薛琬离开的决绝背影,眸底越发晦暗,脸色凝重得如严冬的料峭寒冰。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陆笙垂下眼眸接了电话:“喂。”

“陆笙啊,你回家一趟,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听筒那头是陆镇雄的声音,话一说完,他便挂断了电话,不给陆笙询问的机会。

陆笙皱了皱眉,无可奈何的起身,驱车往家里的别墅驶去。

陆家别墅。

“爸,什么事这么急把我叫回来。”

客厅里,陆笙把自己的外套交给迎上前的佣人,一边来到陆镇雄旁边的沙发坐下。

陆镇雄背对着陆笙,双手背在后面,此刻才缓缓转过来,盯着陆笙看到:“我听说,那个女人早上到公司找你了?”

陆镇雄年过五十,头发茂盛但是却添了不少银丝,眼角的皱纹让他看起来有着长者该有的一股威严。

“嗯,来了。”陆笙淡淡的应道,其实在回来的路上,他就猜到或许会和这件事有关。

“简直不像话!在国外的时候我管不了你,既然回国,怎么还和那个女人藕断丝连,还让她到公司里来闹,给你母亲丢尽了脸面!”

“爸,你讲讲道理,是妈一直闹,若菲什么都没有做!”陆笙受不了自己的父亲乱冤枉杨若菲。

“放肆,你就该和那个杨若菲断了联系,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妻子是谁,你眼里还有我们这些长辈,这个家吗?”陆镇雄高声呵斥道。

“呵呵,我不明白,我才是你们的儿子,明明是薛琬抛弃了我,你们却都向着她,她有哪里好让你们如此护着?就算我在外面有女人,她对不起我也是铁定的事实!”

陆笙腾的站了起来,俊朗的面容因为怒火而扭曲着,吼出来的话在空旷的客厅里回荡着。

“啪!”

来不及闪躲,陆笙硬生生受了陆镇雄闪过来的一个耳光,被这巨大的冲力逼得朝后退了两步。他蓦地睁大墨色的眸子,看向自己的父亲。

这么多年了,陆镇雄从来没有打过他,这是第一次。

“我不管你和那个女人怎么样,你的妻子是薛琬,你给我好好和琬儿过日子,把外面该断的都断了,听到没有!”陆镇雄喝道。

“二十多年,您从来没有打过我,今天你为了薛琬竟然打自己的儿子,到底哪个才是外人?!”陆笙冷笑不已,大步跨过客厅,拿起外套就往外走去,“哐”的一声摔上了门。

陆镇雄头疼的揉了揉额头,无力的坐了下来。

藏在楼上的林菀之这时快步走了下来,刚刚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你呀你呀,好好地说话怎么就动起手来了,你让孩子怎么想,你可从来没打过他啊。”林菀之语气里满是责怪。

“你没看到那个不孝子,家里有琬儿这么好的老婆不要,非要亲近那个杨若菲,我不教训他一下,他就找不着北了!”陆镇雄瞪着双眼斥道。

“好了好了,人都已经被你气跑了,就别再说了。”

林菀之拿过起座机的话筒,给陆笙拨了电话过去,“嘟……嘟……”电话线那头全是忙音。

“这下好了,儿子连电话都不接了。”她深深的叹了口气。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4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