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尽一生去爱你小说(岑兮封曜)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穷尽一生去爱你)岑兮封曜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穷尽一生去爱你)

《穷尽一生去爱你》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岑兮封曜,《穷尽一生去爱你》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怎么又是你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知道我很赶时间吗?”她看着那远去的计程车留下的烟尾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再看傅靳洲的时候就恨不得在他笑嘻嘻的脸上揍两拳。“急什么啊,不就是车吗,说吧去哪儿我送你!”他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冲岑兮微微一笑。因为实在是赶时间所以岑兮就不想跟这个男人理论了,他看上去比她有钱所…

《穷尽一生去爱你》,以岑兮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岑兮”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怎么又是你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知道我很赶时间吗?”她看着那远去的计程车留下的烟尾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再看傅靳洲的时候就恨不得在他笑嘻嘻的脸上揍两拳。“急什么啊,不就是车吗,说吧去哪儿我送你!”他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冲岑兮微微一笑。因为实在是赶时间所以岑兮就不想跟这个男人理论了,他看上去比她有钱所…

第九章:是去约会还是开房 试读章节

岑兮从会所里出来的匆忙这才想起来自己忘了带车钥匙,她脚下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无奈的站在路边打计程车,可是今晚每个司机好像生意都特别好,不是满座就是包车。

她站在路边一边挥手拦车一边着急的看着腕上的手表,一想到母亲告诉她岑远又进了急救室她就心急如焚,岑远今年才七岁,是岑母老来得子可谁料到这个七岁大的孩子居然有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一个本该在学校和小朋友们玩耍学习的孩子却要常常住院接受化疗的痛苦。

好不容易等来一辆计程车开了过来,看样子好像是空的,岑兮心中一喜连忙招手示意他停下来。

可就在司机缓缓停车的时候身后突然多出来一个男人,抓住了她的手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对司机和煦一笑,“抱歉,我们已经有人送了!”

然后岑兮就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等到了计程车再次与自己擦肩而过了,她咬了下唇水眸里绞着一丝怒气,回头就看到了傅靳洲那张硬朗的俊脸。

“怎么又是你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知道我很赶时间吗?”

她看着那远去的计程车留下的烟尾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再看傅靳洲的时候就恨不得在他笑嘻嘻的脸上揍两拳。

“急什么啊,不就是车吗,说吧去哪儿我送你!”

他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冲岑兮微微一笑。

因为实在是赶时间所以岑兮就不想跟这个男人理论了,他看上去比她有钱所以劫财应该是不存在的,那万一劫色呢,岑兮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了毕竟论外貌这个男人和封曜一样都是上等品,她不吃亏。

“你该不会在犹豫我是劫财的还是劫色的吧?”

傅靳洲一手托着下巴一边挑眉打量着女人思虑的模样,这个女人还真是越看越可爱,他嘴角勾着的弧度越来越深。

岑兮恼怒的瞪了他一眼,杏眼睁的大大,这个男人是会读心术吗连这个也猜到了?

她伸手将黏在嘴角的发丝顺到耳后白了男人一眼,“我又不认识你当然要对你留一个心眼了,谁知道你西装革履的外表下是不是个衣冠禽兽?”

衣冠禽兽,嗯,这骂人都骂的这么好听他喜欢。

岑兮看着男人一副享受的模样不禁恶寒,然后在他小腿上踹了一脚,“喂,你还走不走啊?”

傅靳洲笑了笑刚想拉着岑兮说走的时候他们身后就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磁音,有些讥讽。

“这么急着走是去偷情还是开房啊?”

这有区别吗?

闻言,两个人齐刷刷回头看到了封曜那张如妖孽般绝美又冷冽的容颜,他从酒店门口走来,背后是一片灯火阑珊,他逆光走来高大颀长的身影在地上被拉的老长老长,他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清冷的脸上勾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为这黑夜增添了些诡异。

看到封曜的那一刻岑兮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秀眉皱了皱,有些伤神这个男人怎么也来了?

傅靳洲看见封曜来了不仅没有松开人家老婆反而一把握住了岑兮的手,以同样强大不屈的气势回应男人,“小兮说有急事我送她过去,不过封总怎么也出来了,这会宴会该结束了吧你不是应该送你的女伴回家或者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吗?”

就这一句话让岑兮看清了傅靳洲这个人,看来他也是个毒舌。

可是你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动脚的?

岑兮不安的在傅靳洲身边挣扎,傅靳洲的手却越握得紧,两个人到最后甚至用眼睛互相瞪了起来,当然这在封曜看来他们俩这是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

他西装下的肌肉紧绷,呼吸凝重起来,坚毅的下巴抿成一条直线,阴鸷的黑眸凝视着面前这一男一女他恨不得掐死他们。

“看够了吗,看够了的话就给我过来!”

他厉声一喝,面色比着黑夜给要阴沉的多,岑兮立刻就和傅靳洲保持了距离,正当她硬着头皮往回走时手腕被一股力道控制了,然后狠狠一拉她就栽到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上。

还没来得及揉揉自己的鼻子头顶上就传来男人的暴喝声。

“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回去再跟你好好算账!”

说着封曜就粗鲁的拉扯着女人将她一把塞进了自己的车里,自己再坐进了驾驶室里。

周身的气息冷的如同寒冬飞雪。

“去哪?”

听着他要吃人的眼神岑兮也不敢看他,“仁和医院,我妈说远远他进急救室了。”

封曜冰冷的目光扫了她一眼,没再说话,他刚要发动车子的时候突然前面多出来一个人影。

该死的,封曜紧绷着面部的肌肉压着心里怒火摇下了车窗。

“傅总,麻烦你让让,我小舅子还在急救室等着我们呢!”

一句话将三个人之间的关系点明的清清楚楚,言外之意人家的家务事你一个外人不要多管闲事。

傅靳洲吃了瘪也不再固执,他朝车里的女人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动了动唇,无声的说了三个字。

哪三个字岑兮也不知道,但是她可以感觉到身边的男人已经忍耐到极点了。

“嗖”的一声,岑兮还没准备好黑色的劳斯莱斯就如同猎豹般疾驰了出去,马达声在公路上轰鸣而过。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1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