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青山小说(应如是许青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与青山)应如是许青山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与青山)

现代言情小说《与青山》,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应如是许青山,作者“雾于山涧起”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是她们私下封的“帅哥宿舍。”“你们准备去哪?”苏阮见章景琛也在,红着脸问道。“出去聚餐,”他取下自己的围巾给苏阮围上,揉揉对方的脑袋,“最近降温了,下次出门要记得多穿点。”“知道啦…

很多朋友很喜欢《与青山》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雾于山涧起”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与青山》内容概括:是她们私下封的“帅哥宿舍。”“你们准备去哪?”苏阮见章景琛也在,红着脸问道。“出去聚餐,”他取下自己的围巾给苏阮围上,揉揉对方的脑袋,“最近降温了,下次出门要记得多穿点。”“知道啦…

第5章 生日礼物 试读章节

人大概都是恋旧的,军训的时候大家骂骂咧咧,但结束的时候又有些不舍,哭成一片。

不过应如是和苏阮明显不在其中,她俩都不怎么喜欢晒太阳,只想快点开课,舒舒服服坐在教室里:“下星期就是你的生日了,准备怎么过?”

“没想好呢。”这是第一次过生日的时候身边没有家人的陪伴,应如是有些迷茫。

“谁生日?”身后忽然传来有些杂乱的脚步和说话声,两人下意识回头。

是她们私下封的“帅哥宿舍。”

“你们准备去哪?”苏阮见章景琛也在,红着脸问道。

“出去聚餐,”他取下自己的围巾给苏阮围上,揉揉对方的脑袋,“最近降温了,下次出门要记得多穿点。”

“知道啦。”

身边的男生们开始起哄,其中一个比章景琛矮一点的打趣道:“本来我还想追苏阮同学的,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

“确实没有,”章景琛在他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我和苏阮高中就是同学,我比你早来三年。”

“可恶啊!”男生苦恼,真心有,玩笑也是。

“那你们呢?”许青山一直没说话。

“去后门的超市买点东西。”应如是答,“学校的超市太黑了。”

他点点头,又问:“要买的东西多吗?”

“还好啦,不多。就是一些生活用品和女孩子喜欢的小零食。”

“那我们先走了,跟别的寝室约好了,迟到不太好。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打电话给我们。”章景琛朝苏阮笑道,“注意安全。”

“知道了。”

看着几人叽叽喳喳地走远,应如是松了一口气,面对许青山,她总有几分不清不楚的别扭。

学校后门是美食城,超市在小吃街和菜市场中间。

“酥酥,你俩什么个情况?”应如是有些不解,明明是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偏偏还说不是在处对象。

苏阮没再开玩笑敷衍:“小柿子,你觉得两个互相喜欢的人,在一起了、结婚了还会像以前一样吗?”

“大概吧。”应如是觉得会,因为她的爸爸妈妈就是。

苏阮摇摇头:“小柿子,那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相爱的人婚后相看两生厌,他们互相指责、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对方。

正因为他们对彼此很熟悉,知道刀往哪里扎最疼。”

应如是怔怔地看向她。

“我爸爸妈妈就是其中之一,”苏阮毫不避讳,“我小的时候,他们还很相爱。”

她指了指围巾:“像这样的举动比比皆是。

起床的早安吻、出门前爱的抱抱、回家时带一束花……我知道他们相爱过,但后来扔盘子、扯头发、破口大骂的也是他们。

我怕我也会变成那样的人。

我很喜欢章景琛,可是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是那个幸运儿。

我的身上流淌着他们的血液,但我无法忍受自己成为他们那样的大人,所以我想让他自己放弃。”

“这不是你的错。”应如是紧紧握住她的手。

刚开始时候我不理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如既往又小心翼翼地对我好,以为是他自己做错了什么。

高中的时候每天给我带早点、给我接好热水、体育课给我带小风扇……

后来我想着,要不就这样吧,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就放弃了。”

“他坚持下来了。”

“对呀,”苏阮抬头看着蓝天,“我冷了他两年,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他好可怜。

小柿子,有人说喜欢一个人,会觉得他很可怜,而且他那么可怜还是因为我。

一个大男生像委屈巴巴的金毛,我就觉得他更可怜了,我的性格太过恶劣,好像一直在折磨他。”

“笨死了你们。”应如是掐掐她的脸颊,“管他以后会怎样呢,大不了过不下去了就分开。不爱了也可以很体面,分开了还是最了解彼此的好友,偶尔一起喝喝下午茶、聊聊烦心事。”

苏阮有些惊讶,她看得倒是很开。

“我堂姐在我小的时候就总告诉我‘小柿子,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我觉得她说的对。”

那位堂姐苏阮也见过,脸上总带着温柔的笑容,刚开学的时候还请她们寝室的同学们一起吃饭了。

买完东西回到寝室已经八点了。

“许青山。”从卫生间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苏阮企鹅收到一条好友请求。

“有事吗?”她其实已经猜到对方想干什么了。

“打扰了,我就是想问一下,你们下午聊的是应如是生日快到了吗?我问了章景琛,他说不是你的。”

“你喜欢我们家小柿子吗?”

“小柿子?如果你说的是应如是,那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算你诚恳,下周周五。”

“你们想好怎么过了吗?”

“没有,小柿子还在纠结。”

“有什么想法麻烦通知我一声,谢谢了。”

“好。”

舍长唉声叹气地走了进来:“好烦啊,我真是服了。”

“怎么啦?”

“刚刚宿管通知我们轮流打扫公共区域,你们知道她怎么安排的吗?她给我们班安排了三楼到五楼右侧的楼梯!”

“离谱。”

“可不是嘛,我们住二楼,她怎么不给我们安排一二层的。”

“没事啦,大家一起去就行,不用多久就能搞定。”林意萌看得挺开,“还是想想柿子生日怎么过。”

“我们会先去清源吃饭,定了蛋糕,晚上带着去月下溪唱歌的时候切。”汇集全寝智慧的方案敲定下来之后,苏阮第一时间通知了许青山。

“OK,非常感谢。”许青山露出笑容。

“问到了?”周烨看他在那傻笑,好奇问道。

“嗯呢。”

听到他的回答,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去哪啊?我们能去吗?”

“你去干嘛?”许青山皱起眉,“苏阮不能想,应如是也不能想。”

“哎哟哥哥,不惦记你们的苏阮、应如是,她们寝室不是还有别的妹子嘛?那个叫什么萌的就很好,也给哥们搭个线呗。”周烨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别装。”许青山毫不犹豫拆穿他。

“哥哥~你们就带上人家嘛~”

“带上嘛带上嘛~”其他人也开始起哄。

“我得问问。”这群孙子真难搞。

两分钟后。

“同意了,”许青山转达,“不过人家过生日,你们怎么说也得表示表示,可别空着手去给你们爷爷丢脸。”

“你看哥几个是那种小气吧啦的抠搜男吗?”

最终,应如是的生日聚会变成了女寝211和男寝507的联谊晚会。

“真好啊,到时候能有好多年轻的肉体。”林意萌感叹。

舍长江雨笑骂:“你好像个变态啊。”

“小~雨~给姐姐摸摸!”她凑到江雨身前,江雨一个闪身,拿起吹风机下楼吹头发去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0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