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追妻日常(赵时玉郑砚)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摄政王追妻日常)摄政王追妻日常免费阅读全文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摄政王追妻日常)

《摄政王追妻日常》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赵时玉郑砚,《摄政王追妻日常》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几辆马车停在门口,一个个小厮忙着往车上搬运东西。赵时玉陪在母亲身边,看着这个她醒来后居住了两个多月的家。一切收拾完毕后,赵毅中走到她们母女身边,说是可以启程了。两个月前,在洪灾差不多治理好后郑砚便匆匆离开了浙州,听说是宫中出现了些乱子…

以古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摄政王追妻日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月出惊山”大大创作,赵时玉郑砚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几辆马车停在门口,一个个小厮忙着往车上搬运东西。赵时玉陪在母亲身边,看着这个她醒来后居住了两个多月的家。一切收拾完毕后,赵毅中走到她们母女身边,说是可以启程了。两个月前,在洪灾差不多治理好后郑砚便匆匆离开了浙州,听说是宫中出现了些乱子…

第6章 来京 试读章节

时值十月,天气已经微微有些泛寒。

距浙州洪灾已过去两个月的时间,在赵知府与摄政王的共同治理下,浙州恢复得很快。街道上小贩吆喝声,杂耍表演观众喝彩声不绝于耳,已有往日繁荣之感。

今日,知府府也有些嘈杂。几辆马车停在门口,一个个小厮忙着往车上搬运东西。赵时玉陪在母亲身边,看着这个她醒来后居住了两个多月的家。

一切收拾完毕后,赵毅中走到她们母女身边,说是可以启程了。

两个月前,在洪灾差不多治理好后郑砚便匆匆离开了浙州,听说是宫中出现了些乱子。他离开不久,赵毅中就接到了升官的圣旨,由浙州知府右迁为正五品礼部郎中,十月进京任职。

赵时玉随着母亲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车内很宽敞,座位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毯子,中央小桌上摆着茶水点心。

马车行驶在浙州街道时,还有许多民众站在路旁相送,足以显现赵毅中作为当地父母官的清廉得民心。

马车缓缓行驶在官道上,赵时玉拨开帘子,有些好奇的瞧着窗外的景色。

自从她醒来便遇到了洪灾,也没有机会外出游玩,如今瞧着什么都有些新奇。十月的天已经有些凉意,一阵风吹来,惹得赵时玉打了个喷嚏。

江沁赶忙让她放下帘子坐正身体。

赵时玉有些无聊,去问江沁:”阿娘,我们这次去京城是不是可以见到哥哥了?哥哥能认出我来吗?”

赵时玉有一个哥哥,比她大了五岁,如今在京中任职,江沁有时会跟赵时玉提起他。

“当然,你哥哥啊可关心你了,小时候他想跟你玩,但是你不理他,他还偷偷哭鼻子呢!”江沁笑着,毫不留情的将儿子的糗事讲给他的小妹妹。

赵时玉也笑了,母亲的话稍稍安抚了她要见到哥哥的紧张。

去京城的路上很顺利,浙州毗邻京城,马车在官道行驶仅用了大概六天时间。

第六天一早,他们便到了赵时玉的哥哥赵陆英的府上。

刚拨开车帘走出车厢,正打算走下马车的时候,低头还没有看清马车台阶,赵时玉就被一个男子抱了起来。

赵时玉被吓得小声叫了一声,就听身后的江沁笑着说:”杳杳,这就是你哥哥了,陆英,小心点,别摔了妹妹。”

赵陆英大概是非常开心,一直在笑着,被抱着的赵时玉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肩膀宽阔,让她觉得很稳很安心。

“娘,杳杳这么轻,您还怕儿子摔了她?”赵陆英笑着对母亲说。

赵陆英身边站着一群丫鬟小厮,路上时不时也有行人路过,虽是兄妹,可这样一直抱着被这么多人看着终归不妥。

江沁笑着让赵陆英把赵时玉放了下来。

赵陆英依言将赵时玉放下,她这才看到他的长相。

儿子像娘,江沁是个美人,赵陆英自然长得也不差。看起来温文尔雅,如果没有刚刚将赵时玉一把抱起,她一定会觉得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书生。

“杳杳,怎么不叫哥哥?快,叫一声让哥哥听听。”赵陆英声音透露着一丝激动与忐忑。

之前没有和会说话正常的妹妹相处过,刚刚第一次见面十分激动就冲上去把人抱了起来,此时冷静下来却不知道妹妹怎么想,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妹妹相处。

“哥哥。”赵时玉非常听话的叫人。

听到这一句”哥哥”,赵陆英直接红了眼眶,十五年了,他的妹妹终于和别的小娘子一样会说话会表达会叫人了。

江沁见了,也有些动容。最终是赵毅中带着搬着行李的小厮走过来,让赵陆英带着他们进去。

路上,赵陆英似是突然想起事情来:”对了杳杳,之前摄政王前往浙州治理洪灾你们是不是见过?前几日下朝时他居然跟我提到了你。”

赵时玉和赵毅中江沁具是一惊,没等赵时玉开口,江沁:”当时摄政王暂居在我们府上,杳杳自然是与他见过的。”

赵时玉有些奇怪,不知道郑砚说了什么,于是问赵陆英:”不知摄政王大人问了哥哥何事?”

赵时玉又想到了数日前在街上遇到地痞后郑砚不知所云令她云里雾里的话,以及到了知府府在郑砚离开后江沁在她院子里跟她说的郑砚的事。

那时赵时玉与江沁一同坐在她的房间里,江沁握着她的手,语气温柔:”杳杳现在也十五岁了,也到了该议亲的年纪。”

“阿娘,我想多待在您身边一阵,这个不急。”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江沁谈论她的亲事的时候,她首先便是拒绝,脑中仿佛有些东西要出现,却又抓不住。

她知道有些小娘子在十四岁及笄后就会议亲,甚至有些与她同龄的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娘了。

“你先别拒绝,”江沁似是知道她会拒绝,接着道:”前几日摄政王大人就说你爹治理浙州得当,说是等他回京就会向皇上回报,你爹应该会右迁至京为官。”

赵时玉一时没有说话。

“而且……而且摄政王向你爹打听过你是否婚配,我看他近日看你的神情,应该是对你有意。哎……”

说到最后,江沁长长叹了口气,有些怜爱地摸了摸女儿的手背。虽然摄政王不过弱冠,年纪差的不多,可他之前到底是尚了长公主,若是他真的对杳杳有意,只怕会引得皇上的不满。

听了江沁的一番话,赵时玉努力将心头的异样压下,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转而去安慰她:”没事的阿娘,既来之则安之,等事情发生了我们再想办法。再说了,不是还有阿爹和哥哥嘛。”

令赵时玉没想到的是,郑砚在问了赵毅中她是否婚配后居然还来向赵陆英提了她的事情?

“我说怎么我平日里跟摄政王大人没有交流他怎么突然提到了妹妹,”赵陆英看着赵时玉,脸上是温柔的笑:”其实也没什么,他说父亲治理浙州有功,说我有个很好的妹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