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可及的爱意小说(林哲媛檐下听宇)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哲媛檐下听宇(触手可及的爱意林哲媛檐下听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林哲媛檐下听宇)

书名叫做《触手可及的爱意》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檐下听宇”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林哲媛檐下听宇,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她和凌稹风是大学认识的,当时她大一入学,遇到了在音乐协会任吉他负责人的凌稹风。她本来就喜欢吉他,入社团后的新生见面会,凌稹风姗姗来迟,背着吉他,在末夏带来一阵微风。当时林哲媛的目光假装一直在他身后的吉他上,就看着他悄悄打开门,为了不打扰大家放轻脚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被发现后要求先谈唱一首热热场子也不…

《触手可及的爱意》,以林哲媛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林哲媛”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她和凌稹风是大学认识的,当时她大一入学,遇到了在音乐协会任吉他负责人的凌稹风。她本来就喜欢吉他,入社团后的新生见面会,凌稹风姗姗来迟,背着吉他,在末夏带来一阵微风。当时林哲媛的目光假装一直在他身后的吉他上,就看着他悄悄打开门,为了不打扰大家放轻脚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被发现后要求先谈唱一首热热场子也不…

第1章 端倪 试读章节

落地窗外的天空无征兆地暗沉下来,单单是乌云变黑无法让写字楼中的打工人警觉。林哲媛还在烦恼自己的通讯稿,突然有声雷响起,引起了整个办公室的注意。但大家都只迟疑一秒便继续工作了,有人接的自然不用担心,没人管的抓紧完成任务还可以抢到楼下的伞。

林哲媛看看自己的进度,想着一会儿再给凌稹风发消息也不会耽误。

她和凌稹风是大学认识的,当时她大一入学,遇到了在音乐协会任吉他负责人的凌稹风。她本来就喜欢吉他,入社团后的新生见面会,凌稹风姗姗来迟,背着吉他,在末夏带来一阵微风。当时林哲媛的目光假装一直在他身后的吉他上,就看着他悄悄打开门,为了不打扰大家放轻脚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被发现后要求先谈唱一首热热场子也不扭捏,直接来一首JJ高难度的歌惹得大家鼓掌。林哲媛当然也在鼓掌行列中,她从凌稹风进门时就被他吸引。不过在场所有新生女孩也肯定都会注意到他,浓颜系帅哥,清爽干净,大方幽默,还有吉他加分,这是普遍意义上的校园男神形象。而林哲媛从小便没有什么突出的优点,她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长相普通,成绩普通,也并没有一项坚持下来的爱好让她能放在新生见面会上大秀一场,当然她也并不想,因为她本来就性格内向,在现在这个场合中,更是坐在角落里的无名者。

在她发现凌稹风是她的crush之后,她便下定决心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和所有不求结果的暗恋者一样。

在凌稹风介绍时,她终于得以仔细听他平时讲话的声音,即便他只是简单地道了一句:“我叫凌稹风,比大家大一岁,学软件的,我以后带大家吉他。啧,好像这是句废话。”随后便低头笑了起来。林哲媛就内心激动面容平静地注视着他,倒是她身边两个相伴来的女生窃窃私语了一会儿由其中一人举手直接说:“学长,不说一下你微信吗?”凌稹风愣了一下,佯装不悦皱眉道:“不会吧,不会有人没加音乐协会新生群吧?不会有人不知道里面潜伏着一个叫凌稹风的家伙吧。”于是场子又热闹了起来。

凌稹风很有魅力,她只能这样想,突然她意识到:完了,刚刚忘记把他声音录下来了。凌稹风的声音也比较符合他的长相,如果现实中有模拟人生的操作杆,那他的音色便在悦耳的偏低沉位置,一切都恰到好处。

终于还是躲不过,轮到林哲媛做自我介绍了,尽管她在内心吐槽了无数遍:为什么世上非得有自我介绍这个混蛋环节,可是她还是站起来了,说了句“我叫林哲媛,平时喜欢k剧看歌”。林哲媛发现了她和男神的第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可以带动场子气氛,只不过男神靠他的魅力,她靠她的嘴瓢。这样的打击对林哲媛这样的人来讲是致命的,因为日后大家不会记得哲媛,只会记得“嘴瓢的那位可爱妹妹”。

时针又转过一圈,林哲媛通讯稿的收尾工作还没有完成,外面的雨并没有消停的趋势,豆大的雨点打在落地窗上,融化了外面霓虹灯装点的夜。

她们组本来今天就在集体加班,现在也只剩下零星的几位还在坚持的勇士,林哲媛想了想,还是给凌稹风打了一通电话。“嘟——嘟——嘟——嘟——”电话终于被接起,那头传来凌稹风有些沙哑的声音:“媛媛,怎么了?加班结束了吗?”

他最近接电话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了,这个念头只停留了不到一秒,就因为他的一句话被林哲媛抛至九霄云外去了。

“嗯,结束了,稹风,外面下好大的雨,你方便来接下我吗?”

“嗯?下雨了吗?我都没注意。媛媛你先等一下,我跟他们说一下,最近在搞一个项目,我也在加班。”

不一会儿,林哲媛收来凌稹风的消息:媛媛,抱歉,我们这个项目我现在实在离不开,不如叫一辆车回家吧,时候不早了。林哲媛看着手机上的消息,往上翻忽觉这种话原来并不突兀。两天前她问他在做什么,他只回三个字:在加班;五天前,她问他要不要去看那部她期待了很久的电影,他隔了很久回了一句:刚刚在开会,那部电影我已经帮你看过了有些烂尾;一个月前她的生日,以往每次都有的零点的祝福没有出现。

林哲媛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恐怖的想法,但是她不敢往深入想,她第一次这么希望她是个笨蛋。

瘫坐在椅子上一会儿,林哲媛回想起曾经。

每周社团都会有培训课,大家自愿参加,各个项目有不同的时间可以占用活动室进行专门培训,负责人会担任老师角色。凌稹风负责吉他课定在周五晚上下午七点到九点。林哲媛当然会去上,只是周五下午她有满满的专业课,吃饭只能胡乱塞一点,也没有时间打理自己就抱着吉他去了活动室。活动室有吉他,但是林哲媛想和凌稹风一样用自己的吉他,便在新生见面会后加急购买了一把,况且来上凌稹风课的人太多,活动室的吉他根本不够用。

林哲媛一路火急火燎,终于提前二十分钟到达活动室门口,她想和凌稹风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不主动搭讪,就静处一室就好,她这样想。

深呼一口气推开门,就见凌稹风坐在角落调音,见到她后自然跟她讲话:“来这么早啊”。林哲媛看着他的笑容弧度有些晃神,一时忘记回答。凌稹风好像也可以接受内向人的沉默,笑着低头继续调试他的吉他。

林哲媛后悔了,这样只会很尴尬!可是她不受控制地,晚回道:“学长你也来这么早啊?”话一出林哲媛便想逃,但又期待他会怎么回答。

“嗯,我下午没课,所以就早点吃完饭过来了,你自己带了吉他,需要调音吗?我这儿有调音器。”

林哲媛脑子根本没有反应,话就从嘴边溜了出来:“好呀”接着便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拿下琴,打开后才意识到自己和他的琴一模一样。

当即林哲媛便想,完蛋了,她当时就是因为这个和他的像才买的,他不会意识到什么吧。她想逃,她的肢体已经做好准备。

结果倒是凌稹风先开了口:“我们的琴一样,好巧。”

“嗯嗯嗯,好巧”林哲媛只顾调音。说起来她没怎么碰过吉他,只是小时候拿着家里的老旧木吉他一开始瞎弹之后记忆中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他教她弹琴。

凌稹风还是比较适应欢闹的环境,边开口问林哲媛:“我记得,你是那位嘴瓢的可爱学妹吧?”

林哲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但是凌稹风没有想要她回应,自顾自地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弹的?”

话题终于正常了,林哲媛落下了紧绷的肩膀,说:“小时候弹过,之后学业繁重就没怎么碰了。”想来也是,她不是学霸,学霸厉害之处就在于可以很好兼顾自己的爱好和学习,但是她只有努力学习才能看到他们奔跑在前的遥远背影。

凌稹风点点头,与此同时,第二位同学进来了。慢慢地充满整个活动室,林哲媛自觉退至角落,与中央的凌稹风隔着三个人的要远距离。

还是走吧,林哲媛心想。雨势没有减弱的迹象,再不走可能真的得在公司过夜了。林哲媛现在在一家媒体公司为电视台主持人撰稿,没有很高的收入,但是起码有家可回。可现在她有了危机感,是这份工作给她的压力还是什么,林哲媛有意逃避这个问题。

边下楼边叫车,结果走到一楼门口还没有人接单。这么大的雨,林哲媛刚接近门口便听到剧烈的雨落声。她还是抱有侥幸地看向伞架,失望的扭回头。

怎么办?

下雨带来的气温骤降让林哲媛打了个寒颤,她看向手机上“老公”的聊天界面,等手机暗了,灭了,她终于鼓起勇气,踏出了大门。谢谢每一扇大门,它们阻挡风雨的能力是可嘉的,林哲媛刚出门就被强大的雨势刮着睁不开眼。无奈之下她只得退回室内。

她又不争气地想哭,但是习惯性地忍住。保洁阿姨发现了她,喊她“闺女,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咯,你女孩家家住公司也不安全哟,要不在阿姨那儿将就一下吧?”林哲媛终于哭了,混合在还挂在脸上的雨水。向阿姨道谢,跟着阿姨去了员工宿舍。房间不大,目测不到二十平。阿姨给她用碗倒了热水,还贴心地给她挑了一个干净点的毛巾。林哲媛用毛巾擦着皮肤上的雨水,向阿姨不停道谢。

阿姨让林哲媛把湿了的大衣脱下来,给她挂在窗台上。屋子里只有一张单人床,阿姨怕她不好意思,便提出自己去隔壁跟朋友凑合一下,让她安心睡一觉。

林哲媛觉得太不好意思,非要自己在单人沙发上靠着睡就可以,阿姨给她提供安全的地方本来就很感激了,说什么也不该让她出去另找去处。

屋外的雨声变小了,阿姨匀速的鼾声传来,林哲媛用手机完成了通讯稿收尾,整合好发给老板。顺便刷朋友圈时,刷出一条最新的朋友圈,是周锐发的一段视频。视频是在林哲媛公司不远的一个很有名的KTV,视频里有个男生背对着摄像头唱着情歌。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是仅凭身影和林哲媛在熟悉不过的声线就能得知,视频里的男生是她前不久期待他来接她回家的凌稹风。退出视频,林哲媛仔细看周锐的朋友圈内容:祝我们的安大美女生日快乐,就和稹风为你唱的歌中一样幸福!!!

林哲媛再也无法逃避了,事实现在摆在眼前,周围黑暗的环境衬的手机屏幕更加刺眼。林哲媛截下图,之后再刷新一遍这条朋友圈便奇异地消失了。

现在林哲媛怎么也睡不着了。突然手机屏幕闪动一下,上面躺着“老公”的消息:媛媛,到家了吧?我马上就回去……林哲媛没再看。

闭上眼让自己使劲睡觉,就在终于有一点睡意时,手机振动吵醒了她。是凌稹风打来的电话。

林哲媛挂了。给他发微信说:我现在还在公司,不用管我,你先休息吧。

过了一会儿,凌稹风的消息过来:要不要我去接你?不要在公司休息,之前你们那栋楼不是还有女孩被欺负了吗?我去接你,等我一会儿宝贝。

林哲媛看不懂,他可以在安小姐的生日会上唱动听的情歌,现在何必又满怀情意地为她考虑给她关心。只是尽夫妻义务还是情意仍在?

林哲媛从包里拿出便条给阿姨说明情况后,再此表达谢意,拿下窗台上的衣服出去等凌稹风。

林哲媛看着远远过来的熟悉再不过的车,想起之前每次凌稹风下班来接她的情景,人怎么就会变呢?人都会变吗?即便是那么耀眼的少年凌稹风。

凌稹风见林哲媛在门外等,停下车拿着伞跑到她身边,说怎么在外面等。搂着她给她开副驾门,仿佛曾经的互道晚安的爱意未曾改变。

一路上林哲媛都沉默着,凌稹风或许也意识到了什么,解释道:“媛媛,真的抱歉,这个项目太着急了,我来晚了。”

林哲媛透过镜子看她万分珍惜的凌稹风的脸,他为什么可以毫无波澜地说谎,为什么雨水没有打在他的脸上洗刷他的面具,为什么手机屏幕没有刺痛他的眼睛让他流一些泪。

为什么她心里保持着对他纯粹的爱意可他心里多了一个房间住另一个人?

那位安小姐,结婚前林哲媛就听说过她的名字。她是高中时凌稹风爱而不得的人,周锐之前喝醉酒,讲过凌稹风怎么为了她的种种。安小姐,好像叫安楚来着?

林哲媛从没问过凌稹风关于安楚的一切,她害怕这样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她害怕失去凌稹风,失去命运给她的唯一的礼物。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00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am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