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鬼界学抓鬼小说(凌丹柯凤)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我在鬼界学抓鬼免费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我在鬼界学抓鬼)

小说《我在鬼界学抓鬼,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西早7日”,主要人物有凌丹柯凤,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凌丹一惊,为何她闻到了一股臭哄的鸡鸭屎味,什么人味鬼味的丝毫感觉不到。见凌丹用目光上下扫描齐林,柯凤才向她解释:“你是人,法术道行又不够,肯定是闻不到了。”继续走着,那股味道就越强烈。“这村子未免也太臭了吧!他们居然可以生活得下去?”“这里的人应该是巫王的后代,他们这族人民风彪悍,对这些细枝末节不会…

以穿越重生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我在鬼界学抓鬼》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西早7日”大大创作,凌丹柯凤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凌丹一惊,为何她闻到了一股臭哄的鸡鸭屎味,什么人味鬼味的丝毫感觉不到。见凌丹用目光上下扫描齐林,柯凤才向她解释:“你是人,法术道行又不够,肯定是闻不到了。”继续走着,那股味道就越强烈。“这村子未免也太臭了吧!他们居然可以生活得下去?”“这里的人应该是巫王的后代,他们这族人民风彪悍,对这些细枝末节不会…

第4章巫镇 试读章节

打打闹闹地走了一天一夜,凌丹三人行来到了一处地方,此地地形有些像四川盆地那一带。

有一条崎岖的小路边立着一块刻有“巫镇”的石碑。

“巫镇?这是什么地方?”

“有人类的气息。”齐林看着石碑,淡淡的说。

凌丹一惊,为何她闻到了一股臭哄的鸡鸭屎味,什么人味鬼味的丝毫感觉不到。

见凌丹用目光上下扫描齐林,柯凤才向她解释:“你是人,法术道行又不够,肯定是闻不到了。”

继续走着,那股味道就越强烈。

“这村子未免也太臭了吧!他们居然可以生活得下去?”

“这里的人应该是巫王的后代,他们这族人民风彪悍,对这些细枝末节不会太在乎。”

“巫王?听爷爷说重庆那边的文化主要就巴文化和巫文化了。”

难道他们是重庆人?

“这你都知道?看来大学生也不是一无是处。”

柯凤又打趣她,她忍不住白了柯凤一眼。

这段日子相处下来,虽然柯凤是她的师父,但因为她的外貌太年轻,她心里多少有点把柯凤当大姐姐来看待而已。

凌丹一行终于看到了村庄,十几户人家,这是一个

十分闭塞的小地方。

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村庄的中间有一口巨大的水井,冒着白气,有点神秘的色彩。

他们进了村子,却什么人都没有见,几乎家家户户都养了狗,可那狗见了陌生人也不喊不叫。

“你们是什么人呀?”

突然一个老人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老人家……我们是路过,想进来讨碗饭吃。”凌丹笑了笑。

“你们来错地方了,这里什么也没有了。”

“老人家,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都死了。”

听到老人的回答,三人面面相觑。

柯凤也察觉出了这里的不对劲:“老人家,这村子只剩下您一个人吗?”

“还有我的老伴。”

通过老人家的描述,情况大致是这个村子里只剩下几个老人,年轻的陆续死了、刚出生的也是夭折了,之后村子里除了狗,种什么养什么都死了。

柯凤听了,决定要看看这个村子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哎~师傅,帮他们你可没什么好处可以拿!”

“换做你,你会想从他们身上捞好处吗?”

“那你怎么教我点什么都叫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少啰嗦,你和他们不一样。”

凌丹拿着罗盘紧跟在柯凤的后面,来到一家农户的时候,看到仅剩的另一位老人独自坐在堂屋门槛上,像是在等什么人回家,凌丹看了莫名心酸。

这户连狗都没有,冷清,非常寂寞。

老人见到凌丹,已经没了糟牙、满脸皱纹的她,颤抖地开口:“小姑娘,你从哪里来?”

这话带着浓重的重庆口音,还真是重庆一带的人,好在她经常去重庆旅游,听得懂一些。

“我……”凌丹本想说实话,但是想想觉得算了,“我从很远的地方来。”

柯凤想跟老奶奶说明来意,可老奶奶却像是看不见柯凤和齐林一般,一个劲地只和凌丹说话。

凌丹只能转述柯凤的话。

“是啊!村子里的人都死了,我和他爸的十个孩子也死了,一个都没能养大,在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最大的一个,也就十二岁就去了。”

“奶奶,你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

“我们的命就是这样,苦啊!”

凌丹突然意识到,这位老奶奶应该和她爷爷差不多同一个时代的人,他们觉得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命都这样了,就只能从命。

可最后吧,连养的鸡都死了,她的老伴也跟着去了,她本想着跟了去,在自杀的时候居然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凌丹现在对玄学多少也有点研究,听了老奶奶的陈述,立马就意识到这个村子可能是被下咒了。

凌丹给老奶奶塞了三个馒头,虽然这三个馒头并不大,但是在鬼界,粮食是很珍贵的。

当天,凌丹和齐林就跟着柯凤一整个下午都在村子附近转悠,试图寻找出什么线索。

直到暮色降临,柯凤终于给出了最后的结论:确实是被下咒了。

当晚柯凤让凌丹选择一户有老人的家住进去,凌丹选择了没有养狗的老奶奶家。

“奶奶,我想借宿一晚可以吗?”

“可以啊!快进来吧!”

凌丹又和奶奶聊了起来,聊天的过程中,凌丹得知她家还有一段离奇的经历。

她已逝的老伴和孩子们都埋在屋后,不知什么时候起,每晚凌晨零点,她都会听到他们的哭声或者笑声。

老人一开始也觉得惊慌,但毕竟那是自家人,所以后来也就没再害怕。

老奶奶是老爷爷的童养媳,很小的时候就跟着他了,这么多年来,感情一直很好。

凌丹确实很难把别离跟这样两位相濡以沫的老人联系在一起。

直到后来老人不小心掉到了水井里死了,两人才算是生死隔离了一段时间。

凌丹不知道怎么安慰老奶奶,但是凌跟柯凤、齐林都觉得,这事一定有关联。

嚣张地说,好歹也是看完柯凤给的书了,凌丹自认为自己在这方面的嗅觉还是有的。

果然,到了零点的时候,全村的狗都开始吠腾了。

最初看到这个村子那些狗的时候,感觉就不对劲,总觉得那些狗是一副萎靡古怪、暗藏杀机的感觉。

而全村每户都有狗,老奶奶家居然没有,现在无论怎么想都是觉得老奶奶是知道他们回来时狗会吠鸣才不养狗的。

“他们回来了?”

“嗯嗯!他们在门外,不敢进来。”

“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凌丹用手指了指自己,但柯凤否认了她的猜测。

“应该是因为那些狗,还有我和齐林。”

“他们害怕死人?”

“可能我们是意外来客,惊吓到了他们。”

“奶奶,我们不是坏人,你能和他们说说吗?请他们进来吧!”

“他们也进不来,这么久以来,他们都是在门口徘徊,从来没有进来过。”

柯凤和齐林、老奶奶的脸色不对劲,而凌丹看着他们脸色也变化了。

第二天清晨,柯凤对凌丹说,老奶奶的家人若是想进家,得把堂屋的门槛给拆了。

凌丹如实转述,但是看奶奶却不太情愿。

“小姑娘,这门槛是我家老伴特意做的……”

“奶奶,我们没有恶意,爷爷他们也想回家,可是这个门槛拦住了他们。”

好说歹说下,老奶奶终于答应凌丹又是锯又是撬地把门槛给卸了下来。

柯凤飘在一旁,看了看,“凌丹,在这门槛下挖个洞看看。”

凌丹吃力地用凿子挖了个大约1寸的洞口,然后看见一个拳头一般大的红布包,上面还绑着红绳。

柯凤让凌丹拿给老奶奶看,说:“有人给她家下咒了。”

柯凤对巫王一脉的咒也不甚了解,这几年诡秘的东西太多。

凌丹回到了院子里,在柯凤的指导下拆开了那个红布包。

看到的一刹那,凌丹被恶心得傻眼了。

里面有一束用红绳捆绑的头发、一根写满咒语的布条和一根细长的骨头,时间过得太久了,整个东西都发黑发臭了。

凌丹没注意,里面居然还有一根生锈的别针,还不小心被扎了一下。

不过害怕被柯凤骂她愚蠢,又不疼,便当作没发生。

柯凤说这样的诅咒她也没有见过,不过那块骨头看着挺像狗骨头的。

而那束头发应该是下咒之人的。

凌丹不需要完全懂,也能判定这是一个毒咒。

“应该就是这个诅咒,让老奶奶一家遭受如此厄运,不过这与整个村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三人一时也想不通,于是让凌丹先把那个红色咒包烧掉。

“这东西也是挺奇怪的,我都烧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烧完,尤其是那骨头,居然还完好无损。”

“这是积了大怨了。”

咒包化成灰烬以后,柯凤让凌丹把那些灰烬又重新装在了一块红布里,带着老奶奶去到了那口水井旁边,她打上来了一桶水,让奶奶把红包扔到了水桶里,说了一句:“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说完之后,柯凤又让凌丹念起了水咒,那红包就在水桶里消失了。

凌丹以为事情应该是结束了。

“不知道,总有一种未完的感觉。”

其实凌丹自己也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刚刚偷偷看了看水井里的水,感觉那里面有东西在闹腾。

凌丹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什么,告诉了柯凤了以后她却说她也感知不出来。

“你们不觉得温度下降了很多吗?”

凌丹仿佛一秒入冬,冷得她直发抖。

突然,凌丹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后“咚!”的一声,人已经被什么东西拉踹到了井下。

好在不是枯井,但就这样也一头扎进了水里,凌丹成了一个落水鸡。

凌丹撩开了在脸上的头发,虽然井里很阴暗,但是可以看得出井壁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头,凹进去的术法阵法是拘魂阵,凸出来的石头是鳌阵。

她慌手慌脚的开了金刚护身咒,防止有脏东西伤害她。

可过了许久,没有什么脏东西出现。

这也让她得以左顾右盼地观察井壁上的阵法。

凌丹想找出一块既不凹也不凸的石头,可惜放眼望去,没有哪一块石头是规规矩矩的。

凌丹最后实在受不了,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回事?刚刚明明就是有东西拉我下来的,现在又不见踪迹。这井壁也是让人看得眼花了也没发现什么破解机关。”

“这阵法用的是阴阳相扣,你得潜入水底,在离地三尺的高度范围内去找,那有一块巴掌大的平整光滑的小石头。”

凌丹被突如其来的盛行给吓懵了一阵,等她刚刚明白过来之后,又听见水里传来了那个寒冷的声音:“你既然来了?来了就帮帮我们吧……”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响起来另一个人的声音,说道:“别吓着她,万一把她吓坏了,更加找不到机关。”

“你们是谁?”

不用问,他们是鬼魂。

“我们是巫镇的村民,我们的先人得罪了鬼王,所以整村惨遭毒咒,我们一个个惨死,死后灵魂还被拘魂阵困在这井底。”

他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凌丹哪里还敢破鬼王的阵?

她颤颤巍巍的思虑了半天,抬头看水井上方,柯凤居然也没个搭救她的动静。

“你不用看了,上面的人看不到我们,你想要上去,只能帮我们破了阵法。”

凌丹迫于无奈,只能潜入水底,摸黑找到了那块石头。

但她在水里比划了半天,就是按不下这块石头。

最后那鬼魂实在看不下去了,说道:“用隔空咒开吧……”

凌丹回想了一下隔空咒,念了咒语之后,一股力量透过井中的水“啪——”的一声,石块表面龟裂了。

还没等总管大人反应过来,就又听得“蹦——”的一声,整个水井突然爆开,石块、井水到处乱飞。

就在这时,石块爆开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推力,就那么一瞬间,凌丹被这股力量推出地面。

“咳——咳——”凌丹被甩在地面上猛咳嗽。

说句实话,看到众多鬼魂在天空上乱飘的一刹那,凌丹的内心几乎都有点儿崩溃了。

凌丹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应,对他们说:“你们……自由了?”

“你在和谁说话?”

听到凌丹对着空气说话,柯凤立马意识到不对劲,可怀里的罗盘包括她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凌丹有点吃惊地说:“师父,你看不到他们吗?”

柯凤摇了摇头。

“谢谢你,感谢你们解救了我们。还请你送佛送到西,再帮我们一个忙。”

“我应该怎么做?”

“我们破了鬼王的阵法会惹得生气,若是想要消他的怒气,就得找个年轻人的鲜血进行祭祀,这里就只有你符合。”

“这是拿我的命救你们啊?你们还挺会想。”

“姑娘,你别误会,只需要你三碗血就可以了,不会伤姑娘性命。”

既然如此,那就帮到底吧!但是她不知道如何主持祭祀。

凌丹看向了柯凤,像她请教:“师父……”

还没等她说完,柯凤便知道她想问什么,只是说:“主持祭祀可是会伤身的。”

“不致死,就帮吧!”

她如此说,柯凤便不再说什么。

砍来了三个圆柱木头对着原先水井的方向摆下,又让凌丹从附近人家借来了三个碗,分别在碗里装满了米。

“你念灵咒吧!记住,心要诚。”

柯凤一再叮嘱。

凌丹也不知道怎么舞,只靠着印象里爷爷祭祀时候的拜法拜了拜,便诚心诚意地念起灵咒来,念完后,拿起红绳的一头绑在三个碗上,另一头绑在自己的手上。

然后紧握刀刃,吃痛的瞬间鲜血顺着刀刃流向碗里,没一会就染红了白米。

“鬼王,我替巫镇的村民向您致歉,过去多有得罪,请您高抬贵手,放过他们吧!”

“啊!!”手心的疼痛感突然加重,让她差点丢掉手心里的刀刃。

空气里的鲜血一下子停住了,整个场面都寂静无声,有一股力量控制了全场。

来者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发声说道:“你是谁?”

“凌丹。”

就这么一句,接下来发生的事凌丹也是从柯凤嘴里听的。

她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是余光在瞟的时候,看见了一道黑影。

“快醒醒了,天黑之前我们得走了。”

凌丹问柯凤,“祭祀结束了吗?是不是没成功?”

“结束了,成功了。”

“怎么?又是这么简单?”

“被人卖了还傻乎乎地帮别人数钱。”

“什么意思?”

柯凤又摇了摇头。

凌丹再看四周的时候,那些鬼魂都不见了,竟都变成了人。

凌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会死而复生,她还没来得及问这些问题,就被他们的感谢声淹没。

又在柯凤的多次催促中上了路,柯凤打算到附近的鬼庙里找一个朋友,就去太阴山。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