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女医妃(曹锦瑟蓝元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曹锦瑟蓝元淳)凰女医妃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曹锦瑟蓝元淳)

古代言情小说《凰女医妃》,讲述主角曹锦瑟蓝元淳的甜蜜故事,作者“北羊南牧”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店铺伙计将曹锦瑟带引到女子用扇区。在一众扇子中,看中了一把檀香扇,这把檀香扇是用白檀木制成,有天然香味,轻轻摇,馨香四溢。扇面雕的香妃海棠,技艺精湛,风格独特。“伙计,这把扇子有什么名堂吗?价格多少?”曹锦瑟问道…

小说《凰女医妃》,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曹锦瑟蓝元淳,文章原创作者为“北羊南牧”,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店铺伙计将曹锦瑟带引到女子用扇区。在一众扇子中,看中了一把檀香扇,这把檀香扇是用白檀木制成,有天然香味,轻轻摇,馨香四溢。扇面雕的香妃海棠,技艺精湛,风格独特。“伙计,这把扇子有什么名堂吗?价格多少?”曹锦瑟问道…

第8章 救人 试读章节

走进扇品阁,里面琳琅满目,各类扇品,目不暇接。

扇子,在中月国有着特殊的地位,既是一种礼仪工具,也是一种身份象征工具。尤其在京贵圈,更是人手必备,当然用什么质地和款式的扇子,就是品味的问题了。

扇品阁,分男子用扇区和女子用扇区。

店铺伙计将曹锦瑟带引到女子用扇区。

在一众扇子中,看中了一把檀香扇,这把檀香扇是用白檀木制成,有天然香味,轻轻摇,馨香四溢。扇面雕的香妃海棠,技艺精湛,风格独特。

“伙计,这把扇子有什么名堂吗?价格多少?”曹锦瑟问道。

店铺伙计热情地介绍道:“小姐好眼光,这把檀香扇,我们店里并没有给它取名字。但是,这把扇子用时精巧,芳香四溢,闲时,可置于衣柜等处,有驱虫增香的功效,且越久越香。目前这把扇子只卖二十两纹银。”

“好,就这把吧。”曹锦瑟拿着手中的扇子说道。

“好嘞。”伙计伸手,不想,被另外一个女子抢了过去。

“这把扇子,我要了。”抢过扇子的女子,一脸傲气,冲着伙计说,眼睛却挑衅地看着曹锦瑟。

曹锦瑟看着她,林秦霜,还真是,讨厌的狠呢。

林秦霜,穿着淡紫色襦裙,头戴金步摇,耳朵上一对金耳坠,与步摇呼应,前后摇摆晃动着。

此刻,正一脸倨傲。欺负这个草包表妹,让林秦霜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而且,三皇子还在身边看着呢,让他看看自己的威势和曹锦瑟的怂样,贵贱有别,高下立显,他才会知道,自己才是最合适的三皇子妃。

这么想着,她等着曹锦瑟,唯唯诺诺上前来,行礼,道歉,让扇子。

“这扇子五百两银子,是我先看上的。”曹锦瑟不慌不忙地说道。

她知道林秦霜是故意挑衅,也看到了跟她一起进来的三皇子,她没有像以往一样,把他们当做亲戚,上前行礼。

今天的三皇子,一身深蓝色锦袍,头束玉冠,眼神清澈,薄唇微抿,一副佳公子形象。上次灵源寺的事情,他不是参与者就是知情者,这两者都不是好东西,都被曹锦瑟归为仇家一类。

他只微笑着看着曹锦瑟,对于两个表妹之间的争执,并未出声阻止。

“你先看上,但你也没付钱呀,没付钱就不算买定。”林秦霜说着,就对这她身后的丫鬟一努嘴,“付钱。”

小丫头立刻从钱袋子里,抽出五张银票,每张面值一百元,递给了店铺小伙计。

小伙计哪里敢收这么多银子,慌忙摆手,林秦霜一见,以为他不想卖给自己,拔高声音说道:“谁先付钱,这扇子就归谁了。你只管收钱就是,怕什么?曹锦瑟还敢找你麻烦不成?”

曹锦瑟一见,笑嘻嘻地对小伙计说道“赶紧收钱吧,这扇子我让她了。”

林秦霜一听曹锦瑟主动让了,又轻蔑地瞅了她一眼,“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曹锦瑟听了林秦霜的话,也不生气,走近了一步,对着林秦霜说道:“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你有大头。”说完,冲林秦霜,做了一个鬼脸,拉起玉儿就走了。

等林秦霜反应过来,气得五官扭曲的时候,曹锦瑟早带着玉儿,淹没在人群中了。

三皇子被曹锦瑟俏皮可爱的样子,逗得掩嘴窃笑,半天都停不下来。

“表哥……”林秦霜气得跺脚。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三皇子说完,不等林秦霜说什么,抬步走出来。他在人群中搜寻了一下,却没看到那抹娇俏的身影。

没想到,曹锦瑟还有这么古灵精怪的一面。

这时,身边侍卫跟上来,“回吧。”三皇子带着侍卫走了。

曹锦瑟拉着玉儿,在街上跑了几步,回头看林秦霜并没有跟来,遂停下脚步喘口气。玉儿拍着胸脯,顺着气“小姐,你今天好大胆,我都担心林小姐,要打你呢。”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曹锦瑟说着往前走。

前面一家胭脂水粉铺子,门口挤了一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曹锦瑟走近前来,看见地上一个小丫鬟半蹲着,怀里抱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小丫鬟哭着喊,“救命啊,哪位好心人,帮忙去请一下大夫啊,快救救我家小姐啊。”

她怀中的女子,情况吓人,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张着嘴大口喘着气,但好像出气多进气少,她完全无法呼吸。

曹锦瑟立刻搭上女子的手腕,垂目凝神。“快,快,帮忙把她抬到空气好的地方,远离脂粉香。”

这时,有围观的热心人,帮着小丫鬟,把地上女子抬到一个阴凉点的地方,放好。

曹锦瑟取出银针,瞬间在女子身上落了七八根,又快又稳。身边围观的人,有的都没看清,曹锦瑟的针已经施好。

过了片刻,地上女子喘息不再那么大声,慢慢地,呼吸变得均匀,脸色逐渐恢复过来。

曹锦瑟收了针,又帮女子在脖子动脉两边,按摩了几下,见没有问题了,才停手,缓声说道:“好了,可以起来走动了。注意,下次不要近距离闻花香、花粉等味道。”说着,站起来,准备走。

“请问姐姐,是哪个府上的?日后定当拜谢救命之恩。”那女子慢慢起身,不忘追问曹锦瑟姓名。

“不用谢,举手之劳。”曹锦瑟无意多说。

“小姐,我识得这位小姐,是丞相府大小姐,上次在灵源寺见过。”小丫鬟扶着自家小姐,说道。

“原是曹大小姐么?我是宁远侯府长房之女,孙颖。之前我们在灵源寺有过一面之缘,怪我眼拙,没有认出来。今日多谢大小姐救命之恩,待我回府,禀明母亲后,定当过府当面拜谢。”孙颖言辞恳切。

“孙大小姐客气了。今天本就天气热,你之前应该有咳疾,又加上胭脂铺子的香气,你有些过敏,所以才会如此。你还是早点回府,好好歇息调养一下。”

以前不是一直传言,相府大小姐是个草包,既懦弱又无才,上不得台面,反倒不如庶出的二小姐在京中贵女圈里有名气。

上次在灵源寺还没仔细看,今日一见,曹大小姐,优雅大方,不畏不惧,遇事不乱,一派从容,这才是嫡女的休养和气度啊。

传言不可信啊。

孙颖暗自想着,自己的喘疾已经好多年了,请了多少医生,吃了多少药,都没有完全治好,一年到头总有半年都是咳着的。

母亲为自己这个病,也操碎了心,总担心自己因为这个身子,找不到好夫家。门当户对的人家,不愿意娶一个有疾的媳妇,嫁给一些小门小户,母亲又怕自己身子不好,在夫家养不好,再加重病情。这么一来二去的,自己今年都十六了,连个亲事也没定。

听着曹锦瑟说得清楚明白,又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施针技艺,孙颖觉得曹锦瑟一定有很高超的医术。说不定能治好自己的病呢。今天这里人多,不是说话的地方,过几日一定要母亲去拜访一下。

两人道别,各自带着丫鬟回府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13
下一篇 2022年11月26日 pm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