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被打成狗:弑魔焚仙录丁小九安锦亭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丁小九安锦亭)丁小九安锦亭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开局被打成狗:弑魔焚仙录)

正在连载中的奇幻玄幻小说《开局被打成狗:弑魔焚仙录》,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丁小九安锦亭,由大神作者“南荒野马”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御器宗的大部分人都被擒住了,他们悲愤不已,却无可奈何,修真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谁的实力强,谁就能站在巅峰!忽然,飞舟旁边一阵怪啸,只见不知何时,寒星铁打造的笼子四分五裂,丁小九双脚踏碎一颗颗巨石,向着蔺玄觞冲去!蔺玄觞也反应灵敏,不甘示弱,手中长剑挥舞,一道道剑气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两者交锋,惊天动地“烈阳拳!”“轰……”一声巨响传来,两人的身体在半空中碰撞到了一起丁小九和蔺玄觞都感觉自己好…

《开局被打成狗:弑魔焚仙录》主角丁小九安锦亭,是小说写手“南荒野马”所写。精彩内容:丁小九闻着空气中还残留的胭脂香味,嗯?纯正啊!一脸陶醉的模样!“姑娘,别走啊,一两银子,如何?”丁小九摇晃着手中的吊坠暖玉和一把符咒,看着那女子走远,不由得叹气,师傅交代卖完这些玩意儿,再去药铺购买“七色草”看来没有希望了。丁小九, 长了一张俊朗清秀的脸孔,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顾盼生威,鼻梁高…

第1章 灭门 试读章节

“这位女施主,小生看你面若桃花,肤白如脂,一脸富贵像,我这里有安颜护肌之暖玉,亦或驱鬼镇宅之仙符,只需三两银子,可赠与施主。”

大街一处,丁小九一身道袍,正色对一双十年华的女子说道。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再靠近,我……我就要喊人啦!”娇滴妩媚软糯的声音有如空谷幽兰,让人心神荡漾,无限遐想……

丁小九笑嘻嘻的又往前走了一步,那女子生得标致,眉如远黛,肤白貌美,但听她眉头一皱鄙夷道:“走开,臭道士,我今安好,不需要此等物件,还望自重。”说完一脸羞红,急忙走开了。

丁小九闻着空气中还残留的胭脂香味,嗯?纯正啊!一脸陶醉的模样!

“姑娘,别走啊,一两银子,如何?”丁小九摇晃着手中的吊坠暖玉和一把符咒,看着那女子走远,不由得叹气,师傅交代卖完这些玩意儿,再去药铺购买“七色草”看来没有希望了。

丁小九, 长了一张俊朗清秀的脸孔,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顾盼生威,鼻梁高挺,薄唇紧闭,黑亮的长发披散在两肩,灰色的长袍随风飘拂,说不出的洒脱。

他是附近九华门的弟子,因为排行第九,被师门中的人称呼“小九九郎”。

九华门地处九幽大陆南部,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宗门,门主号称“九华真人”是一位炼气巅峰的修士,门下弟子十人,杂役二十名,弟子大部分是炼气初期的修士,因宗门所处位置九华山资源有限,门下弟子经常下山兜售符咒和暖玉,用来购买药材。

宗门门主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同时也比较和善,不像其他宗门扶持世俗帮派获取资源,但是,整个宗门资源唯他独享,平时在洞中打坐,不甚管事。

丁小九抬头看了天色将晚,握紧佩剑开始朝宗门走去,此去九华山有二十里路,山路崎岖,荆棘丛生,极难行走。

但是,这难不倒林九,在其他同门师兄每日打坐,吞吐纳气的时候,丁小九对宗门库府内的功法有很大的兴趣,作为前世体育生的林九,三个月前莫名其妙来到了九幽大陆,被九华门大师兄徐涛在山脚救下,鬼使神差被“九华真人”看了几眼后就收为弟子。

从最开始的战战兢兢,到后来慢慢适应,师门炼气修士普遍身体孱弱,可能服用了“九华真人”炼制的丹药有关,丁小九悟性很高,很短的时间就学会了“飞燕步奔雷拳” “龙神剑法” 一些粗浅功法。

至于宗门绝学“飞羽剑法”他还只练到第二层,同时还学了一套让同门嫌弃的炼体功法“推山靠” 虽然都是小成,没有大圆满。

现在,他正用“飞燕步”此等轻功赶路,这比寻常人要快两倍, 林九也想像大师兄黎纪云一样能练习“八步飞龙距”运转玄气汇聚脚底。

举重若轻,奔走如离弦之箭,从九华山到九华镇才一盏茶的时间。

“八步飞龙距”要炼气五层才能修炼,虽然师兄们觉得师傅收下林九是觉得资质颇高,但是三个月时间,林九也才修炼到炼气二层。

九华山怪石嶙峋,峰峦叠嶂,人迹罕至,山中资源匮乏,号称九华门的修真门派,实则实力低下,丁小九听二师兄说,师傅告诫,不能超出百里外活动,当时林九继续追问,二师兄表情难受,没有说下去。

一顿饭的时间,丁小九瞧见了一块两米高的巨石,上面赫然刻下醒目的三字“九华门”苍劲有力的大字让人不免多看几眼。

终于到了,丁小九整理了一下道袍,拾阶而上。

晚霞中的九华山一片金黄色,飞鸟归巢、层林尽染。

宗门坐落在山涧,几栋房子错落有致,没有大宗门的楼台庭阁,远远看去,像一个小村落,毫不起眼。

“九师兄。”

路旁的草丛中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一位十五六岁的女子嬉笑着跑出来,紫色道袍很是合体,束起了发髻,眉如弯月,明眸皓齿,一张婴儿肥的脸蛋让人不由得想捏一捏。

“小师妹,你在这里干嘛?”丁小九停下脚步,朗声道。作为九华门唯一的女弟子–赵季蕾师门上下都很照顾她,入门比林九还要晚,师傅“九华真人”说师妹天资极高,可惜年龄大了点,还说如果找点发现这根苗子就好了。

“师妹是在等师哥吗?”丁小九双臂环抱,乐呵道。

“师兄你的驱邪暖玉和符咒卖完了吗?” 赵季蕾反问道。

丁小九郁闷道“别提了,一样都没卖出去”

“哈哈哈哈”师妹笑得前俯后仰,

“师兄你第一次下山,还没经验,以后努力哦。”赵季蕾走到林九跟前安慰道。

忽然,丁小九好像听到了什么,转头望去,一道人影飞速靠近,然后栽倒在地。

丁小九招呼师妹一起冲过去,心里暗道不妙:那人好像是师傅啊!

十几米的距离,丁小九快步走到了,一把扶起来人,定睛一看,果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面色冷峻,衣衫上血迹斑斑,原来的佩剑不知所踪。

“九华真人”缓缓抬起头说:“小九,快扶我回宗门。”

丁小九背起师傅暗聚内气,飞快跑向宗门,半路上,一众师兄大惊失色,惶然无措。

在一栋有庭院的房子内,“九华真人”睁开眼,吐了口气说:“都不要惊慌,为师没事,都下去吧,”

大师兄关切道:“师傅,你一连数日不回,大家非常担心,见到您老人家回来了,我们便安心了!”

丁小九默不作声,看着他们窃窃私语,曾几何时,“九华真人”在大家心目中是神一样的存在,这次外出貌似被人打伤,众多言行、表情一览无遗。

九华真人挥挥手,闭上了眼睛。

大家见状,都躬身而退。

丁小九走在最后,合上门的时候瞧见师傅走进了密室,那是师傅的禁地,任何人都不能闯入。

来到外面,林九不免感慨,来到异世不久,却也知道九幽大陆,世俗百姓犹如草芥,唯有修真人士才是这个大陆的主宰。

如今,师傅重伤,九华门根基浅薄,自己不免为自己的前途暗自担忧。

月上树梢头,虫鸣鸟叫声不绝,九华山下,一群身穿猩红劲装的人围了上来。

为首一人,身形高大枯瘦,长相阴鹜,他冷声道:“都快点,杀上去,一个不留。”

九华门,丁小九右眼突兀地直跳,一种不安的感觉尤然而来,他起身推开门。

“砰”的一声,外殿大门被轰破,一道道人影闯入,顿时间一阵杀气弥漫在四周让人透不过气来。

不知何时,九华真人施施然站在广场中央,他手持宝剑,朗声说道:“烈阳老儿,你破我山门,这是何故?”

来人首领冷冷道:“当日一别,你假装受伤遁走,别人看不出来,我岂能不知,废话少说,把东西交出来,否则我今天大开杀戒!”

九华真人茫然道:“什么东西?昨日大家分头找寻,都空手而归,我还被机关所伤,着了道。”

烈阳老道一脸通红,大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各自离开后,我看见你又折返回去了,你何须狡辩,拿命来吧!”

说完,烈阳老道挥舞着一双绯红的手,刹那间,空气中传来一股热浪,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烈阳掌!”大师兄惊讶道!说完还往后退了一步。

烈阳掌!丁小九暗自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是两百里外的一个大宗门烈阳教的绝学吗?

难道,这红衣老者是烈阳真人!?

“啵!”的一声,九华真人手中的宝剑刺中了烈阳真人的手掌,然后发出阵阵刺耳的声响!

丁小九靠得近被气浪席卷,连忙施展“飞燕步”往后退去,等他抬眼望去,烈阳教的门徒已经和九华门的人打起来了,一时间,剑光飞舞,掌影横飞,宗门建筑被毁大半!

丁小九看向师傅那边,九华真人似乎在苦苦抵抗,烈阳真人的掌法刚猛迅烈,一时间,九华真人岌岌可危。

丁小九心中非常害怕,作为前世的人何曾见过这般景象,想走却挪不动脚。

灰白色道袍的九华门人极其好认,一个烈阳教门徒朝林九冲过来,眼中充满杀意。

丁小九也发现他了,他平复心情,一个鲤鱼打滚朝最近的内室跑去。

催人心寒的烈阳掌后发而至,丁小九感到后背像火烧了一般,糟糕,着道了!

然后,他像一个断线的木偶撞破大门,半途中,丁小九咬破舌尖,心神一震,拔剑朝后面的烈阳教徒刺去。

残忍嗜血的烈阳教徒眼神不屑,突然跃起,像一只大鹏,轻松躲过林九的愤然一击!

忽然,广场内九华真人惊呼:“筑基!你已经筑基成功了!?”

“哈哈,九华老儿,在我眼中你就是一只蚂蚁,刚才我是陪你玩玩呢!”烈阳真人腾空而起,静静漂浮在半空中,俯视着众人,神情傲然。

随后,只听得一声惨叫,烈阳真人硬生生扯下九华真人的一只手臂,一掌轰在他胸前。

九华真人随即倒地不起!丁小九心中一沉,不好,师傅遭难了。

“龙神剑法”使出来毫无章法,烈阳教徒瞅准时机一掌打在他左肩,林九倒地像一只死狗,没了动静,似乎没了反抗之力。

“螳臂当车,不知量力”烈阳教徒吐了一口离开了。

“滴滴滴滴,编号2855受伤10%,体力下降,生命无忧。”倒地的丁小九脑海中出现一种机械的声音,怎么回事,一时间他摸不着头脑。

广场中九华门人眼睁睁看着师傅被烈阳真人打败,烈阳教徒士气大振,犹如虎狼般冲进人群,众多弟子被当场格杀。

丁小九动了,他以超乎想象的身体素质强抗两掌,还是当初学了炼体功法“推山靠”能保命,逃!此时的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他回首望去,刚刚袭击他的烈阳教徒已经走开,而广场中一道华丽的亮光突然而至,随后阵阵惊呼传来,伴随着叫骂声以及师妹的尖叫声。

咦?好像有其他人来了。可是,不管那么多了,快跑吧,丁小九两眼乱转。

密室!九华真人的密室近在咫尺,想跑也要去看看密室有啥宝贝吧。

丁小九强撑着内伤,抹干嘴边的血迹,还好,密室的门好像被烈阳真人那一掌轰开了裂纹,丁小九使出“奔雷拳”密室大门轰然破开,他不等灰尘散尽冲了进去。

一座木架上放了十几本功法,一眼瞧去都是大师兄教过的功法,随后一本写着“九华真经下”的小册子赫然出现在眼前,这是本门绝学心法,上册已经学会,这个下册要拿着,还有“八步飞龙距”也拿着吧。

嗯?就没了,虽然知道九华门很穷,居然连丹药和灵石也没有!木架上就简简单单的十几本功法还有五把宝剑,丁小九随便拿了一把。

环顾四周,咦?这是什么?丁小九看见木架最上层有一个小盒子,急忙取下来打开。

一道炫目的光芒喷射,盒子内一颗鹧鸪蛋大小的珠子映入眼帘。

看上去是个好宝贝,先带走再说吧,丁小九揣进怀里放好。

怎么出去呢,外面有强敌,丁小九开始打量四周,随后盯着角落的一幅山水画,越来觉得这幅画出现得很突兀,他用宝剑跳起画的一角,果然有门道!

原来画的后面是一个半人高的洞穴,看样子是师傅用来逃生的密道,可怜师傅没用到,结果却便宜了自己。

丁小九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火光漫天的九华门,心中感叹:硝烟断残垣,满目敝履衫,今逢劫难走,绝处有天地!

丁小九身材俊朗修长,在黑漆漆的洞穴中摸索着走了一顿饭的功夫来到一处豁然开朗的地方,洞穴变得分外宽敞,但见里面有一个小石桌,桌子上有三瓶辟谷丹,一个包袱里面有两套干净的衣服,林九毫不客气揣进怀里。

丁小九移开头顶巨石破洞而出,环顾四周,才发现到了九华山的北边一处山谷中,一条瀑布下是一个小水潭,周边树木成林,苍翠郁郁。

丁小九来到水潭边,看着水中凄惶的一张脸,不由得苦笑,自己来到九幽大陆才三个月有如丧家之犬,往后何去何从呢?修真世界,宗派林立,弱肉强食,才炼气巅峰的九华真人在筑基高手面前没有自保的能力,更何况筑基后面还有金丹、元婴期。

洗把脸后,丁小九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他暗提真气开始朝南北奔去,依稀记得听大师兄说过九幽大陆南部弱小的修真宗门比较多,实力稂莠不齐,但是也异常残酷。

一般的修真宗门控制着方圆百里的范围,在当地有绝对的话语权,而像九华门连筑基修士都没有的小宗门只能徐徐发展,不敢过多挑起纷争,同时,这也和九华真人为人比较正直的因素有关。

一路上,丁小九历经宗门被灭的绝望,内心沮丧,“飞燕步”全速运转,这部身法功决并不适合长时间赶路,它本身就是为了短时间飞掠和对敌游走而设定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快亮了,丁小九终于累了,他服用了一颗辟谷丹,找了一处山洞,开始调息内伤。

取出随身物品,一把佩剑、三瓶辟谷丹、一本九华真经下半部、一颗光亮的珠子,两套干净的衣服。

翻开九华真经,这是门内都练习的主要功法,用来运转吸收天地灵气,但是炼气五层是一个分水岭,五层之前体内是真气,五层之后才是灵气,丹田为气状,初步掌握灵气术法运用,已具备神识,体内元气并不能支撑太久的御剑飞行,只可以短暂滑行,筑基修为才能在空中飞行。

丁小九现在才炼气二层,距离筑基遥遥无期,还是脚踏实地安心修炼吧。

咦,正在调息的林九忽然发现运转一个周天比以往要快好几倍!

这是?!他惊讶不已,还以为出了什么差错,然后继续调息。

呼,丁小九吐了一口气,嗯?好像突破了,炼气三层了,这么快?

他环顾四周,难道这里是一处灵脉?

“滴滴滴滴,标号2855恢复生命值!” 奇怪的声音又在他脑海中响起,先不管那么多了。

不对,他感觉怀中那颗珠子有异样,拿出来一瞧,果然,洞外的灵气蜂拥而至,源源不断,难道这颗珠子能吸取灵气,这可是大宝贝啊。

哈哈,林九不由得开心大笑,天无绝人之路,这份喜悦冲散了宗门被灭的感伤。

前尘往事随如烟,纷纷扰扰数万千,破碎虚空遁星际,只手蔽日羽化仙!林九心中默念道,终有一日,我必将筑基、结金丹,纵横九幽大陆。

之后的数日,丁小九靠着这颗珠子疯狂修炼,宗门心法“九华真经”全部学完,“八步飞龙距”也心领神会,最让人惊异的是,那颗珠子硬生生让自己的修为从炼气二层提升到炼气期六层,但是珠子的光泽似乎也暗淡了一些。

一日清晨,丁小九睁开双眼,是该离开了,炼气六层,在灵气匮乏的九幽南部已经有了一点点自保之力,收拾妥当,他运转体内真元,使出“八步飞龙距”身形悬空半米急速飞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55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