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异世,修炼成仙(柳星辰九月长弓)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柳星辰九月长弓)人在异世,修炼成仙小说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柳星辰九月长弓)

《人在异世,修炼成仙》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柳星辰九月长弓,讲述了​第二天清晨,柳星辰在隔壁王叔养的鸡鸣声中醒来来到房间角落的水桶边上,随便用里面的水给自己洗了把脸瞬间清醒过来推开有和没有其实没什么区别的破门,外面已经是晨曦时分,太阳还没有出来柳星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在前世,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能起的这么早他一向都是一觉睡到下午,晚上起来找那帮狐朋狗友嗨皮二十多年都快忘记早晨太阳升起是什么样子的了这辈子倒好,把这一个倒是补充的足足的活动一下筋骨,隔壁…

奇幻玄幻小说《人在异世,修炼成仙》是作者“九月长弓”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柳星辰九月长弓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那只灵禽一身羽毛洁白,细长的脖子,头顶立着三根赤红羽冠,眨着一双同色的赤瞳。有些像自己曾经见过的仙鹤的模样,只是口中喙子是如玉石般的黑色。灵禽轻巧落下,然后伸出一只翅膀搭在地面,像一个滑梯。柳星辰这才注意到,灵禽身后坐着一位提着食盒的白衣弟子…

第7章 物价是什么? 试读章节

柳星辰和吴青白聊着天的时候,山间的小路径天空中传来鸟羽振翅的声音。

吴青白听见声音,对柳星辰笑道。

“小师弟的午饭来了。”

柳星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空中一只近丈高的灵禽落下。

那只灵禽一身羽毛洁白,细长的脖子,头顶立着三根赤红羽冠,眨着一双同色的赤瞳。

有些像自己曾经见过的仙鹤的模样,只是口中喙子是如玉石般的黑色。

灵禽轻巧落下,然后伸出一只翅膀搭在地面,像一个滑梯。

柳星辰这才注意到,灵禽身后坐着一位提着食盒的白衣弟子。

那个弟子有些胖,穿了那身白衣,像一个行走的大肉馅包子。

呃……

他真的饿了……

从上面滑下来之后,感受到有人注视,纳米肉馅包子弟子抬起头来,挠了挠脑袋,憨憨一笑。

“嘿嘿,李石见过吴师叔。”

吴青白颇有礼貌地点点头。

“李师侄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和吴师叔你们比起来,实在是不值一提。”

“我也只能帮叔叔们做做这些跑腿的小事。”

然后在吴青白的招呼下,两人一起跟了进去。

柳星辰在前世也是各种销金窟没有少去的主,什么金碧辉煌的地方没见过,这一次进入自己这住的地方,脸上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甚至心底还隐隐有些……失望。

就这……

还不如现代各种电器方便。

但是等那位胖胖白包子弟子掏出食物的时候,他就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了。

吴青白为他解释。

“小师弟,这些都是含有灵气的灵食材所做,对你修炼有帮助。”

柳星辰点点头,不等他再介绍,直接操起筷子,率先夹了一片肥嫩可口的肉片,一口包了。

“嗯嗯,多谢三师兄。”

三师兄?

吴师叔师父不是太上长老吗?

难道太上长老又收弟子了吗?

在一旁胖胖的白包子弟子满脑袋疑问。

来到这个世界半年了,柳星辰除了那一次烤得半生不熟的野兔,沾荤腥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虽然他并不是肉食主义者,但是这么久没吃荤的说出去,简直是见者落泪,闻者心酸。

没有比他更惨的富N代了……

现在吃到久违的美食,差点感动的眼泪都流出来。

还行!

再来一口!

柳星辰一点形象都不顾,左手直接把盘子中间的那只烤鸡抓起来,咬了一大口。

右手的筷子也不停,直接夹向其它的菜肴。

吃的太快,果然会被咽着。

柳星辰不出意外噎住了喉咙,瞪大眼睛,努力伸长脖子,想要把喉间的那块肉咽下去。

吴青白看见,赶紧想帮忙,却没料到柳星辰动作更快。

他直接右手抛下筷子,端起旁边一大碗的汤喝了起来。

呼——

终于把它咽下去了!

柳星辰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一阵风卷残云之后,桌上只留下东倒西歪的七八个蹭亮盘子,目测估计拿回去洗都不用洗,可以直接用了。

吴青白和送食的外门弟子李石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

好,好大的胃口……

他原本以为自己送的这些食物会太多了,没想到居然被对方吃了个精光。

柳星辰舔了舔自己的左手上的油脂,右手摸了摸自己有些突出来的小肚子,打了一个饱嗝。

“呃!”

舒——服——

这么久以来,终于吃了一顿饱饭了!

吃饱之后啊,才有精神和旁边两个人说话。

“这位……师侄是吧?饭菜味道不错,不过那盘烤鸡火候大了点,烤的有些柴了。”

“还有那盘…应该是蘑菇汤吧,里面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放着什么,盐放多了一些,我喝着有些齁了点。”

“这个炒肉片不行啊,配菜都焉了吧唧的,肉片炒的也有些老。”

“……”

李石看着这个自己从未见过的自称是他师叔的人,对空着的盘子一阵输出,震惊的不知如何回答。

柴?齁?老?

既然这么难吃,我怎么看您还吃的这么开心呢?!

柳星辰噼里啪啦半天之后,才点点头。

“……好了,就这些,下次注意点。”

李石,“……是,师叔……”

吴青白在旁边和他解释。

“李师侄,这位是师父新收的关门弟子,你称他柳师叔即可。”

李石恍然大悟,到刚才他心底还有些看不起对方。

身上一点灵气波动都没有,没想到来头居然这么大。

幸好自己看见吴师叔在这里,没有太过分。

“原来是柳师叔,恭喜师叔了。”

李石心底的羡慕别提多大了。

多少人哭着求着想要拜入太上长老门下,却都被拒之门外。

眼前这个看上去皮肤黝黑,但是五官长相还是不错的,居然被太上长老收入门下,真是几辈子修的福气呀!

嗯,再仔细看看,对方长的还是有些帅的。

柳星辰摆摆手,一点都不懂得谦虚。

“客气客气。理所当然的事情,恭喜啥?”

李石,“……”

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位新收入的小师叔,别的他不知道,但这脸皮…是真的厚!

自己不过场面话的夸奖,对方居然毫不客气的收下……

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的。

反正这也不是他这么一个外门打杂,弟子能够评价的,人家就算是装的,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换一个想法,人家至少愿意装一下给你看,是不是感觉自己面子上来了?

等到李石收拾好碗筷下去,柳星辰一点坐像都没有,半趴拉在座位上,手中抓着个果子啃着。

吴青白看着这位新入门的小师弟吃了那么多东西,居然还能吃下灵果?!

忍不住去看了看他的肚子,实在怀疑里面装了一个什么他不知道的另外一个空间。

他从小被教导修真之人,不可重视口腹之欲,哪怕出身高贵,从不短缺这些东西。

对于这些外在吃食,也从来没有认真在意过。

可是今天看见小师弟这吃的模样,让他也不禁对这些早已看着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灵食产生了好奇。

自己要不待会儿也弄一点尝尝?

柳星辰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问道。

“三师兄,怎么啦?”

吴青白很快回过神来,甩去脑中那莫名其妙的想法,准备告辞。

“没什么,既然小师弟没事就早些休息,明日我来接你。”

柳星辰一点都没有起身相送的意思,斜坐在凳子上,一手手肘撑着旁边的桌几,单手握拳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拿着青绿色的不知名灵果,啃了一半,挥手告别的时候汁水还在空中飞溅。

“好嘞,三师兄慢走。”

“……小师弟留步。”

吴青白走出门外,回头看着已经关上大门的小楼,实在想不出师父收他的原因。

等吴青白走后,柳星辰才直接从位置上一跃而起。

“哎呦喂,可算走了,让本少我好好看看我这个太上长老关门弟子住的地方。”

把这个不大的小楼全部逛遍之后,柳星辰才撇撇嘴坐下。

这个小楼一共只有四个房间,除去他现在兼职会客室的大厅之外,还有一个卧室,里面东西摸着倒是不错,反正都是没有见过的材料。

旁边还有一个类似于炼丹室的存在?

反正柳星辰看见那个大丹炉倒是挺有模有样的,上去研究半天,也没有敲出什么材质,似金非金,似铜非铜,似铁非铁,估计是这个世界特有的材质。

看上去金灿灿的,让柳星辰有种冲动,把它熔了,能不能换成钱。

没办法,这半年,穷怕了!

╮( ̄▽ ̄)╭

不过他试图搬了一下,发现实在太重,自己连让对方挪动一毫米的能力都没有。

果断选择放弃。

算了,反正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跑不了。

等下次能搬动的时候再把它给熔了。

至于剩下的最后一个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书桌,连本书都没有,倒是靠墙边的木头架子上摆了几个好看的花瓶。

那声音,他敲过,绝对的高级货。

换在自己原本世界,怎么着也值个几十万。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值不值钱……

除此之外,也就是座小楼看着精致,似乎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可惜了……

柳星辰盘坐在地上,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墙上的花瓶有些难过。

看得到,卖不出去,太可怜了……

不行!

他得想想办法,弄几本这个世界的物价的书看看,了解清楚这世界的金钱价值,这手里没钱,实在太难受了。

在柳家村没有条件,这来到了修真世界,还有这么一个大靠山师父,赚钱的行程该提上来了。

……

山顶,余松云所居住的洞府内。

清风门的弟子都知道,太上长老所住的地方,除非得到他的同意,否则禁止进入。

尤其是晚上,擅闯者,死!

这天晚上,余松云来到自己洞府的最深处,双手贴在墙壁上一块不起眼的地方,输入灵气。

那块看上去很普通的墙壁悄无声息地裂开一道缝,露出后面直通地下的石梯。

余松云收回干枯的手掌,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了两声,才抬步走进去。

墙壁在他进入之后悄无声息的再次合上。

顺着石梯朝下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样子,终于到达密室的最底层。

密室内部长年亮的光芒,将此处照得有如没有夜晚的纯白昼一般。

也因此,这地方的样子让来人看得更加清楚。

此处赫然锁着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男子。

男子脖颈,四肢都被粗大的黑色铁链锁着,锁链上面刻着复杂的铭文。

男子低着头,看不清长相,不过从他露在外面的皮肤伤痕累累的皮肤上看,没有少受罪。

也不知是犯了什么事情,被关在这里。

听见脚步声,男子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呵~我尊敬的师父,这是体内灵气又没有了吗?”

余松云依旧是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听见对方这嘲讽的话,也不生气。

而是直接朝男子虚伸出右掌,无数灵气从他体内吸出,流入余松云体内。

于是,刚才明明有一些疲惫的余松云脸色渐渐红润起来,体内灵气再再次充足。

而被吸取灵气的男子,握紧的双拳,指甲已经深深陷入伤痕累累的掌心当中,瞪大眼睛,眼珠几乎爆出眼眶,昂起头,浑身的青筋暴起,像只濒死的灵兽,无声无息对着山壁崖呐喊。

他这仰起头,才让人看清楚长相。

剑眉深眸,鼻梁高挺,五官轮廓分明,犹如刀刻斧凿一般,哪怕是这么狼狈的时刻,也不损失他的英俊。

如果柳星辰在这里,一定会对他的容貌留下口水,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长相啊!

啥叫男人,这才是真男人!

只可惜,柳星辰看不到,而这个男子在灵气不断吸收之后,脸色也在渐渐变回惨白。

终于,余松云吸收够了足够的灵气才停下。

“呵……呵……师尊,今日您吸收的灵气有点多呀,看来你也已经大限将至了吧!”

男子终于停下被吸收灵气,无力地垂下身体,大声喘着气,身上锁着他的五条铁链叮当响着,但是嘴巴却依旧不肯饶人。

每一句话都精准地戳在余松云的弱点之上。

余松云今日心情很好,没有同他发火,折磨于他。

而是心平气和,甚至有些开心的同他聊天。

“我的乖徒儿,这一次恐怕让你失望了,为师已经找到了你们的小师弟。”

“大限将至又如何?大不了,换一个身体。”

“而你……乖徒儿,就在这最后的时间内好好贡献你自己的灵气。”

男子听见余松云这话,脸色骤变。

小师弟?!

这个畜牲居然找到了合适的夺舍载体!

不行!

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余松云今天心情很好,多说了两句,但也没有过多的透露情况,吸收到了足够的灵气之后,直接施施然离开。

“老混蛋,师妹在哪?”

男子看见他离开的背影,不停地挣动着铁链,平平无奇的铁链在他使劲挣动的时候,上面的铭文泛起光芒,将他牢牢地锁在原地。

半点动弹不得,像只困兽,只能做无力挣扎,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点点杀害。

“放心,为师知道你们兄妹情深,等你死了之后,为师会把她送下来陪你的。”

余松云身影消失在密室当中,空荡荡的密室留下他这一句话,久久回荡。

“啊——余松云,余松云!!!”

男子仍在不停挣扎,无视锁链上对他的雷击惩罚。

“那可是你亲生女儿,你怎么敢!!!”

走出密室的余松云听见他这句话,眼底闪过一丝不屑。

哼!

女儿?

修真路上从来都没有过亲情这东西!

如果不是那贱人,不肯把东西交出来,自己早就送她和她那便宜的娘相聚了!

若非如此,自己怎么需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才收到一个五系废灵根的载体!

……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5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am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