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心玫瑰(苏北北邢川)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掌心玫瑰)苏北北邢川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掌心玫瑰)

小说《掌心玫瑰》是网络作者“齐铭”写的一本小说推荐小说。详情:“绿你怎么了?我还想阉了你!”他上前将人腾空抱起,声音不自觉的软下几分,“别脏了自己的手。”“你……”苏北北提着口气,差点一巴掌扇过去。“你不知道我在楼下?”邢川睨着她,那双勾人的眸子里写满了不爽。苏北北咬着下唇,心虚的垂下眼睑,怎么会不知道呢,她只是觉得和邢川的关系还没到能为她出头的地步…

苏北北邢川是小说推荐《掌心玫瑰》中的主要人物,梗概:“绿你怎么了?我还想阉了你!”他上前将人腾空抱起,声音不自觉的软下几分,“别脏了自己的手。”“你……”苏北北提着口气,差点一巴掌扇过去。“你不知道我在楼下?”邢川睨着她,那双勾人的眸子里写满了不爽。苏北北咬着下唇,心虚的垂下眼睑,怎么会不知道呢,她只是觉得和邢川的关系还没到能为她出头的地步…

掌心玫瑰全文第5章 试读章节

邢川一进来,看到的情景就是苏北北坐在齐铭身上,拳头带着巴掌,噼里啪啦一顿揍,那小胳膊小腿挥的,活像只愤怒的小鸟。

而躺在地上的齐铭,疼的呜呜呀呀连一个完整的字音都发不全。

站在身后的陆文博忍笑,心道女侠就是女侠,干仗的姿势相当帅啊!

这两尊大佛屹立在门口,包厢里的人谁也不敢再坐着,一个挨着一个站得笔直,那脸色惨白的活像诈了尸!

“王八蛋,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花过你一分钱吗?明明是你骗婚在先,还让我赔偿你的损失?好啊,老娘拖一卡车钢镚埋了你,再拖一卡车冥币烧给你!”

“骗我给你当同妻,还威胁我给你试管生儿子?你梦醒了没?!”苏北北声音都在发颤,很明显是在忍着哭腔。

“你都能睡男人,我怎么就不能睡了?姓齐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连邢川一截指甲盖都比不上,我就是想睡他!”

闻言,邢川的眉梢不动声色的挑了一下,刚刚被苏北北无视的怒火也随之灭了一半。

“绿你怎么了?我还想阉了你!”

他上前将人腾空抱起,声音不自觉的软下几分,“别脏了自己的手。”

“你……”苏北北提着口气,差点一巴掌扇过去。

“你不知道我在楼下?”邢川睨着她,那双勾人的眸子里写满了不爽。

苏北北咬着下唇,心虚的垂下眼睑,怎么会不知道呢,她只是觉得和邢川的关系还没到能为她出头的地步。

自知之明这东西,苏北北随时都带着。

她挣扎着落地,陆文博及时递出湿纸巾,“消消气,累着自己多不划算,阿川心疼的慌。”

“谢谢。”苏北北接过纸巾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两只胳膊都在抖。

诈尸队伍里,不知道是谁小声起了个头,“苏小姐手受伤了,我去拿医药箱……”

“我去我去,留下疤就不好了。”

话才落音,保镖已经提着医药箱出现在门口,将碘酒,药棉,创可贴,甚至祛疤膏都拿出来了。

苏北北轻抬眼眸,发现整个包厢的人都紧盯着自己手背上那零点几毫的破皮,仿佛躺在地上血渍呼啦的齐铭根本就不存在。

她觉得很可笑,这些虚假的嘴脸她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她没有碰保镖递过来的东西,而是将脚边的雪碧罐子直接踹向角落里的死胖子。

罐子没砸中他却差点把他吓尿,他双手合十,扑通一声跪地求饶,“对不起嫂……苏姐,祖宗,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紧接着一连串扑通声紧随其后,“对不起邢总,对不起苏小姐,我以为就是出来唱个歌,我不知道齐铭这孙子会做这一出啊。”

“我发誓我也不知情,我要是知道这狗东西这么坏,我绝对不会来。”

“邢总您千万别误会,我和齐铭不是一伙的。”

……

一个个跪在地上睁眼说瞎话,邢川全程没给他们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他所有的关注都落在苏北北身上,像是在等她发号施令。

苏北北深吸了口气,扫了眼还在地上哀嚎的齐铭,突然鼻子一酸,真是瞎了眼,差点嫁给这么个狗男人。

她主动拉住邢川的大手,小声说:“我们走吧。”

邢川眉心紧蹙,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不会博得男人的同情,只会想将她压在身下狠狠欺负?

他反握住她的手,“正常说话。”

苏北北一脸迷瞪的被他牵出门,直至两人消失在走廊尽头,陆文博才咧嘴笑着跟出去。

这两人,有戏。

不知道过了多久,跪在角落里的胖子才小声嘟囔,“命跟子,要命的,给齐铭叫个救护车吧。”

苏北北去到洗手间把脸上的汗和手上的血都洗干净,出来的时候,邢川正站在窗口抽烟,隔着雾霭都能感受到他的不满,“男人堆里你也敢动手,觉得自己很厉害?”

苏北北垂着眼睑贴墙站着,倔强又委屈,“与其站着被羞辱,不如先下脚为强。”

邢川气笑道:“你当自己八爪鱼,能踹翻整个包厢的男人?”

“其实我没打算走出来。”苏北北轻轻叹了口气,平静说道:“也没打算让渣男走出来。”

这轻描淡写的口吻着实让邢川吃了一惊,他拧灭烟头,开始重新打量眼前的苏北北。

简单的高马尾,浓颜系的五官,其实化不化妆她都很惊艳,身上的职业装是最普通也是最保守的款式,可依旧掩盖不住她最原始的性感。

这样的女人清纯有余,媚而不自知,两极分化严重,仿佛天使与恶魔的融合体,十足诱人。

“是他先动手打我的,没打过是他活该。”她嘟着嘴,像是在邀功。

邢川心下一沉,“他打你哪了?”

苏北北噗嗤笑出声,“他没打着。”

邢川闻言,松了口气,他揉了揉她的头,语气里带着几丝不易察觉的宠溺,“以后有我。”

此时的苏北北才感到一阵后怕,她心里很清楚如果没有邢川,她今晚可能真的出不来,可她也清楚,自己和邢川不过是一夜情的关系罢了。

邢川这类型的男人,出生即站在金字塔顶峰,他身边的莺莺燕燕不可能少,豪门争宠上位的戏码有多残忍,她没亲眼见过,但听李溪冉讲过很多案例,活生生的就在他们医院发生过的例子。

她吸了吸鼻子,小声说:“邢先生,我……”

他迈步上前,单手撑墙将她禁锢在墙角,“我又帮了你一次,苏小姐。”

苏北北仰着头,目光落在邢川滚动的喉结处,想起上次汗液从他喉结滴落的画面,她鬼使神差般的咽了咽口水,“谢谢邢先生……英雄救美。”

“怎么谢?”

他挑着眸子盯着她,在层层光晕的折射下,分外醉人。

苏北北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落入邢川的陷阱中。

算了,不挣扎了。

她踮起脚尖,“以身相许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3:35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