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我远点你这不争气的皇帝楚斓zPi酱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楚斓zPi酱)楚斓zPi酱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离我远点你这不争气的皇帝)

小说《离我远点你这不争气的皇帝》,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楚斓zPi酱,文章原创作者为“zPi酱”,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帷幔轻纱,烟霭迷蒙,徐徐紫气从香炉中腾升云斜雾横,缥缈似置身于天庭.一只素手穿过层层帷幔伸出,涂着丹蔻的纤纤玉指,状若无骨地抚上楚斓的脸手指真是冰得吓人,楚斓咽了口口水,抬眼看着面前这位面纱半掩,却丝毫不能遮挡她绝世容颜的大美人“嘿,妞儿要不要当我的小妾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虽然楚斓是一个女人,但她说这话的模样俨然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纨绔子弟模样听楚斓说完这话的美人却幽幽一叹,那样子把楚…

“zPi酱”的《离我远点你这不争气的皇帝》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时至午时,窗外日头正盛。楚斓的书房建在一大片竹林里头,虽然清幽雅致,但是蚊虫鸟雀也多。蚊,自然有侍从焚香驱走。但是虫鸟便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

第3章 用膳 试读章节

楚斓斜靠在贵妃榻上,手里捧着一册书。嫚娥就站在一旁替她打扇。

说是看书,实际上也不算。只不过是随便做些什么打发时间罢了。

时至午时,窗外日头正盛。楚斓的书房建在一大片竹林里头,虽然清幽雅致,但是蚊虫鸟雀也多。

蚊,自然有侍从焚香驱走。但是虫鸟便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了。

聒噪的、响个不停的蝉鸣,混杂着尖锐的鸟叫声,在夜晚也许能称赏一句有意趣。但是在又闷又燥的正午,只算平白令人心烦生厌。

楚斓的耐心几乎已经殆尽,再加上单薄的糊窗纸根本无法阻挡猛烈的阳光,时不时跳动的光晕扰得楚斓更加心烦意乱。

“啧。”楚斓蹙着眉起身,把书随意往桌案上一丢:“让人把这窗纸加厚,晃得我心烦。”

“窗纸加厚了就不透气了。”

嫚娥上前来,把楚斓乱扔的书整理好,又劝道:“我让人拿藤椅进来,换个地方看吧。”

楚斓扭头看了嫚娥一眼,只好妥协:“行吧,都听你的。”

说完,楚斓又想了想,说道:“不过这会儿先传膳吧。”

嫚娥打开房门,对着门外等候的一干侍女,说道:“大人要用膳,你们进来侍奉吧。”

此话一落,房里瞬间热闹起来。外面日头大,他们早就盼着主子传膳,好去房里面伺候了。

丫鬟们分成两路,一队两三人前往小厨房拿膳,一队四五人进屋布置餐桌。

楚斓绕到屏风后头用汗巾简单擦洗了脸和手,用茶水漱口后,膳食也摆上来了。

膳食摆上来也不是直接就吃的,需要有人一道一道试菜之后,才会让楚斓动筷。

这会儿丫鬟们正在试菜,楚斓看着满桌子不是肉就是河鲜,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这大热天的,端上来这些又腻又腥的玩意,谁愿意吃啊。”

嫚娥扫视了一眼桌上,也附和道:“膳房当差的真是越来越不省心了。照奴婢说,要撤了这些菜重做,再狠狠的打几板子赶出去,杀鸡儆猴才行。”

楚斓一听这话便知道嫚娥说得不是真心的。

她白了一眼,坐下拿起筷子道:“好了好了,别说了。孤吃两口行了。”

嫚娥清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奴婢午后让人备些酸梅汤,大人好开开胃。”

楚斓点了点头:“那就多备上些,给家丁侍女们也分点。”

听了楚斓的话,屋里一干丫鬟们心里也高兴,齐齐跪下谢恩。

楚斓也不甚在意,拿起手帕擦了擦嘴,随意嘱咐两句:“起来吧,你们用心做事便好。”

午膳吃了一半,站在一旁侍膳的嫚娥看着楚斓就直皱眉:

“凉拌金针,醋熘黄瓜……大人总吃些素菜不好。”

楚斓停下筷子,抬眼看着桌上摆着的油腻腻的骨汤,胃里便泛起一阵恶心。

楚斓又抬眼看看嫚娥,后者则是一脸严肃。想起来嫚娥平时说一不二的模样,她只好又一次妥协。

楚斓在桌上的荤菜里挑挑拣拣半天,好不容易不情愿地伸筷子夹了一片蟹肉。

入口的瞬间,苟橼的香味和螃蟹的鲜味一并刺激着楚斓的舌头。蟹肉不曾烹煮过,极大的保留了螃蟹原先的口感。肉质绵密,入口即化。

楚斓只吃了一口便食欲大发,睁大了眼睛,赞了一句:“妙”便,问起这道菜是膳房什么人做的。

嫚娥见楚斓有胃口,也很高兴,连忙吩咐人把膳夫叫来。

来者是一个看着很老实的男人,约莫二十左右,身材瘦弱。

来的路上听说自己做的菜得了宣成公的青眼,也很高兴。进门的时候脸上还洋溢着笑容,样子十分喜人。

楚斓问起男人叫什么,老家在什么地方,他也一五一十的说了。

男人说自己叫柱子,本家姓李,老家住在吴越一带。

楚斓也点了点头,道:“也对,这做法看着就像是吴越那地的。”

“这天气闷热,知道大人恐怕食欲不振。小人这才特地做的这道菜。”李柱子站在桌子旁,一边笑一边点头哈腰。

见柱子年轻,人也伶俐。楚斓便赏了他五两银子以作嘉奖。

李柱子颤颤巍巍地从嫚娥手里接过,嘴里说着千恩万谢的话退出去了。

一路上,李柱子都很高兴。五两银子啊,快抵得上他半年的月例了。

回到膳房,有其他膳夫见李柱子喜气洋洋的,凑上来问:“大人把你唤去,给了你多少赏钱?”

李柱子收了脸上的笑意,瞥了这个膳夫一眼,扭过身子不理人。

那膳夫又凑到李柱子另一边,继续热脸贴着冷屁股:“这样的好事,跟大伙一起说说啊”

李柱子敷衍道:“大人只跟我说了两句话,没有给我赏钱。”

那膳夫一听便急了:“你忽悠人呢,大人把你叫去,怎么可能没给你赏钱。”

李柱子被烦的没完,挥手把那人撇到一边,总算怒了:“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别在这里烦人。”

那膳夫眼见人恼了,心想这也问不出什么,只能骂骂咧咧的走了。

见走远了,李柱子这才小心翼翼地揣了揣自己的胸口。那里放着方才楚斓给他的五两银子。

他心里有些美滋滋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张富贵想什么,别想让我掏出这钱,这可是要给我儿子治病的。

想到这个月能多给家里寄五两银子,李柱子不禁哼着歌做起手上的工作。

这边的楚斓,心情也很愉悦。捧着那盘生蟹,粘上酱料,正吃的津津有味。

门口有侍卫进来,跟嫚娥轻声交谈两句,嫚娥听后面上便浮现出了几分诧异。

转身进了屋,嫚娥挥手让一旁侍奉的侍女统统退下之后,这才凑到楚斓耳边轻声道:“陛下下了道旨意,罚了个官员。”

楚斓吃饭的手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只问:“罚了谁?什么缘故?”

“吏部的主事周常,就是早上上朝讽讥你的那个。陛下罚了他扰乱朝纪,打了二十板子闭门思过十五日。”

楚斓回想一番,好像确实有一个嘴欠的人,只不过她当时并没有特别关注罢了。

“这事我们不做表示吗?”嫚娥问。

楚斓冷笑一声,嘲讽道:“表示什么?陛下大了,也该有他自己的主见了。什么人该罚什么人该赏,也用不着旁人来指示了。”

嫚娥听后,也表示赞同:“是啊。不过照我说,陛下仁厚,罚得是轻了。”

楚斓笑了,打趣道:“嫚娥,想不到你才是心最恨的。你说说还要怎么罚。”

因为屋子里没有旁人,嫚娥尤其无法无天。

“还得再罚一个月的俸禄。”嫚娥一脸嫌弃地搅着手帕,好像这手帕便是全天下和楚衡对着干的替身一般。

楚斓大笑,接着说道:“这周常依附于丞相,自然看我不顺眼。但一个小小的吏部主事,又没油水又被罚了俸,这个月就要难受了。”

“小官怕罚俸,大官怕削权。陛下也不过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罢了。”

嫚娥拉着脸,一幅心有不甘无处撒的模样:“大人,也太好脾气了。”

午膳过后,撤了菜。楚斓便觉得困顿,想着待会还要在书房处理政事,便没有回寝居,让侍女在暖阁的软塌上铺了薄毯。

脱了外袍,摘下发冠,松了束胸的绑带。楚斓一身轻松,很是惬意的躺下睡了。

恍然之间,只觉得并没有躺下多久,就被嫚娥慌慌张张的叫起身:

“大人不好了,陛下来了。”

“什么!”

听了这话,楚斓登时惊醒,困意也消散了几分。

急匆匆的起身,楚斓忍不住责备嫚娥:“陛下来了,怎么不早说。”

“奴婢也不知道,陛下没让通传,悄悄来了。我一看人已经在正厅了。”嫚娥也有些着急,给楚斓束胸穿衣的手也抖了几分。

“陛下还在正厅吗?”

楚斓的脸上表现出痛苦。嫚娥也许是着急,束胸的力度尤其的大。但这个时候也只能忍着。

“不在了,正厅炎热,奴婢让他去偏殿等候了。”

“你做的不错。”楚斓看了嫚娥一眼,眼里焦急也淡了几分:“我方才睡了多长时间?”

“半刻钟不到。”

两人合作,嫚娥快速帮楚斓穿上里衣外袍,楚斓则对着镜子整理乱了的发冠

嫚娥手脚很利索。谈话间,楚斓已经穿戴完备可以面圣了,嫚娥这才松了口气。

“午时才过没多久就出宫了,陛下肯定没好好吃饭。让小厨房备些糕点和茶水,等会送去偏殿。”楚斓嘱咐完这一句,便踏出了房门。

午后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候,即便是打了遮阳的车帘,步撵上的楚斓还是急的口干舌燥,不停的催促轿夫快些。

“嫚娥,陛下突然驾到。可带了什么人?”楚斓像是想到什么,出声问道。

一旁的嫚娥眯着眼,仔细回忆了一番,道:“奴婢见陛下没什么大架势,只带了身边的太监,像是秘密出宫的。”

“秘密出宫……”楚斓皱着眉重复了一遍:“这样想来陛下是有要事。”

君逸自然不可能只带个太监出门,暗处必然是时刻有暗卫保护皇帝安危的。

但是能让君逸秘密出宫,想必这件事十分危急且隐秘。

想到这里,楚斓吩咐嫚娥:“你去打听一下,陛下从哪道门进来的,把那些看门的伙计换掉。”

说完楚斓深思一番,又补充道:“多给他们些银钱,把他们打发走,不要吝啬。”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3:43
下一篇 2023年1月14日 am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