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裴桑离桑离墨北琰墨裴小说讲了什么最新热门小说_(墨裴桑离)全章节阅读

“等等!”啊喂!讲道理啊“我隔壁来的”要不还是钻回去,这边的男人看起来比狗男人更不好惹不过这两个男人的眉宇间,竟有点相似桑离小心地挪动着步伐,但那位提着长剑的侍卫不给她任何可逃的机会,剑锋随着她移动而移动“那,”桑离指着男人手上的茶,“你不应该喝龙井的,毕竟中了焱籽乌的毒,龙井会加快毒素进入心脉,大夫没和你说吗?”她也只是搏一搏,万一这男人要说他知道,就是在找死,那她今天可能当真就要死这...

点击阅读全文

桑离墨北琰墨裴小说讲了什么

墨裴桑离是《桑离墨北琰墨裴小说讲了什么》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嘲桃”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等等!”啊喂!讲道理啊“我隔壁来的”要不还是钻回去,这边的男人看起来比狗男人更不好惹不过这两个男人的眉宇间,竟有点相似桑离小心地挪动着步伐,但那位提着长剑的侍卫不给她任何可逃的机会,剑锋随着她移动而移动“那,”桑离指着男人手上的茶,“你不应该喝龙井的,毕竟中了焱籽乌的毒,龙井会加快毒素进入心脉,大夫没和你说吗?”她也只是搏一搏,万一这男人要说他知道,就是在找死,那她今天可能当真就要死这...

桑离墨北琰墨裴小说讲了什么 精彩章节试读


桑离是万万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在宸王府睡了个安稳觉,还没有来得及赖个床就被忠叔急不可耐的敲门声震断了她和周公的联系。

她恹恹地从温暖的被褥里爬起来,穿好了衣裳,才一拉开房门就听到忠叔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通,言简意赅地汇总成一句话:

她要去干活。

“走吧,奕王妃。”

忠叔在前面带路,自顾自地说着王府的规矩:“咱们宸王府和奕王府不一样,我们十七爷是行伍出身,素来以军队的标准来严格要求府上的人,府上的人好多都是从行伍中回来的,所以王妃切记要谨言慎行。”

“我们宸王府要点卯,不能睡到日上三竿。哦,王爷说了,奕王妃想要暂住在宸王府,也得遵循。”

桑离问:“那如果我睡过头?”

“没什么大不了的,按王府规矩,一顿板子的事。”

桑离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十七爷说了,奕王妃乃贵客,就不用干粗重活了,只需要去马厩打扫即可。”

桑离脚步一滞,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奕王妃有什么异议吗?”

“忠叔,容我多嘴问一句,打扫马厩还不算粗重活?”

“不算。”忠叔笑盈盈的,“奕王妃的丫鬟干的那才叫粗重活。”

“你们把冬儿怎么了?”

“没什么,一会儿奕王妃就能看到冬儿了。”

桑离十分担心冬儿,直到在王府后花园看到正在给花草修剪枝丫的冬儿后,她指着一盆盆轻盈十足的兰草:“忠叔,所以这就是你说的粗重活?”

“小姐!”冬儿见到桑离,十分开心地抱着小兰花小跑着过来,“您起来了呀!宸王府的人可好了!”

比奕王府的好太多了,至少她今天吃饱了饭,她干了三大碗白米饭呢!

桑离眼角抽抽:“是挺好的。”

“走吧,奕王妃。”忠叔催促道,“老奴还有其他事呢。”

“小姐要去哪儿?”

“马厩。”桑离牙齿缝里憋出两个字。

她叹了口气,想到冬儿差点折在冰池里,赶紧道:“不碍事的,大不了就是扫马粪,喂粮草嘛。”

以前在南楚皇宫她念书迟到就会被先生罚去马厩,打扫马厩什么的她又不是不会。

“要不……”

“我自己去。”桑离不想连累冬儿,上一世冬儿已经够惨了,“放心我没事。”

忠叔带着桑离去了马厩,在要离开的时候叮嘱道:“奕王妃可得小心这些马,过几日还得送情报出城去。”

桑离应了一声,面带微笑地目送忠叔离开。

书房里,墨北琰正在审前线的情报。

唐落来报:“已经按王爷的安排,让忠叔告诉奕王妃这几日要送情报出城。”

墨北琰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倘若奕王妃当真对马匹做手脚……”

“那就杀了。”墨北琰将情报放下,声音淡漠不近人情,“反正是她自己要来本王府邸的。”

放着阳关大道走,偏要走奈何桥,他不妨成全。

“可如果马匹没有问题呢?”

墨北琰冷冷地哼了一声:“她来宸王府,必有所图。”

小说《桑离墨北琰墨裴小说讲了什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